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颗被调换的精子,让她拥有 3 个父亲

丁香园 丁香园
本文作者:野有
 

Eve Wiley 的身世有些特别。
 
7 岁那年,她的父亲突发心脏病去世。16 岁那年,她偷偷翻阅母亲的电子邮箱,发现自己是通过人工授精生下的孩子。
 
18 岁那年,她向自己出生的医院提交申请,找到了自己血缘关系上的父亲:第 106 号精子捐赠者。他们很快相认,这名「第二位父亲」还主持了她的婚礼,成为了她的孩子口中的外公

这一切看起来像是一个顺利寻回生父的圆满故事,但 15 年后,Eve Wiley 身上关于「父亲」的身份谜题却再一次被偶然掀开。
 
那是 2018 年,基因检测商品化繁盛的年代,人们试图通过各种手段了解自己的人种起源、性格特点、易感疾病……Eve Wiley 也跟随风潮做了基因检测。

但她拿到的检测结果,却让 33 岁的她不得不再次出发,寻找自己的「第三个父亲」。


第三个父亲
 
检测结果显示,她和自己的孩子都患有一种名为「先天性乳糜泻(coeliac disease)」的疾病。她的孩子确实一直有肠胃方面的问题,时常腹泻,这也是促使 Eve Wiley 接受基因检测的原因之一。


先天性乳糜泻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发病与遗传相关,但 Eve Wiley 的生父、第 106 号捐赠者却没有这一基因缺陷。


带着疑问,Eve Wiley 通过这家基因检测机构进一步检测了自己的 DNA 族谱。很快,她找到了一位自己此前素未谋面的「近亲」,而对方的叔叔,正是当初为自己的母亲进行人工授精的生殖科医生。


也就是说,她一直以为的生父、第 106 号捐赠者与她并没有血缘关系,她真正生物学上的父亲,是那名生殖科医生。

 
这让她感到无比震惊,Eve Wiley 第一时间将检测结果发给了那名医生。

面对 Eve Wiley 的质问,那名生殖科医生承认,在人工授精过程中,他「确实把自己的精子和捐赠者的精子进行了混合」,理由是要「提高母体的受孕几率」。与此同时,由于「法律规定精子捐献者应当保持匿名」,所以他一直没有对外公开这件事。

图虫创意

 
更多「医生的孩子」
 
Eve Wiley 的故事非常具有代表性。

Eve Wiley 类似,基因检测商品化的风潮让更多人发现了自己的身世——大量几十年前生殖医生使用自己的精子给患者进行人工授精的案件开始浮出水面。
 
印第安纳大学一位法学教授注意到了 20 多起相似案件,据她介绍,光是美国就有 10 多个州被爆出相似丑闻,除此之外,英国、荷兰、德国、南非等国家也有此类事件发生。

根据公开资料,在上世纪 70 年代,美国印第安纳州的一名生殖科医生曾使用自己的精子使至少 30 名妇女怀孕,DNA 测试显示他有 61 个生物学上的孩子。
 
同样在上世纪 80 年代,另一名荷兰生殖科医生已经利用自己的精子,让前来就诊的女性患者生下了 56 个孩子。他的律师为此辩护道,「这名医生可能也只是匿名捐精者中的一员,只是因为当时还没有建立精子捐献者注册系统,所以我们无法判断他是否做了恶意调换」。

另一起加拿大相似事件中,当事医生用自己的精子使至少 11 位女性怀孕,据他所说,原因是「用自己的精子来校准诊所仪器造成的污染」。
 
这还只是目前已知的事件。

这意味着,人群里可能隐藏着数量不定的近亲。人们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个兄弟姐妹,而他们又身处何方

这也意味着,由于当时没有立法控制每名精子捐献者能够使之受孕的妇女人数,这可能导致同一名捐献者生物学上的后代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相识、结婚,并可能生下具有高遗传风险的孩子。
 
 
人工授精产业的漏洞
 
这些接连不断的丑闻,暴露了当时人工授精产业上的诸多漏洞。
 
首先是技术原因。
 
直到上世纪 80 年代末,医学上才开始广泛应用冷冻精子技术。因此,许多生殖科医生在面对前来就诊的患者时,可能因为缺乏充分的渠道获取现成的冷冻精子,所以他们直接用了自己的精子——目前曝光的大部分事件确实都发生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
 
其次是医患之间难以避免的信息差。
 
在有的生殖科医生看来,自己「只是增加了新鲜的精子量,以获得更高的受精率,这是在帮助病人」。还有一部分事医生则被发现存在心理健康问题,他们希望自己的基因能被广泛传播。

