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仁济医院事件」发生是必然?

丁香园 丁香园

近日,仁济医院事件备受关注,辐射范围早已超过医疗圈。(详情可回顾刚刚!制止患者插队医生被铐走,警方通报:双方发生肢体冲突)


@胡歌 微博截图


此事件中,无论是警方通报与当事医生及网传部分事件细节表述的不同,还是后续「铐走」处理在法规和情理上的矛盾……


这些,都只是此事件后续发酵、传播的带来的「果」。而仁济医院事件的「因」,则具有极强的必然性。


上周,它可能在上海的仁济医院发生。下周,它可能在北京、广州、杭州等地的任何一家医院发生。




为什么说仁济事件的发生是必然?


暂且不论原事件中有无「插队」行为,但可以肯定的是,原事件中一定存在「就诊秩序混乱」的情况,这也是造成双方发生冲突的重要起因。


而「就诊秩序混乱」问题,绝对不是只有仁济医院才有。


事实上,由于我国目前面对「医疗资源不均」的问题,现有医疗资源与患者的就医需求不匹配,导致患者数量往往大幅超过医院承载能力。


人多了就容易乱,乱了就容易产生冲突。


医疗资源不均并非短期能解决的问题,更需要长时间的改进和探索。


与此同时,门诊冲突每天在中国各大医院发生——只是这次我们看到的是仁济罢了。


我们要做的,是从根本上杜绝这类事件发生的可能性。


在等待「医疗资源不均」长期问题解决的同时,「完善就诊秩序」则是短期内触手可及、能够快速收效的解决方案。




医生看病,还得顺便维持就医秩序?


既然需要「完善就诊秩序」,这件事情应该谁来做?


显然,这不是一线医生应该做的事。因为让医生能「专心看病」,是最符合医患双方利益的事。


插队并不是只有医院才存在的问题,但造成这么强烈冲突的,却是医院独有。


我们拿高铁排队买票举个例子。


如果有试图人插队,必须征得试图插队位置后面人群同意才能实现,只要有一个人不愿意,插队者可能就要面对被骂得灰溜溜到队尾老实排队、或者被检票工作人员及安检人员等制止的事实。


绝对不会有试图插队买票上车的人,直接冲进高铁驾驶室,对列车员大喊「我要上车」的情况,对吧?


只有在医院里,插队患者才能直接闯入诊室,面对接诊医生。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遵守秩序者甚至不需要面对任何潜在的「惩罚」或「成本」。


而医生为了保证其他的患者利益,就「不得不」承担起维持秩序的工作——这样一来,很容易造成医生和患者之间的直接冲突。


我们试想一下,如果患者来到就诊大厅,就有专人强调必须按照取号顺序就诊;如果患者没有被叫到号,根本无法面诊医生;


如果诊室内有患者正在就诊,其他人员根本不能「直接打开诊室大门、进入诊室」;如果其他人员进入诊室打乱原本就医秩序,立即有(除了医生之外)的人员及时制止……


明确知道「插队行不通」之后,还会有那么多人肆无忌惮地冲进诊室插队吗?


不会,因为在完善的秩序维护制度下,这些违反规则的人,压根就见不到医生。


当他们需要面对「可能失去本次就诊机会」的成本时,行动前自然会好好想想了。




不完善就诊秩序,是对其他患者的不尊重


有一个著名的「开火车」道德困境,是这样说的:你正在驾驶一列火车,即将行驶到轨道分叉口。


此时你发现,火车原本应该按照计划行驶的左侧轨道上,尽管已经亮起禁止行人的红灯,仍然有 3 个孩子正在玩耍。


而另一侧原本闲置的轨道上,亮着绿灯,只有 1 位孩子在玩耍。


你手上正好有一个开关。只要按下它,就能让火车改变轨道,行驶到另一侧的轨道上。


牺牲 1 个孩子的生命,拯救 3 个孩子的生命——你会按吗?


也许在有的人看来,这是一个选择「生命数量」的问题。但事实上,这是一个选择规则的问题。


如果按下了这个开关,相当于原本在「可以玩耍的轨道」上的孩子,要承担后果,被火车杀死。而「违反规则在不可玩耍轨道」上的孩子则获救。


这个例子或许较为极端,但让遵守规则者来承担不遵守规则者的责任后果——无论人数多少,这都是对遵守规则者的不公平。


同理,如果任由不遵守秩序者,打破就诊秩序就医。这也是对每一个按照规则等待的患者的不公平。


此事件发生后,丁香园后台曾有读者留言表示「如果老老实实地按照叫号等,往往要等到很晚才能就诊」。


目前「候诊 2 小时,看病 5 分钟」的问题已经让很多患者感到困扰,如果还不能够按照就诊顺序得到诊治,那患者谈何「就医体验」?


如果遵守规则等待的患者,却不能得到及时的诊疗,还有多少人会遵守秩序?


不充分地维护规则,就是在侵害所有遵守规则人们的利益。




该由谁来做改变?应该怎么改变?


一个正面的例子,来自丁香园亲历的浙医二院消化内科门诊。


图源:丁香园拍摄


圆圈中的患者是外地人,只带了一天的住宿费,一大早赶过来看病。


没想到消化内科人满为患,要排到第二天才能看病。


于是,医院的保安崔星星和医保部工作人员,带这位患者上楼来调节。


图中这位患者正在说明情况,请大家让他插队先看病。


发言结束后,这位患者说「同意他插队的举手」,一位年轻患者则提议让「不同意的举手」,没有人举手。于是他顺利「插队」,随后进入门诊看病。


还有读者拿天坛医院的导诊制度举过例子。


「一楼电梯口一个保安,所有人员看过挂号单才可以上楼,上了楼所有人在候诊大厅,诊室走廊两头各有一保安,叫号叫到患者才可进入诊室。」


无论是更加完善的导医制度、更加合理化的患者引导流程,还是更加充分的秩序维护安保人力、更加严格的秩序维护手段……这些都是显而易见的解决方案。


一个令人遗憾的事实是,这不是「不知道怎么做」的问题,而是「愿不愿意这么做、重不重视这么做」的问题。


如果此类冲突事件发生后,承担后果的依然局限在一线医生和患者本身,那么,这个问题永远都得不到解决。


而如果这个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上海仁济医院事件,依然会继续发生。(责任编辑:刘昱)




题图来源:图虫创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