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丽莎白女王”号下水,英国结束无航母时代!却只能找美国借直升机

F-35B在“伊丽莎白女王”号执行降落测试的情景


已经完成海试和初期载机测试的“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被拥有骄傲传统却又持续式微的英国皇家海军,视作迈入新发展时期的一件重大标志性装备。


但是,这艘号称“集英国海军文化和造舰新技术之大成者”,却面临着必须“借用”外国飞机的窘境,而且这一局面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都难有改观。



结束“无航母状态”


时光倒推到2017年6月26日,广受英国各界关注的“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首次出海。那时,曾经贵为世界头号海上强国的英国,已经有差不多三年时间处在“无航母时代”了,而且英国海军的“无固定翼舰载机时代”,历时更是长达六年半。


时光再次前推到“伊丽莎白女王”号首次海试的十年前,英国国防部就因为经费原因提前宣告了当时身为英国海军旗舰的攻击型航母“皇家方舟”号的“死刑”。


而在英国政府发布的201 O年版《战略防御与安全评估》报告中,又瞄向了“皇家方舟”号和同属“无敌”级的姐妹舰“卓越”号,决定它们所搭载的“海鹞”GR.9舰载机全部退役。


2010年11月24日,在“皇家方舟”号展开从泰恩河口的北希尔兹港前往德国汉堡的航程之前,最后4架“海鹞”式舰载战斗机从这艘即将退役的航母上升空,飞往拉特兰郡的科茨莫尔空军基地,就此和海军说Bye-bye。


英国海军航空兵部队的资深飞行员詹姆斯·布莱克摩尔上尉,是那天4名飞行员中,最后的一人。当时在升空前,布莱克摩尔说:“我感到非常自豪,有幸成为从‘皇家方舟’号上起飞的最后一人。”事实上,不会有人真的对这样一次飞行感到“自豪”。“皇家方舟”号舰长杰瑞·基德海军上校就直言不讳地说:“这是一个令人伤感的时刻,值此我们为女王和国家服务超过25年之际,这无法不令人为之动容。放飞这4架飞机,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我们当然理解必须做出如此艰难决定的动因,但我们全都感到苦乐参半。”


“皇家方舟”号随后于2011年3月退役。于是从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英国海军首次失去了自己的固定翼舰载机。虽然“卓越”号仍继续服役到了2014年,但在这艘转型为直升机航母的军舰上,一架固定翼飞机的影子也找不着了。


正因为上述伤痛的往事,当“伊丽莎白女王”号出现时,英国人的那种兴奋情绪是显而易见的。2017年6月26日那一天,还在这艘新航母小心翼翼地从罗塞思河湾移往福斯河口,准备沿苏格兰海岸驶入北海的试验水域之际,英国国防部就高调宣称:“对于皇家海军、不列颠的所有武装部队和我们的岛国来说,这是一个无比重要的时刻。”


在这个欢乐时刻,过往的悲伤似乎已被忘却。有人还指出,“皇家方舟”号和“海鹞”的“过早离开”,看起来正是为开发新型航母提供了资金保障。


美妙的前景展开了,英国海军对“伊丽莎白女王”号和仍然在建的另一艘同级航母“威尔士亲王”号的描述是:“可以迅速部署到全球范围内需要的任何事发点”,“具备在任何事发点发挥足够的强制和威慑作用的能力”。



舰载机不够,直升机来凑


“伊丽莎白女王”号是有史以来英国海军所拥有的最大的水面舰艇,标准排水量约为65000吨,是“无敌”级的三倍。新航母的建成结束了英国的“无航母时代”。那么,英国皇家海军是否同时也告别了“无固定翼舰载机时代”呢?


众所周知,英国人为自己的新航母选择的固定翼舰载机是F-35B,然而全面配备F-35B的工程尚处于起步阶段,全面完成更属于“未来时态”。那么“伊丽莎白女王”号的舰载机联队要如何定位呢?受命出任“伊丽莎白女王”号首任舰长的基德海军上校,此前曾担任过“皇家方舟”号的舰长,他表示:“我们将用直升机来充实它。”


按照英国海军的说法,新航母的舰载机联队是一个“弹性很大”的编制体系,即使在全部F-35B上舰的情况下,也会配备适当的直升机,用于空中预警和反潜等战术领域。而在F-35B的“空窗期”,可以全部使用直升机,把“伊丽莎白女王”号当成直升机航母来使用。这一全部有赖直升机的任务定位,还煞有介事地获得了“沿海机动”这一响亮称谓。


不过即便如此,要想让英国海军单独为“直升机航母”配齐所需的直升机,也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为了组成“沿海机动”任务中的舰载机联队,除了海军提供的12架“突击灰背隼”HC4两栖支援直升机、9架“灰背隼”HM2反潜直升机、5架“灰背隼”HM2预警直升机,一共26架,还得从英国陆军抽调17架——8架AH-64“阿帕奇”武装直升机、6架“山猫”AH-1武装直升机和3架CH-47“支奴干”运输直升机。


在“伊麗莎白女王”号首次海试期间,直升机便上舰随行并完成了第一次起降测试。完成这个“第一次”的是第820海军航空兵中队的1架“灰背隼”HM2直升机,时间是2017年7月3日。


