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与寂寞,你选哪一个?

央视新闻 央视新闻

生活中,选择无处不在。选择了远方,因而风雨兼程。选择了留下,因而甘之如饴。一支粉笔,两袖清风,三尺讲台,四季耕耘,今晚的夜读,为近300万扎根基层的乡村教师而来,他们,选择平凡,选择寂寞,选择奉献,值得更多的尊敬和爱戴。







NO.1

先来一个灵魂拷问”:

一所乡村学校,

从校长、副校长到教务主任,

为了争取一笔奖金、一个转正名额,

在县里三年一次的扫盲工作检查中,

谎报入学率还让一个个

冻得手都生疮的学生写多份作业……


如果恰好你是这所学校的一名老师,

知晓了这件“丑闻”,

你会作何选择?如何处理?


△《故事里的中国》以戏剧重新演绎《凤凰琴》经典片段


这是上世纪90年代初,

曾引起轰动的小说《凤凰琴》里的情节。

小说主人公张英子两次高考落榜,

无奈之下来到偏远山区的界岭小学,

成为了一名民办教师。

可到学校不久,

艰苦的教学条件令她震惊了,

这桩“弄虚作假、欺上瞒下的操作”,

更令她气愤不已。

 

“这样的老师,如何配为人师?!”

于是在不明缘由的情况下,

热血的英子一气之下,

把自己的学校告到了县教育局。

校长等人期盼已久的八百块钱奖金

和转正名额就这么泡了汤,

还要背起处分……


事情真如英子想的那般简单吗

  

电影《凤凰琴》片段


原来,英子认为的“欺瞒”之举,

是界岭小学老师选择做出的“崇高”之举。

只有拿到这笔奖金,

四处漏风的校舍才能被修缮,

学生们才能不继续受冻

 

得知办学的不易和老师们的苦心,

英子心里充满了歉疚。

因为自己告了一状,

孩子们都无法安然过冬上课了。

 


为了弥补过错,她写了一篇

《大山·小学·国旗》的文章投给省报。

正在界岭小学发生的一切,

感染了社会各界,省教委更是给

界岭小学特批了3000元专款修新校舍,

和一个转正名额。

 

△戏剧纯享!《故事里的中国》重新演绎《凤凰琴》故事


比小说结局更温暖的是,

为了救助贫困地区失学的孩子,

1989年,共青团中央创立了

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

开始实施希望工程

  

希望工程的受助学生苏明娟 后也成希望小学捐赠者

“希望工程”四个字,

是邓小平同志亲笔题写的。

他,也曾以一名老共产党员的名义,

两次为希望工程捐款

 

如今三十年过去了,

资助了近六百万名学生的希望工程,

早已被看成一座爱心丰碑。

从最北的北极镇到最南的海南岛,

从青藏高原到井冈山革命老区,

两万多所学校分布在祖国天南海北,

却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希望小学。


 

在中国,

每一千个人,

就有七个受到了希望工程的资助。

每一百所小学,

就有七所是希望小学

 

 


NO.2

凤凰琴》,哭了三次。”


△小说《凤凰琴》第一版


当时的乡村老师,

几乎人手一部《凤凰琴》,

他们在小说中读自己,

知道这世上还有如此多的同道中人

在经历和坚守,同时又孕育着希望。

 

《凤凰琴》被改编成同名电影之后,

拨动了无数国人的心弦。

那些隐藏在大山深处的艰辛,

不为外人道的苦涩,

走进了千千万万读者和观众的心。

 


小说《凤凰琴》的作者刘醒龙说,

他在写作生涯中是极少流泪的,

但是写凤凰琴》,哭了三次

他高中时候的班长、副班长,

后来都成了乡村教师,

班长更是坚守乡村直至癌症去世

如今回忆起来,依旧哽咽。

 

刘醒龙的作家之路,

也是童年被小镇上的一位老师所启蒙的,

有亲身经历,他深刻了悟:

如果没有乡村老师的哺育,

二十世纪后半叶的乡村心灵,

只能是一片文化沙漠。”

 

△小型乐器凤凰琴曾是中国乡村教师的“身份象征”


