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飞刀收一万红包被录像投诉,究竟伤害的是谁?

丁香园 丁香园
近日,据媒体报道,山西省洪洞县患者韩某,由于脑梗在洪洞人民医院接受治疗。由于当地医院条件限制,院方建议请北京天坛医院专家宋医生来给患者进行飞刀手术,但需要支付 1 万元专家劳务费。

患者及家人与院方协商后,接受付款飞刀的建议。随后,专家从北京赶来并顺利完成手术,期间患者家人将 1 万元专家劳务费交给当地医院神经外科王主任,王主任再将这些钱转交给专家。

手术结束后,一条录制「医生私收患者一万元红包」的视频被曝光,引来舆论热议。随后,当地医院神经外科王主任已被停职,洪洞县卫生局介入调查。

视频截图


医生私收患者费用,违反相关规定

首先,毋庸置疑的是,涉事医生私收患者费用的行为,违反了《医师外出会诊管理暂行规定》。
第十五条,邀请医疗机构支付的会诊费用,应该统一支付给会诊医疗机构,不得支付给会诊医师本人。会诊医疗机构由于会诊产生的收入,应纳入单位财务部门统一核算。

第十七条,医师在外出会诊时不得违反规定接受邀请医疗机构报酬,不得收受或者索要患者及其家属的钱物,不得牟取其他不正当利益。


专注于医疗法律的张永泉律师表示,涉事医生未在目标医院登记备案多点执业,构成非法行医。

此外,如果按照正规流程收费,会诊费属于医疗费用,实际费用应该经物价局核算,并且要有院际合作协议、正式的会诊单、记入病历,且可开具发票,所有收费都走公账,而给现金是无法走公账的。此案一经核实,将会按照《执业医师法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条例》相关规定对参与此事的双方进行处罚。

梨视频截图

然而,资深业内人士徐毓才告诉丁香园,在他看来,患者享有监督医生发生在医疗场所行为的权利,但这种「事前协商同意费用,事后却录视频投诉」的做法并不算诚信。

也有读者留言表示,如果医生是在事先无沟通的情况下,术中硬性加价,自然是违反医德。但这种事先双方已有协商一致、你情我愿的前提,这样的做法是否应该暴露出「收红包」之外的更多问题?



庞大的患者需求,灰色的飞刀走穴

让我们来算一笔账。

患者在山西洪洞县,当地医院没有相应的治疗条件。如果患者想要北京的知名医院接受手术,他首先要从山西洪洞坐公交到临汾火车站, 然后在临汾火车站坐硬座到北京火车站,然后乘公交到医院。考虑到患者需要至少 1 名家人陪同治疗,他需要支付 2 人往返交通费用。按最低的硬座标准计算,这个交通成本是 1000 元起。

购票软件截图

考虑到上级知名医院专家号源紧张,患者大概率要等到第三天才能挂到号,他和家人至少要在医院旁边住两晚。交通费、住宿费、日常开销等各项支出相加,除了医疗本身的费用外,这名患者需要承担的额外成本是几千元。这还不算他和家人的误工费用、时间成本、来回奔波的辛苦、对患者病情延误的影响等其他情况。

更重要的是,这还是我们已经假设患者有途径、有机会直接联系到知名医院的专家,并且被同意入院进行手术的情况。要知道,还有更多身在医疗水平较低地区的患者都还处于在要为了大医院的号源抢破头的阶段。

不难看出,让医生到患者所在的当地医院进行治疗工作,是让患者有机会接受优质医疗资源治疗最方便也是最经济的选择。

根据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 2017 年发布的《中国医疗分享发展报告》,我国大量优质资源依然集中在少数大城市的少数三甲医院,基层医院诊疗水平难以满足人们对优质医疗资源的渴望。


图源:《中国医疗分享发展报告 2017

据 2015 年统计数据,我国目前拥有三级医院 2123 所,占全国医院总数的 7.7%,但它们承担的诊疗人次却高达 15 亿人次,占全国总诊疗人次 48.7%,二者相差悬殊。

这意味着,我国病情与山西省这名患者类似,就医需求得不到当地医疗资源满足,需要优质医疗资源的患者人数相当庞大。

目前,我国官方认证的「医生去不是自己所在医院治病」的行为,主要包括院外会诊以及近年放开的多点执业。而飞刀走穴的行为仍处于灰色地带。

飞刀走穴与前两者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前两者为公对公,以医院和机构身份发生行为;而飞刀走穴则是私对私,它更多的来自医生之间的相互介绍及和患者的私下沟通。

丁香园调查结果显示,55% 的受访医生认为「所在医院医生走穴现象普遍」,近三成医生表明「本人曾走穴」,84% 的受访医生支持「走穴行医合法化」。

也就是说,同样是让有需要的患者享受到更优质的医疗资源,比起已经官方认证合法院外会诊和多点执业手段,医生们明显更喜欢明明处于灰色地带的飞刀走穴,为什么会这样?


