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4件事上“惦记”你的男人,真的特别爱你!

第1章 怀孕

“我说了,蒋晓晓落水跟我没关系!”

别墅前,唐婉愤怒后退,可身后就是台阶,再无退路。

封牧捏着她的下巴,神色讥讽,“除了你这种恶毒的女人,谁会一而再地害她?!”

他捏得她下巴生疼,可更疼的却是心。

她解释过无数次,没有给他下药,没有害过蒋晓晓,但他从不信她!

为了给蒋晓晓出气,他害得她家中破产。她爸抑郁而亡,她妈受不住打击跳楼,至今仍在ICU中,昏迷不醒。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不肯放过她。

他用她家人的命,逼迫她生孩子,因为他想用孩子的脐带血,救蒋晓晓为他生的野种!

唐婉讥讽一笑,懒得再解释,反正他也不信。

封牧却误以为她默认了,“既然你害晓晓落水发烧,那你就还回来!”

他伸手就要拽她。

“我都说了不是我做的,你听不懂人话?”唐婉咬着牙往后躲,却不小心踩空,滚了下去,大片鲜血在她身下蔓延。

流产了吗?她什么时候怀孕的?

唐婉愣了一下,忍着疼没动。

她宁愿流产,也不愿意救那个野种!她要让封牧跟蒋晓晓,也尝尝亲眼看着至亲死去的滋味!

封牧在她踩空时,便匆忙跳了下来。他看着她身下的血迹,有一瞬间的慌乱,但很快便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怀孕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封牧紧攥着她的手腕,咬牙切齿。

她雇人侮辱晓晓,打断晓晓的腿,现在还要掐断小文存活的希望,真是好狠的心!

呵,他当初为了这么个恶毒的女人,竟然还想放弃晓晓……真是愚蠢!

唐婉手腕被捏得生疼,面上却染着愉悦的笑,“封牧,你费尽心思让我怀孕,可又亲手害我流产,后悔吗?”

“闭嘴!要是这个孩子死了,我就让你妈陪葬!”封牧脖子上青筋拧起,眸色血红。

唐婉想到重症室内昏迷的唐母,面色倏地煞白,紧攥着衣角没再出声。

封牧抱着她匆匆赶去医院,听到医生说孩子保住了,那颗高悬的心才落下来。

“不想让你妈跟弟弟出事,就好好护着这个孩子!”他冷眼剜着她警告。

唐婉低头不语。

“听到没有?!”封牧捏着她的下巴,强逼着她直视他。

“我没聋。”她迎着他的视线,讥讽道:“你都用我家人要挟我了,我有那个胆子不同意吗?”

她流了那么多血,肚里的孩子却没事,老天爷还真是偏爱封牧跟蒋晓晓那对狗男女!

封牧被她的目光看得不舒服,可她害了晓晓,有什么资格作出一副受害者的模样,“这都是你咎由自取!”

唐婉躺在床上,痛苦地闭上眼睛。

对,这些都是她咎由自取!要不是她爱上他,也不会给家里招来祸端,她爸妈就不会出事!

封牧看她这样,不知怎的,心疼了一下。他蹙着眉还想说些什么,却在这时,病房门被推开了。

蒋晓晓坐着轮椅出现在门口,清秀的脸上尽是悲伤。

第2章 我会跟她离婚

“阿牧,你要是还爱婉婉,就和她好好过日子吧。我会带着小文走,不再打搅你们的生活。”

蒋晓晓咬咬唇,缓缓转动轮椅离开。

封牧几步追了上去,将她抱在怀里,声音极致温柔,“说什么胡话呢?我跟她在一起,只是为了让她生个孩子,救小文而已。这些你不都知道吗?”

“对不起,阿牧。只是……只是看着你跟其他女人在一起,我会害怕。”蒋晓晓偎依在他怀里,泣不成声。

“不用道歉,是我做得不够好,才会让你没有安全感。”她一哭,封牧更加愧疚了。

要不是唐婉心生嫉妒,派人强.暴晓晓,打断她的腿,她也不会留下心里阴影,像现在这样处处受惊。

封牧怕蒋晓晓胡思乱想,伤身,当天便让她跟小文搬进了他家。

“阿牧,你跟婉婉才是名义上的夫妻,我带着小文住在这里,会不会不好?”蒋晓晓不安地咬着唇,泪光闪烁。

封牧放轻了声音,“等她生下孩子,我们就离婚。”

“那这……会不会对婉婉不公平?”

