治好了病人,我却病了

丁香园 丁香园


那天正好秋分,杭城的桂花气息浓郁,我约了好友大强晚上吃火锅。从 18 点,一直等到了 21 点,大强还没过来,中途服务员加了好几次水,最后实在不好意思,我索性把菜全部煮了,打包去找大强。


大强是医生,在一家三甲医院的胸外科上班,32 岁,未婚。谈了 5 年的女朋友因为他加班实在太多,刚刚分手。


踏进办公室,里面空无一人,手机显示大强最后的微信来自 1 小时前,我拨通了他的电话,不远处的震动提醒我大强没拿手机。忽而,里面的隔间有细微的声音传出来,我小心推开门。


大强背对我坐着,转头发现,眼睛红红的。


最后的「麻辣烫」大强没吃上,我开车送他回家,只字片语里了解到,原来是接到了患者投诉,领导觉得是他说错话了导致的,心里特委屈。


我半开玩笑其实想安慰他:这种事应该挺多的吧,你一大老爷儿们。


大强扯着嘴皮动了动:是啊,挺多的,声音似有沙哑。


事情到这告一段落,放眼望去关于医生的舆论土壤,甚是戏谑,一半人歌颂无私奉献的白衣精神,一半人怒骂无良医德的丑恶脸庞,医院这座生死交织的神殿,仿佛是中东「圣城」耶路撒冷,容纳了最多的祷告声,却风雨尘上。



你相信我吗?

相信。

不,你不相信我。


患者慢阻肺晚期并发重症感染,没抢救回来,家属大闹 1 周,天天又是扔东西又是打骂,我成了惊弓之鸟,感觉自己精神恍惚了。


多重耐药的肺炎患儿,尽心尽力治疗十余天好转,家属出院时说治疗时间太长了,说我想多挣医药费,在医院大闹。我说感染的细菌是多重耐药菌,疗程确实比较长。家属去领导那里告状,领导为了平息事件给我处分,感觉好心塞。


抢救一晚上乳腺癌患者,在做心肺复苏的时候被患者家属打了一个耳光,仿佛心口被打了一拳。


饮酒后胸痛患者,考虑心肌梗塞,已详细交代病情并认为要完善检查,但患者及家属都认为医院骗钱,毅然离开。回家后两小时呼叫急救,到家检查已经死亡,最后家属以急救到达太慢起诉我。

(以上来自丁香园站友来稿)


不久前,我们发起了一个名为「医生工作压力情况」的小调研,一位来自上海的年轻医生表示,为了避免被投诉,即使被「患者」无端殴打或指责,也不能有身体或语言上的反击,「心里难受,其他还好,但是这是自己选择的路,要坚持走完」 。



像一颗旋转的陀螺,永不停息


出夜班,一夜未眠,第二天门诊连手术,太崩溃了


晋升过程非常曲折,花很多精力,却没有好回报


工作很辛苦,常常熬到半夜,工资打到手还没多少。曾经也辉煌过,何曾想过,三十而立,仍然苦逼。心理压力好大!


术中病人大出血,抢救一整晚,手术完直接摊在手术室门外,喝着葡萄糖居然睡着了……

(以上来自丁香园站友来稿)


我们的调查中有一题是询问医生平时的工作状态如何?

☑ 有 5.7% 的医生表示很糟糕,感觉非常难熬;


☑ 23.7% 的医生表示不太好,经常感觉力不从心;


☑ 48.7% 的医生表示一般,有时感觉吃力;


☑ 只有 21.9% 的医生表示很好,大部分时间充满活力,且多为初出茅庐尚未感受到真正行医压力的大学生或是研究生。



我尽全力拽出别人,自己却渐渐深陷泥潭


 工作累成狗,收入却只有一点点,还要面对着一大堆难缠的病号,我觉得自己快抑郁了


无理取闹,我 40 岁大男人,哭的稀里哗啦!我能说脏话吗?疏解不开!真的!没办法!