2009年,《凤凰琴》续作

《天行者》出版,

而触发刘醒龙动笔的理由,

是一对四川映秀的教师夫妻。

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

刘醒龙读到一篇同行的文章,

文中提到一名叫樊晓霞的民办老师,

与丈夫分属两个高山教学点,

他们彼此能看到对方的星火,

但想见一面的话,

大山一两天都翻不过去,

于是他们用《凤凰琴》慰藉心灵,

熬过长达十几年的分居岁月。

 

好不容易熬到调回县城的映秀小学

才一个星期,汶川地震来了,

樊老师被夺走了生命……

 


在《天行者》的扉页上,

刘醒龙写道:

献给二十世纪后半叶

中国大地上默默苦行的民间英雄”。





NO.3

比小说还要戳心的故事,

在泥泞的土地上演着 


胡清汝,1981年高中毕业时,

最大的梦想是走出河北农村,当个军人。

当时村里缺老师,

父亲胡庆瑞对他说,“你还是教书吧。”

那种饱含着期望和请求的眼神,

他此前从未见过,无法拒绝

 


“我父亲跟我谈这个事的时候,

我十万个不愿意,躺在炕上,

一天没有吃饭,大哭了一场。”

他知道的,父亲在高中毕业时,

也曾希望走出村子,去考大学,

结果被爷爷留住了

 

胡清汝的爷爷胡金锜早年读过私塾,

他于1945年创办了村里第一所小学。

胡清汝的父亲胡庆瑞曾经一个人,

带五个年级的全部科目,

晚上将马灯挂在枣树枝上,

办扫盲班给村里的青壮年们讲课。


△胡清汝从教的河北省平乡县贾村小学


虽然和父亲一样留了下来,

但是日子太过贫苦。

1989年,胡清汝萌生了下海经商的想法,

几行短短的辞职报告,他写到了半夜,

眼泪把纸都浸湿了。

 

第二天雷雨交加,

他浑身湿透,双腿灌了铅似地走到教室,

来给学生上这最后一课。

同学们,以后不再教你们了……”

胡老师,您还是继续教我们吧别走。”

紧接着这一声的,是一声声,

胡老师,你别走你教我们吧!”

孩子们哭,胡清汝也哭了。


 

现在想起来,胡清汝满是悔意,

没有为了自己的小家过上好日子

而下海经商,

他后悔的不是这个,而是

自己根本就不该有想辞职的决定

我该把孩子们教下去!”

  

从那以后,

胡清汝再也没有离开的心思。

外面的世界再喧闹再繁华,

可抵不过那张令他心的讲桌

 


胡清汝一家四代人,

有二十多位乡村教师,

从爷爷那辈算起,

整个家庭教授的学生超过两万人

他们曾经所处的环境

比《凤凰琴》中描绘的还要艰苦,

而最为难得的不是一个人的坚守,

而是一群人无怨无悔地接力。

 

一门师表,两万弟子,

三尺讲台,四世传家

教书,之于他们,

不仅是职业的选择,

也是一种人生的信条

 


 

NO.4

孩子们是希望,

老师就是希望的希望。


今天,

我们不再畏惧“没得选”,

更不惧怕不知如何选择。

 


我们不再畏惧“没得选”,

是因为,

曾经有一群人选择了

一根粉笔,两袖清风,

补上我国农村教育的短板。

他们作出的无私选择,

让代表着这个国家未来的孩子们,

有了更多的选择

 

我们不再惧怕不知如何选择,

是因为,

伴随一系列政策的有效实施,

中国乡村教育不断开启新局面

教育工作也更加行稳致远。

此刻,无问西东、无问繁华,

只问初心、只问深情的

近300万扎根基层的乡村教师,

就是我们做出选择时最好的指南针


 

向中国大地上默默苦行的乡村教师,

致敬!

向每一份无私而伟大的选择与坚守,

致敬!

 



内容整编自《故事里的中国》节目





点击「写留言」留下敬意

猜你喜欢

  • “水滴筹”被曝“扫楼式”寻找求助者,谁在透支爱心?

  • 15年还没毕业?清退!这些高校动真格的了

  • 这首老兵版《野狼disco》,又燃又戳泪点!

  • 惊心!5岁男孩开着三轮车,向河道直冲了过去……


觉得不错请点在看

本期监制/李浙 编辑/王若璐

标签寂寞  繁华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