“这是她伤害你,应该付出的代价。”

唐婉被封牧吩咐做饭,刚做好菜端过来,就听到了这几句话。她动作顿了一下,讥笑着把饭菜放到桌子上,随后拉开一张椅子坐下了。

“我有让你坐下?”封牧目光凉凉。

唐婉早就习惯了他的羞辱,站起来,跟个佣人一样,站在旁边看着他们吃饭。还按照他的吩咐,把她坐过的椅子里里外外擦了一遍。

他说,他嫌她脏。

期间,蒋晓晓的筷子掉到了地上,封牧让唐婉去捡。

桌子不是很高,唐婉只能跪趴在地上,探进去身体捡筷子。可她上半身刚进去,蒋晓晓便一脚踢在她的脸上。

蒋晓晓的腿没事?

唐婉眉头一蹙,还没反应过来,蒋晓晓手中的热汤摔落,刚好泼了她半脸。滚烫的汤水溅到她的脸上眼里,一阵撕心裂肺的疼。

哗啦!

唐婉疼得下意识起身,桌子被她掀翻,上面的饭菜刚好落在蒋晓晓身上。

“阿牧,好烫,好疼……”蒋晓晓红着眼眶,疼得声音都在颤抖。

封牧心疼地将她护在怀里,“伤到哪儿了?”

“我没事的,阿牧,你别怪婉婉,她应该不是有意的。”

“你都伤成这样了,还替她说话?”

封牧拦腰抱起蒋晓晓,扭头,冲唐婉阴鸷道:“我最近真是对你太宽容了!你会后悔的!”

宽容?每天冷暴力她,是对她的宽容?还是让她当佣人,羞辱她,是对她的宽容?

唐婉心中一阵悲哀,却不敢再犟,她知道这个男人有多狠。她忍着剧痛站起来,想要解释。

可封牧根本不给她机会,大步流星离开了。蒋晓晓趴在他的肩膀上,留给她一个得意的笑。

唐婉想到封牧那个眼神,只觉得遍体生寒。她顾不得处理脸上的烫伤,给他打电话,他不接,她又发微.信发短信跟他解释。

可是,都没回复。

唐婉白着脸在家中焦急等待,所幸没过多久,封牧就回来了。

“刚才蒋晓晓踢了我一脚,热汤泼到我脸上,我没忍住疼,才会……”

话还没说完,就被封牧嘲弄着打断了,“晓晓的腿已经断了,能踢你?唐婉,你就是找借口,也麻烦上心一点,不要把我当傻子一样哄。”

“我没骗人,而且我也没害过她!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去给她做个检查。”唐婉努力压抑着心中的怒气,只是指甲因过度隐忍刺入掌心里,一阵生疼。

为什么他就不能相信她一次?!

第3章 这是你欺负晓晓的代价

封牧讥讽地扯了扯嘴角,没出声,拽着唐婉去了医院。

她以为他要给蒋晓晓做检查,路上没挣扎。却没想到,他当着她的面,取出了唐母在医院账户中的所有钱。

“你、你在做什么?”

“看不出来?唐婉,这就是你三番两次欺负晓晓的代价。”封牧面无表情地说完,转身欲走。

唐婉眸色赤红地拦住他,“不行,你不能这样做!”

不交钱,停止治疗,她妈会死的!

而且她脸上的烫伤,他看不到吗?她有时候都怀疑,他是真得愚蠢到被蒋晓晓欺骗,还是心甘情愿被骗!

“为什么不能?”封牧嫌恶地拍开她的手,一字一句道:“如果你妈死,也是被你的狠毒害死的!”

他的神态不似作假,是真的要看着她妈去死。

唐婉怕了,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砰砰砰往地上磕头,“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只要你把钱退回账户里,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殷红的血顺着她的脸颊流下,跟烫伤处碰触的瞬间,一片刺疼。

可她就像是什么都感觉不到一样,只是麻木地磕着头。

封牧本就是要教训她,但看到她这样,他抿着唇,有一瞬间的松动。可想到她的恶毒,他还是把那股莫名的情绪压了下去。

“晚了。”不给她长长记性,她只会变本加厉地伤害晓晓!

封牧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唐婉迅速从地上爬起来,忍着疼,踉踉跄跄跟了上去。

“我没有欺负蒋晓晓,是她在诬陷我!你就一点都看不出来吗?”她目眦尽裂,决绝道:“要是我妈死了,我肚子里这个孩子别想活,那个野种也别想活!”

野种?封牧俊脸沉了下来,“你大可以试试。要是这个孩子死了,你弟弟也别想活下去。”

都到这时候了,她竟然还不知悔改!

