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一张电影海报引发的追寻——38年前的英雄,你们好!

我爱女排 我爱女排

传递女排精神,传播运动快乐!

欢迎关注 我爱女排,这里是最优质的排球互动平台。


“七连胜,五连冠,激情燃烧四十载。光辉史,英雄泪,振奋一代中国人。”
1981年11月,在日本举行的第三届世界杯上,中国女排首次斩获世界冠军,并开启了一传传奇的序幕。
时隔38年,女排传奇仍在继续,女排精神历久弥新。
11月7日,正在紧张进行后期制作的电影《中国女排》,发布了一张纪念世界杯首冠38周年的海报,主题是:“记住这些面孔,他们曾振奋一代中国人。”

11月8日,又发布了电影的预告片,姑娘们在赛场上摸爬滚打的镜头令人动容。

海报和预告片中,两位教练员和12位球员英气勃勃的形象,把网友们带回了当年那个充满激情的年代,大家也对明年大年初一即将上映的这部电影更加充满期待。
如今,英雄们已经青春不再,但他们当年赛场上拼搏的身影,数十年来精彩的人生故事,都值得我们回顾和铭记。

袁伟民(主教练)


前不久,苏州体育博物馆正式宣布开馆,袁伟民出席了开馆仪式,将自己一生珍藏的3000余件资料物品无偿捐献给了家乡,令人十分感动。80岁的袁老看起来身体健康,精神矍铄。张蓉芳、孙晋芳、梁艳、曹慧英、杨希、张洁云、周鹿敏、朱玲、陈亚琼等多名老女排球员也是一同出席。

1981年世界杯,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最后一场中国与日本之战,中国队赢了前两局后已提前锁定冠军,结果思想不集中连丢两局。第五局末段14比15落后时,袁导冲队员大吼:“要是拿了冠军却输给日本队,这冠军的价值就完全不同了。几亿观众在看着你们,拿不下这场球,你们会后悔一辈子!”最终,中国姑娘们一鼓作气17比15拿下了决胜局,以7连胜登上领奖台。
袁老将一生奉献给了中国排球和中国体育。离开中国女排主教练位置后,1984年起历任国家体委副主任、全国体总副主席、中国奥委会副主席、国家体育总局局长、中国奥委会主席、中国排协主席、中国奥委会反兴奋剂委员会主任等,2004年12月退休。2007年, 袁伟民入选排球名人堂。
作为中国女排的功勋,袁伟民卸任后也一直关心着这支球队。2013年朱婷刚冒出时,袁伟民就建议国家队,“要给朱婷最好的训练条件,在训练和比赛中保护好她。”如今,袁老正平静地享受着晚年幸福生活。

邓若曾(教练)


邓若曾当年是袁伟民的好搭档,在袁伟民离开后,邓导还以主教练身份率中国女排夺得了1985年世界杯冠军。离任后,他进入国家体委训练局咨询委员会,1997年曾组建重庆必扬邓若曾女排俱乐部。
今年83岁的邓若曾早就过上了退休的生活,最大的爱好是钓鱼,是中国钓鱼协会的副主席。他常说,垂钓能培养人的耐力和恒心,也便于思考。

孙晋芳(二传,队长)


孙晋芳是当时中国女排场上的灵魂,一直以刻苦和坚强著称。因为当年训练强度太大导致过度疲劳,她患上了再生障碍性贫血,但她一直咬牙坚持。在比赛中,她曾经忍着腰伤打封闭上场,赛后在休息室里疼得直不起腰来。
在1981年世界杯上,孙晋芳一人独得最佳运动员、优秀运动员、最佳二传手三个奖项。1983年退役后,她曾任国家体彩中心主任、体育总局网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江苏省体育局党组书记等职,现已退休。

虽然退役后的履历都和排球没有直接关系,但排球在孙晋芳人生中仍是不可或缺的部分。近年来女排大奖赛和世界女排联赛在南京举行总决赛,她都曾到现场观看,并且为冠军颁奖。

郎平(主攻)


1981年是郎导当时第一次参加世界大赛,20岁的她进国家队才两年多,却被破格推到主攻的位置上。在与美国队的关键之战中,她和对方的两颗“黑珍珠”海曼和克罗克特对轰,全场扣球102次,一天后又克服疲惫大战日本。
正是那届比赛,让“铁榔头”声名鹊起。郎导以球员身份帮助中国女排拿到了前四个世界冠军,1986年又和张蓉芳一起,以教练员身份帮助球队完成五连冠。
此后,郎导独自前往美国求学,并从大学兼职女排教练开始,先后执教多家俱乐部和国家队,都取得了巨大成功。作为主教练,她几乎复制了自己在球员时代的成功,已三次率中国女排拿到世界冠军,其成就在世界排坛无出其右。

2002年10月,郎导正式入选排球名人堂,成为亚洲排球运动员中获此殊荣的第一人。如今,她仍然奋战在一线,率中国女排向新的目标发起冲击。

张蓉芳(主攻)


身高仅1米74的张蓉芳,能在当时的中国女排成为主力,靠的是独特的球风,她以“三快一刁”(眼快、手快、脚快、球路刁)著称。在以球员身份帮助中国女排获得三连冠后,1986年,已有身孕的她又以主教练身份,率中国女排获得第五个世界冠军。
退役后的张蓉芳并没有远离中国女排,她先后出任国家体委训练局副局长、国家体育总局排球管理中心党委书记和副主任等职,现已退休。中国女排三十多年薪火相传,几次从低谷重回顶峰,张蓉芳都是重要的参与者和见证者。