收入与人事:现有选择的困局

绕不开的是收入问题。

在多点执业方面,国家卫健委《关于印发推进规范医师多点执业的若干意见的通知》指出,医生在第一执业地点医疗机构的工作时间和工作量未达到全职医师要求的,不能领取全职薪酬。

在院外会诊方面,根据《医师外出会诊管理暂行规定》,会诊中涉及的治疗、手术等收费标准可在当地规定的基础上酌情加收,加收幅度由省级价格主管部门会同同级卫生行政部门确定。然而,这个「酌情加收」的具体金额并没有明确的规定。

徐毓才告诉丁香园,某省 2011 版医疗服务项目价格规定,本地院际会诊(三级医院,副主任医师以上)100 元/次,外埠院际会诊(三级医院,副主任医师以上)150 元/次。

名医主刀 CEO 苏舒告诉丁香园,「据了解相关政策,三甲医院医生通过正规流程外出诊疗,专家获得的会诊费和手术费非常有限,而且流程繁琐,从薪酬待遇角度不足以真正体现专家的价值,对专家的自主行为不具备吸引力。

「因为缺乏相关的政策依据,1000~2000 元基本上是正规渠道医院能够支付的上限,而这一两千块钱甚至连专家出诊的机票都不够,更不要讲专家输出了技术和牺牲了宝贵的休息时间。

显然,尽管多点执业与院外会诊的形式都是「让医生到患者所在的医院工作,方便患者就医」,但现有选择并不能充分体现医生的工作价值。

季宝轶《南京市医师多点执业的公共政策分析》

除收入外,人事因素也是重要限制原因。尽管政策已经放开,但医生们更多的还是在乎自己科室的主任怎么想、医院怎么想?

丁香园曾联合麦肯锡发布连续性调查结果显示,39% 的受访医生有过多点执业的经历,仅 1% 的医生参与医生集团,尚未参与的医生中,有 50% 的原因是现有的医疗机构不支持。


丁香园创始人李天天曾表示,尽管报告显示有 39% 的医生参与多点执业,但很多是在医联体内的多点执业,这并不是真正意义的多点执业,医生并没有太多的选择权。

据八点健闻报道,「一些大牌专家并不想多点执业。一是不想和院长过不去,只想好好地呆在医院晋升;二是与多点执业相比,走穴不必改变聘用方式和聘用关系,行医时间和地点更加宽松,收入也更丰厚。」

不难看出,现存的院外会诊与多点执业政策,仍然面临聘用关系、医院人事因素、行医时间与地点宽松度、医生收入、个人选择权等困局。

飞刀走穴则在这些方面体现了独特的优势。某私立医院外科主治医生告诉丁香园,据他了解,「中级职称及以上的医生外出走穴手术,基本上做一台手术能收入 5000~10000 元」。

然而,与独特优势相对应的是飞刀走穴的法律风险。该医生告诉丁香园,在他看来,目前走穴收入在国内「是不可能正正规规的。如果正规的话,你一开始是 1 万块,你劳动性的营业收入交税就要几千块,而且公立医院没有这个定价体系和收费项目,你自然就没办法通过医院正规走账。」


硬性消除飞刀,伤害的不止是医生

最后回到本文开头的新闻。

在丁香园微博进行的调查中,有 5 万名微博用户对此事发表看法。其中 1.6 万人认为这种方法容易产生医疗腐败,不应该在医院进行。但也有 1.3 万认为这笔费用应该在正规渠道给予医生;1.2 万人认为这种做法无可厚非,专家的优质服务应该体现价值。


丁香园微博截图

徐毓才告诉丁香园,本次事件中的快速停职处理,更像是一种「灭火」心态,给投诉者一个「交代」。但此举是否效果好、是否能解决类似问题、是否能使得这类事件不再发生?估计依然很难。

「我建议做一次实实在在的调研;一个可操作性的会诊程序;一个符合市场价值的会诊价格;一个符合客观实际、能够约束医患双方行为、保护医患双方权益的更加明确可行的政策规定。让会诊行为真正造福各方,也能在必要时从法律法规方面保护各方利益。」

除了完善飞刀相关制度外,也有平台从市场行为做出尝试。苏舒告诉丁香园,专家收入因为种种因素骤减的情况下,他们更加迫切地需要阳光化的收入。


比如专家从北京飞到山西,往返花在路上的时间要七八个小时,手术只要一两个小时,这就像充电两小时,通话 5 分钟,很不经济,很不实惠。通过平台运作,像拼多多一样帮助院外会诊医生拼单,一天拼 4~5 台手术,这样一来,每个病人支付的劳务费能明显降低。医生专家一次交通的时间成本能够完成多台手术,单位时间产出增加,也能让这样的行为合法合规化。


「更重要的是,这样能让专家把技术留在基层,承担社会责任,对当地医生培训、带教,帮助当地科室未来规划,解决中国医疗资源分布不均匀的结构性问题。同时,许多专家也非常希望回馈家乡,达到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的平衡。」


显然,无论是从政府制度还是市场行为来看,医生的飞刀走穴行为都应该得到更妥善、更阳光的解决方案。


毕竟,如果只是用强制手段把飞刀走穴行为一刀切,在现有选择面临的收入与人事困局下,医生们的工作价值又该如何体现?

如果不能真正解决患者对优质医疗资源的需求,如果医生只是慑于违规操作的风险「不敢」进行飞刀操作,更多的由于当地条件限制得不到妥善治疗、需要获取更优质医疗资源的患者们,又有谁来给他们治病呢?



题图来源:视频截图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