他厌恶地推开唐婉,大步离开。

唐婉摔在地上,脸上的烫伤还有尾椎骨一片生疼。可她根本顾不上这些,医生告诉她,要是不交钱,她妈就要从ICU里转出来。

这跟宣判她妈的死刑没什么两样!

唐婉拼命求医生,得了一天的通融时间。可那么多钱,她要去哪里借?

她抱着侥幸,打电话给以前的朋友们,还有唐家的世交,但他们都收到了封牧的警告,不敢帮她。

唐婉狠下心,去了高级会所。她以前是唐家大小姐,被大家捧在手心里宠着,什么都不会,唯有一张脸长得极好。

她用面具遮住带有烫伤的那半张脸,精致打扮后在人群中穿梭,物色可以给她拿钱的人。

封牧心里烦闷,同朋友过来玩乐,刚好看到这一幕。她平时在家里总对他摆着一张臭脸,如今对其他男人却一副巧笑嫣然的模样。

这让他心生烦躁。

他冷着脸走过去,拽住她,“来这种地方,是我满足不了你吗?”

“你说呢?”她为什么来这里,他不应该比谁都清楚吗?

唐婉怨恨地看着他,想要挣脱,却被他用力拽着,按在身前。

她死不悔改的模样,惹怒了他。

“这是唐家大小姐唐婉,想要找个金主,不知哪位有兴趣?”封牧似笑非笑,拳头上的青筋却拧起。

只要她认个错道个歉,他就会把钱重新转到医院账户里,可她偏不低头!

众人都听说过他跟唐婉的恩恩怨怨,有几个想讨好他的人,站了出来。

封牧从里面点了一个男人,将唐婉推到了他的怀里。

第4章 她后悔了

唐婉被陌生男人气息包裹,只觉得无数蛆虫沿着她的身体攀爬,胃里止不住翻涌。

一阵哄笑声。

不少人拿着手机对她拍照、录像,还说着侮辱性的话。

唐婉从未有过的愤怒与屈辱,眼角一阵酸涩,又硬生生忍了下去。没人心疼,哭了也只会让这些侮辱她的人高兴而已。

那个男人想要低头吻她,她挣扎不过,索性放弃,只是麻木地看着封牧的方向。

她后悔了。

后悔遇见他,还爱上了这个恶魔。

封牧想要给她点教训,可看到那个男人对她动手动脚,又没来由得烦闷。在那个男人做出过线的动作之前,他一脚把他踹开了——

“滚!”

男人被他踹得莫名其妙,又不敢出声,只是狼狈地去捂下.身。

“怎么,没找到金主,失望了?”封牧去拽唐婉,却没拽动。

唐婉以为自己早就对他的狠免疫了,可听到这句话,还是觉得心口一阵憋闷。她压下喉咙涌上的酸涩,漠然道:“是。”

“你的意思是,今天一定要被一个金主带回去?”

“对!”她需要钱!

封牧猛地甩开唐婉,俊脸沉了下来,“好啊,你当众跳个脱衣舞,我就帮你找金主,怎么样?”

他还真是不放过任何一个羞辱她的机会……唐婉看着那些幸灾乐祸的脸,心在滴血,面上却在笑。她手放到裙子拉链上,顿了一下,在一片起哄声中,缓缓下拉。

封牧看着她的动作,脸色越来越难看。

“够了!”他脱下西装外套,扔到她身上,硬抱着她出了会所。

蒋晓晓乔装打扮后,偷偷摸摸跟到这里。她看着两人消失在她的视线中,嫉妒到发狂。

她费尽心思,才换来如今的一切,为什么阿牧心里还是有这个贱人?

不,她不能任由事情这么发展下去!

唐婉被放进了车里,她拢着身上的衣服,哑声道:“现在可以给我找金主了吗?”

“是不是为了钱,你什么都肯做?”封牧见她这样,忍不住嘲讽道。

而她肯定的回答,让他的怒火达到顶峰。

“怀孕还去会所找男人,唐婉,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他心烦意燥地把她扔出去,关上车门,扬长而去。

一沓钱顺着车窗飘出来,纸币在唐婉脸上划出几道伤口。她却丝毫不在意,只是跪在地上,狼狈地去捡地上的钱,然后匆匆赶往医院。

可唐母的氧气罩已经被人摘掉了,她静静躺在病床上,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

是封牧做的吧?

他铁了心让她妈死,又怎么可能给她钱,让她救人呢?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