白连夜连白连夜然后白连夜,分不清昼与夜

(以上来自丁香园站友来稿)


在调研中,有超过 90% 的医生有感觉过抑郁或者焦虑,其中 4.4% 的医生确认自己有抑郁/焦虑倾向,仅只有 7.9% 的医生曾经寻求过精神科/心理医生的帮助。与此同时,参与调研的医生有 5.7% 来自精神科。


令人唏嘘的是,这些精神科医生半数都接诊过自己的同僚。


此外,《JAMA》杂志 2015 年 12 月发表的一篇荟萃分析结果显示住院医师中的抑郁症或抑郁症状的患病率在 20.9% 到 43.2% 之间,且有逐年上升的趋势。1



我还不曾崩溃瓦解,幸好亲朋总在身旁


怎么释放压力的?


电影,洗热水澡,陪孩子玩一玩,看看孩子可爱的身影


跟科室中交心的伙伴定时开展吐槽大会,说出来就轻松了!


听歌,玩游戏,跟家人诉诉苦,好在家人理解。实在不行玩几局游戏放松一下。

(以上来自丁香园站友来稿)


调研中,我们收到了许多医生朋友的留言,看电影、听音乐、旅游、运动是大家最普遍的调节方式,而这些行为中,大都有家人朋友同事的角色陪伴。英国诗人约翰·多恩曾写过:No Man Is An Island。很多时候,我们只需要一个倾诉的机会,只需要给自己一个倾诉的机会。


你曾见过钢铁刺穿肉体,曾目击一次次生离死别,曾站在病人与死神的中间,拼死抵住生命崩溃的堤岸。


我曾对大强说:这种事很常见吧,你一大老爷儿们。


对了,过了几天我联系大强,电话那头的他好像在快步走着,夹杂着呼哧呼哧的风声,「哎哟我没事了,欠你的那顿火锅,我周六啊不周日请你吧,周六还要去相个亲,那个丽丽 12 床的化验单出来了没」

太好了。


大强

哎,前两天被投诉了,难过了好久,但早上走进医院的时候,看到家属围着我问手术情况,突然又不难过了,他们有期待,还有团圆的梦想,不矫情了,加油!因为我义不容辞!

26分钟前

小丁,慧慧,波仔

波仔:加油!


大强朋友圈截图



「每当我走进医院,仿佛换了一个人,身上有许多的期待,有许多团圆的梦想,这些让我再容不得一点矫情,奔赴山海,因为我义不容辞。」




常常安慰,总在身旁


作为医生,熟知疾病,尚且困于「心魔」,那普通大众呢?


每年的 10 月 10 日是世界精神卫生日,今年的主题是「预防自杀」。值得关注的是,精神类疾病正在蚕食大家的健康,全球每 40 秒就有一人死于自杀 2,而讽刺的是,当今社会,仍有声音在说精神疾病是因为自己想不开,甚至定论为「疯子」,忽视了其「疾病」的本质,将精神病患者困在围墙中,而他们的家属同样不堪其重。


为此,我们创建了一个属于他们的 40 秒星系,让我们走进他们的内心世界,理解他们,守护身旁。

                    



小编呼吁,请你加入我们的 40 秒行动计划,成为精神健康守护者联盟中的一员:


  • 如果你身边有突然情绪低落的朋友,请你先暂停手边的事情花 40 秒时间问问他近况如何;


  • 如果你感同身受,请你不吝啬分享这篇文章到你的社交圈;


  • 如果你遇到困难,请花 40 秒时间与你信得过的人谈谈你的感受。

(上述文字由 WHO 公布的主题整理)



最后,人生有艰难,有顺遂,还有与山河的踏足,与日月的追逐,与花木的相逢,别放弃,一定可以活成一个丰富多彩的人。



参考文献:

[1] Mata DA, Ramos MA, Bansal N, et al.Prevalence of Depression and Depressive Symptoms AmongResident Physician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JAMA, 2015, 314(22): 2373-83.

[2]http://www.who.int/zh/newsroom/events/detail/2019/10/10/default-calendar/world-mental-health-day-2019-focus-on-suicide-prevention


文章撰写:酱婶儿、黄佳

题图来源:站酷海洛plus

责任编辑:瑞瑾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