当26岁的飞行员卢克·赖思海军少尉小心翼翼地把他的“灰背隼”降到新航母的飞行甲板上后,他声称自己写下了皇家海军历史的一个新篇章。同时,赖思也承认自己很吃惊:“我从没想过会选中我,因为我18个月前才得到了飞行证章。”


直升机的舰上测试在2018年里持续展开,来自陆军和空军的相关工程师、分析师和地勤人员纷纷登舰,改变了涂装的“支奴干”直升机也完成了在“伊丽莎白女王”号上的起降。


同年2月,第820中队成建制上舰,成为第一个正式加入“伊丽莎白女王”号舰载机联队的飞行中队。



向美国人借飞机


无疑,航空母舰的核心战斗力就是它的舰载机联队,而这一联队的支柱,必然是固定翼飞机而非直升机。在英国人全力为自己的新航母配备直升机的同时,与“伊丽莎白女王”号配套的F-35B究竟状况如何?


尚在“伊丽莎白女王”号建造期间,英国海军就曾明确,“重点是增加(航母的)进攻性空中力量,以及在尽可能广泛的角色范围内使用航程尽可能远的固定翼飞机的能力。”毫无疑问,能够成功遂行这一任务的舰载机肯定要比“无敌”级的“海鹞”大一个规格,然而自“海鹞”退役以来,英国的航空业界就再也不具备独自推出类似舰载机的能力。



解决方案是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F-35B“闪电”Ⅱ单发单座战斗机。对于这种号称“全球最大的单发单座舰载战斗机”和“全球独款第五代入役舰载战斗机”的飞机,英国不愿明确承认它是个“舶来品”,聊以自慰的理由嘛,就是他们投入了部分资金参与“联合开发”。


英国人在F-35谱系中选择具备短距起飞/垂直降落能力的F-35B型,是为了配合“伊丽莎白女王”号的滑跃起飞方式。但问题是,无论是新飞机的交付,还是合格飞行员的养成,都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英国新航母的载机方案,最大配置规模为36架F-35B,标准规模为24架,而这些都还只是“远景”。一句话,新航母成军之初,势必要处在无固定翼舰载机可用的窘境中。


基德海军上校对此也只能表示无奈:“我们受到了F-35B购买节奏的限制,计划是到2021年实现初步上舰部署,而这还取决于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情况。预计到2023年,可以实现24架英国F-35B上舰的目标。”


英国舰长为什么要提到美国海军陆战队呢?这是因为在英国海军既没有获得足够的F-35B,也没有培养出合格的F-35B飞行员之前,“伊丽莎白女王”号得“借用”美国海军陆战队的F-35B才行!


这一在英国海军历史上难寻先例的决定,最初是由时任英国国防部长的迈克尔·法伦和他的美国同行阿什·卡特于2016年12月正式敲定的。根据双方的协定,美国海军陆战队的F-35B将为英国航母提供配套测试服务,并在2021年“伊丽莎白女王”号进行第一次作战巡航时,作为正式部署上舰的飞机。至于“正式部署”的持续时间,基德舰长透露美军的F-35B“至少会使用9个月”。


可是美国海军陆战队自己也是“新人上路”。在法伦和卡特达成协定之前的一个月,美国人才刚刚使用“美利坚”号两栖攻击舰实施了第一次F-35B出海上舰测试。可叹英国人在这一领域已经处在怎样落后的状态中。


面对媒体的质疑,英国海军航空兵指挥官基思·布朗特海军少将不得不站出来向公众解释:就目前的交付和训练情况而言,无论是把36架还是24架F-35B部署到“伊丽莎白女王”号上的方案,都势必离不开美国海军陆战队的资源,而这样做是有利于尽快形成新舰母的整体战斗力的。



“辉煌的一天”



“伊丽莎白女王”号于2018年8月从她位于朴次茅斯的母港启程前往美国,展开在美国东海岸停留8周时间的作训演練。


重中之重便是实现F-35B的首度上舰和首度起降,唯一遗憾的是使用的是两架美国人的飞机而非英国自己的“闪电”Ⅱ。



2019年9月25日,由英国飞行员安迪·埃德盖尔少校驾驶的F-35B从“伊丽莎白女王”号的甲板首端腾空而起,完成了固定翼舰载机在这艘新航母上的首次滑跃起飞,之后又以垂直降落的方式完成了首次着舰。


这引发了一阵欢呼。英国空军中将斯图尔特·阿塔赞道,“这真是辉煌的一天,新航母和新战机的有效结合,拉开了从容释放巨大作战潜力的序幕。”


按照计划,构成“伊丽莎白女王”号舰载机联队的几个中队将会在今年年中重新编组,预计要到2023年年中,“伊丽莎白女王”号真正意义上的舰载机联队才会具备完整的战斗力。


英国纳税人想要看到这艘自己为之付出巨额资金的航空母舰全面展现实力,还得继续耐心等待才行。



本文内容选自葫芦时刻App《兵器知识》杂志 2019年第 05期。


葫芦时刻App,一款囊括了国内200多种主流杂志的阅读平台,版权内容涵盖军事、时政、财经、历史、文学、娱乐等多个领域。


虹摄库尔斯克军事资讯已入驻葫芦时刻平台。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

加入虹摄库尔斯克军事资讯频道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