梁艳(副攻)


皮肤略黑、浓眉大眼,梁艳是那个时代人们最喜欢的铁姑娘形象,爱笑的她也被称为“笑面黑娃”。赛场上她打球十分机灵,教练的评价是“这丫头鬼得很”。梁艳是当时队中年龄最小的球员,坚持得也最久,她是唯一以球员身份参与了全部“五连冠”的老女排队员。

1987年梁艳退役后,先在中国人大新闻系学习,此后曾在体育媒体工作。一个偶然的机会她选择了经商之路,创办了一家体育文化传媒公司,如今生活舒适平静。

周晓兰(副攻)


1米82的周晓兰,打副攻身高并没有太大优势,但她的弹跳高度相当出众,移动灵活判断出色,因此练就了一手过硬的拦网功夫,也获得了外国媒体赠送的“天安门城墙”称号。同时,由于甜美的长相,她在当时国人心中也有着不一般的人气。
1984年奥运会结束退役后,周晓兰在1988年进入国家体委,担任排球处处长。1995年她辞职,随丈夫、前中国男排队员侯晓非定居美国,先是在大学做排球教练,后来在一家医疗器材公司做工程师。

陈招娣(接应)


陈招娣是一个让球迷听了就会流泪的名字。

1979年的中日对抗赛上,陈招娣在一次拦网时被球砸中此前受伤的部位,导致桡骨断裂。凭借顽强的意志力,她打着绷带出现在两个月后的全运会赛场上,赢得了“独臂将军”美誉。
1981年世界杯最后一场前,陈招娣腰伤复发,为了不拖球队的后腿,她绑着绷带咬牙坚持拼完了五局比赛。比赛结束以后她就去医院了,后来又是队友把她背回来的。
退役后,陈招娣曾担任过中国青年女排主教练一职,带队曾获得过亚洲青年女排锦标赛冠军、世界青年女排锦标赛第三名,培养出了赖亚文、崔咏梅等日后国家队的栋梁之才。但令人悲痛的是,2013年4月1日,58岁的陈招娣因病逝世,未能看到中国女排再一次崛起。

周鹿敏(二传)


作为当时队中的替补二传,周鹿敏在场上反应灵活,出众多变的组织技术,经常让女排姑娘们打出出其不意的快攻。
退役之后,周鹿敏成了上海女排的主教练,在12年的执教生涯中,培养出了王怡等一批出色的球员。之后她又到上海市社会体育管理中心从事行政工作,此后又积极参与老年人排球推广。

杨希(主攻)


杨希是中国女排早年的主力主攻,因为外表神似山口百惠,在日本有着特殊的人气。世界杯上,杨希已是替补,不过仍然发挥了自己的重要作用。
1983年退役后,杨希和丈夫在香港成立房地产公司,在商界取得了成功。此后她还创办了山花网球实验班,与游泳冠军钱红一起创办游泳实验班,尝试将体育与教育相结合。2004年中国女排在雅典奥运会夺冠后,杨希还在北京宴请了全体教练和队员。如今杨希定居香港,但和老女排的姐妹们往来密切。


朱玲(副攻)


作为副攻,朱玲主要是防守拦网出色,当年在队里有“弹簧腿”的绰号,摸高能达到3米22,是老女排之最。
朱玲退役后也选择从政,并且十分顺利。1984年12月,27岁的她成为四川省运动技术学院党委副书记,1988年成了当时最年轻的省体委副主任,2004年升任四川省体育局局长,对四川足球、篮球、网球等多项运动的发展都起到了重要作用。目前她已退休。


陈亚琼(副攻)


陈亚琼是一名出色的快攻手和拦网手,具有男子式扣球动作。她的意志也令人赞叹,世界杯中国对古巴时她扭伤了腰,蹲下去都站不起来了,但一直坚持到比赛胜利。
1982年年底,陈亚琼因腰伤退役,此后来到香港工作和生活,先后就职于新华社香港分社、中央人民政府驻港特区联络办等单位。不过她仍然离不开体育和排球,世界女排大奖赛和世界女排联赛香港站,她是现场的常客,还为比赛开球。去年,她的老家福建永春建起了“女排精神·陈亚琼故事馆”,这是全国首个女排精神个人主题展馆。


曹慧英(接应)


曹慧英是中国女排的老队长,被队友们称为“拼命三娘”,身上有左腿髌骨断裂、手指骨折等多处伤病,可是她时常带伤上阵。
世界杯对苏联队的比赛中,中国队先胜一局,第二局却以0比9落后。此时教练组把曹慧英换上场,她果然改变了局面,连发了7个球,中国队追成10平,并以16比14逆转取胜。
纪90年代初,曹慧英从司局级干部职务上辞职下海经商,她有自己的“曹慧英国际体育文化公司”。

张洁云(二传)


刚进国家队时,为了迅速提高传球技术,张洁云和孙晋芳两位二传将训练场选在宿舍门前的又窄又矮的走廊,在这样的空间里训练难度加大,传球技术也得到了提高。
世界杯上,教练组看重张洁云的是她丰富的经验和对年轻选手的传帮带作用。张洁云经常以接应的身份上场,在有限的时间里出色地完成了教练组的战术意图。
退役之后,曾有国外球队邀请张洁云去执教,但她拒绝了,来到了江苏省体委出任办公室副主任,从事政府体育外事工作。2008年她参加了北京奥运会火炬传递活动,2016年正式退休。


“我爱女排”公众号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Sarah)


还没关注“我爱女排”?精彩不容错过!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