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夜店、爱好打麻将、每天踩点下班……这个医生只靠一双手吃饭

丁香园 丁香园


人声鼎沸的夜店,霓虹、音乐、舞池里肆意舞蹈的人群,这个城市的夜晚在这个地方才刚刚开始。

图源:《X医生:大门未知子》第一季截图

突然,舞池中央,一位男士因肚子疼痛难忍突然摔倒在地,正在夜店参加联谊的帝都医科大学附属第三病院的助理医生森本赶快跑去查看情况。

图源:《X医生:大门未知子》第一季截图

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响起,很快在森本面前停了下来。

「我说你,这么弄是要死人的。」她穿着亮闪闪的超短裙,踩着超高的高跟鞋,面无表情地说着,「让他站起来」,她叉着腰继续指挥道。

图源:《X医生:大门未知子》第一季截图

在对伤者进行了紧急处理并向救援人员解释了病情后,她又头也不回的走掉了,依旧是面无表情。

「你是医生吗?」森本问她。

她挥挥手,「路过的舞者」,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图源:《X医生:大门未知子》第一季截图

此时一脸茫然的森本还不知道,这位神秘又美丽的「舞者」,将会在他所在的帝都医科大学附属第三病院第二外科掀起怎样的波澜……
 

《X 医生:大门未知子》第一季海报

图源:豆瓣

 
情节跌宕,节奏紧凑,配乐精美,日本电视剧《X 医生:大门未知子》,讲述了一个不属于大学医院和医局体制束缚的自由医生,在传统医局体制下的帝都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里发生的种种故事。

 
靠技术行走的 X 医生

帝都医科大学附属第三病院,最近辞职的人越来越多。医疗制度改革,医疗环境恶化,医生动不动就会染上官司,巨大的工作压力让第二外科一天之内失去了三位医生。

图源:《X医生:大门未知子》第一季截图

为了缓解医生短缺的局面,医院只能招聘不隶属于任何医院和医局体制的自由医生,大门未知子,就这样来到了这里。


大门的到来给传统的大学医院带来很大的冲击——第二外科的教授正在进行一项医学研究,几乎第二外科的所有人都在帮他做相关工作。而大门来到医院,开出的条件之一就是,不做不需要医师执照的事情,包括:不参加查房、不参与研究、不陪人吃饭、一定要按点吃饭、按时下班……超出这个额度的所有事情,她都需要按时收费。

图源:《X医生:大门未知子》第一季截图

「果然是金钱至上的自由医」,这是医院里所有人对大门的评价,但事实上,金钱并不全是大门医生的目的,她只是想将更多的时间花在淬炼技术和病人身上,对待病人大门医生从不马虎,也从不因病人的身份高低而有所差别。


医院规定每天早晨开门的时间固定,不管有没有生病,都得在医院外面等着开门进去。这天早上,一位腹痛的男子在妻子的搀扶下在医院外排队,央求保安让让他进去,保安拒绝了他。

图源:《X医生:大门未知子》第一季截图

与此同时,二阶堂社长也来到了医院,他的二阶堂出版社拥有影响力很大的医学杂志,把社长照顾好,意味着社长就可以帮医院进行宣传。


还没到医院开门的时间,社长坐在轮椅上被推到门口,腹痛的男子也在门口,医院的高层来了,他们对社长说,请社长走 VIP 通道进去,而腹痛的男子在他们的眼里,却依旧如同隐形人。

图源:《X医生:大门未知子》第一季截图

大门医生刚好也在门口,腹痛男子情况紧急,她生气地指责着门卫和高层,为什么病人可以先进去,在她的据理力争之下,腹痛男子才得以提前进去医院接受治疗。

图源:《X医生:大门未知子》第一季截图

大门医生的关注点永远放在了技术上,永远放在了病人的情况上,就像旁白说的,专业的医师执照和几经淬炼的技术是她的一切,也让她在面对手术时,总能自信说出「我不会失败的」。