圣迭戈大学的生物伦理学家、《生育权利与错误》一书的作者表示,「这就像是当年存在于医生群体种普遍欺骗行为,而此前大部分的案件都被观念的羞耻与落后的技术掩盖」。
 
最后是监管与法律的缺位没有赶上辅助生殖技术的发展。
 
当时,美国的大多数地区都没有法律明确禁止医生调换精子。因此法院认为,虽然医生没有使用患者想要的精子,但患者选择的精子不一定就比另一个人的更好,所以这不代表着造成了更不良的结局。只要生出来的孩子是健康的,那么调换精子的行为就没有对人造成伤害。

于是,许多起这样的案件最终都没有受到严肃判决,只是被轻轻揭过。 


生育欺诈立法:替换精子等于性侵?
 
Eve Wiley 决定维护自己的权益。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她接连到访 20 多个立法机关,分享自己的故事与证词,希望推动生育欺诈立法。
 
2019 年 5 月,美国印第安纳州通过立法,规定辅助生殖过程中使用错误的精子属于重罪,受害患者有权在「发现」而不是「发生」欺诈行为后的 5 年内采取法律行动,起诉医生。
 
同年 6 月,美国德克萨斯州也通过了当地的生育欺诈法。法律规定,如果医生在辅助生殖技术过程中使用未经授权捐赠者的人类精子、卵子或胚胎,法律会将这一行为视为性侵,被判有罪者必须登记为性犯罪者。

这样将「错误精子」等同于「性侵」的严苛立法很快引来两方不同的声音。

该法案的支持者认为,这种做法确实对受害者构成了实质性的攻击:「确实有医疗设备穿入(penetrate)这些女性的体内并传递遗传物质,如果在没有经过同意的情况下就传递了错误的精子,这显然就构成了强奸。」

另一部分人则认为这样过于极端了,「性侵行为要远远比调换精子的行为要暴力、过分得多,这种定罪方式过于夸大了生育欺诈的严重程度」。

外,「医生可能在工作繁忙的情况下手忙脚乱,不小心抓错药瓶。如果仅凭这点就把医生定罪为性侵罪犯,可能导致医生畏罪,从而停止为患者人工授精。」

Eve Wiley 感叹道,「遗传基因就像人生的地基,我们的一生都在这个基础上搭建。如果这些地基被更换了,就可能对人生造成毁灭性的后果」。至于她的案子会不会因为新法案而改判,她暂时拒绝对外透露是否会进一步起诉医生。

第 106 号捐赠者、Eve Wiley 的「第二位父亲」表示自己「一度很难接受真相,我不知道辅助生殖产业到底是怎么运作的,但我们之间多年的父女情谊让我不再去考虑所谓的血缘问题。」

Eve Wiley 也依然叫他「父亲」。(责任编辑:陈以寒、刘昱)


中国自 2001 年 8 月起施行《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规定实施供精人工授精和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技术及其各种衍生技术的医疗机构,应当与卫生部批准的人类精子库签订供精协议。严禁私自采精。


中国自 2003 年 10 月起施行《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规定人类精子库不得提供 2 人或 2 人以上的混合精液;人类精子库工作人员及其家属不得供精;严格控制每一位供精者的精液标本最多只能使 5 名妇女受孕。


欢迎向丁香园报料!请加微信:dxylzzb



题图来源:图虫创意

参考文献:

[1]Jacqueline Mroz.Their Children Were Conceived With Donated Sperm. It Was the Wrong Sperm.[EB/OL].Nytimes.com. (2019). Their Children Were Conceived With Donated Sperm. It Was the Wrong Sperm.. [online] Available at: http://www.nytimes.com/2019/06/03/health/sperm-banks-fertility-artificial-insemination.html?action=click&module=RelatedLinks&pgtype=Article [Accessed 28 Aug. 2019].,2019-6-3.

[2]Jacqueline Mroz.Their Mothers Chose Donor Sperm. The Doctors Used Their Own.[EB/OL].http://www.nytimes.com/2019/08/21/health/sperm-donors-fraud-doctors.html,2019-8-21.

[3]Robert T. Garrett.ABC's '20/20' features Dallas woman who found out her mother's fertility doctor is her father[EB/OL].http://www.dallasnews.com/news/texas-politics/2019/04/04/dallas-woman-discovered-dad-really-moms-doctor-wants-make-fertility-fraud-crime,2019-5-3.

[4]Refinery29.How I Discovered My Mom’s Fertility Doctor Was My Father | Truth Told | Refinery29[EB/OL].http://www.youtube.com/watch?v=GOnZzLQYUDs,2019-8-3.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