图源:《X医生:大门未知子》第一季截图
 

蒙着阴影的白色巨塔

帝都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这座白色巨塔,始终都蒙着一层灰暗的阴翳。加地医生因为手术技艺精湛而上了电视,在电视节目中,他是暖心抚慰病人的医生,是不为钱财的医生,但是在荧幕的背后,每一次手术,他都会手下病人的礼金,有时候迫于场面无法当时手下的礼金,他甚至还会在手术后主动索取。事实上,手术后收取礼金,早就在帝都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里屡见不鲜,收礼金不是稀奇事,不收礼金才是。

图源:《X医生:大门未知子》第一季截图


图源:《X医生:大门未知子》第一季截图

除了收礼金,在一些医生眼里,病人的生命也差点成了权力争斗的牺牲品。

儿科的一位小患儿向医生求助,自己的身体每天都有不同的部位疼痛,但儿科的主任和医生却坚持认为是孩子在撒谎,他们觉得孩子这样做是因为缺爱而在博取关注。当大门医生对儿科主任提出要求重新检查的时候,儿科医生却认为这是外科想要抢儿科的风头。

图源:《X医生:大门未知子》第一季截图

孩子明明已经痛到无法忍受了,但儿科的还是想当然地放任孩子不管,似乎比起生命,哪个科室在医院更权威,哪个科室的主任最可能会成为下任院长才是他们的首要之义。

图源:《X医生:大门未知子》第一季截图

权力并不全是坏的,但也不能不承认权力有时也会滋生阴影。在黑暗的地方,阴影就在黑暗之中,人们对阴影的存在也习以为常,但在纯白的地方,一点点的暗影的投射,都会以刺眼的样子,进入人们的视线之中。


 
需要底线的医生

「我讨厌病人」,在救治的病人六阪去世后,大门这样对加地说,「正因为讨厌,才当了外科医生,给他们手术,治好他们。」

图源:《X医生:大门未知子》第一季截图

大门的目的在这句话里给了很好的解释,病人的健康,才是大门的最终追求。礼金也好、职位也罢,不愿意做与救人无关的任何事情,可能在大门的心中,有这些时间还不如多救人。


大门实际上呈现了一种真空状态下的理想医生:不屈从于权威,不愿被规则束缚,不屑世俗,也绝不允许失败。这是一种理想境界,但事实上,我们生活的世界不是真空的,就像比起大门的洒脱与不羁,可能鸟井教授会更贴近我们的真实生活一些——他对权力有向往,对事业有野心,爱面子,后来即使是癌症晚期都不愿意放弃自己的职务和研究,也不向任何人倾诉这些话……

图源:《X医生:大门未知子》第一季截图

借由大门这个角色,这部剧实际上探讨了在制度内外,仅仅靠着技术和医者仁心的医生究竟会有怎么地结局,但这不是一个是非题,而是一道各证观点的论述题。要维护整体的利益最大化,最大程度的保证公平,保护患者和医生,体制仍然是大多数人的最佳选择,因为在体制的背后站着的,是历经百年发展的现代医学体系;而技术的过硬,医者仁心,也是一个医生、一个医疗制度无法或缺的重要因素,这是底线,也是立身之本。

图源:《X医生:大门未知子》第一季截图

在第一季的结局中,当最后大门为鸟井教授完成了手术,她为她的技术正了名,也赢得了那些体制内医生的尊重,他们二者,都有了一定程度的互相接纳——热衷于淬炼技术的她,也正是靠着技术,证明了精湛技艺和救人第一的信念是会被制度内接纳的。这也从另外一种角度证明了,两者并非就是完全对立,实际上不管是制度还是技术与信念,他们的根本目的都是救人,只是制度在发展的过程中,参杂了很多复杂又不可控的因素。


图源:《X医生:大门未知子》第一季截图


但无论是否在制度之中,有一件事是百分之百肯定的,那就是作为医者,最基本的能力和底线。(撰文:秃头美少女;责编:joy)
 
扫描二维码关注丁香园 丁香园 微信号:dingxiangwang

描述:丁香园官方号,一百多万医生在关注。作为中国医务工作者的网上家园,丁香园深知医疗的痛苦与快乐。我们提供交流的平台、独家深入的内容,也有为医务工作者提供的各种服务。医疗行业从业者,请订阅我们。

相关文章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