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才是好的中西合璧式教育?来自加拿大移民家庭的讨论

秦朔朋友圈 秦朔朋友圈

· 这是第2975篇原创首发文章 字数 8k+ ·

· 关注秦朔朋友圈  ID:qspyq2015 ·


上周我写了《未来,当中国孩子遭遇美国孩子,究竟谁会赢?》,那是跟在美国的同学讨论的成果,这篇是跟在加拿大的同学讨论的成果。

杨露是我大学时代的同学,我们俩同在计算机系。他2001年移民加拿大,在加期间,获得计算机博士学位,现任戴尔豪斯大学计算机系“深感”超级计算机高级系统管理和研究顾问。

杨露有两个女儿,大女儿菟菟,8岁,小学三年级;小女儿安安,4岁,幼儿园大班。他们现居加拿大新斯科舍省。而我女儿下个月就3周岁了。

杨露的两个女儿,安安和菟菟

也是从今年5月起,我和杨露就加拿大教育、女孩培养等共同感兴趣的话题,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交流。交流主要包含五个方面:

  • 教育的目标到底是什么?

  • 什么才是孩子一生幸福最坚实的保障?

  • 作文训练:一年的作文写作超过200篇,加拿大的小学生是怎么做到的?

  • 阅读训练:小学三年级的孩子,每年读书近200本,怎么做到的?

  • 什么才是好的中西合璧式教育?

教育的目标到底是什么?

在两个女儿的教育上,杨露下了很大功夫。每天下班后,他会陪着女儿们一起吃饭、聊天、看书、练琴、做作业,直到她们上床睡觉。到了周末,他会带着女儿们出门,骑自行车、野营、滑冰,以及参加各种各样的培训班。

我特别享受和她们在一起的过程。对我来说,教育的目的不是为了把两个女儿送进常青藤大学。不管是藤校,还是多大(注:多伦多大学,加拿大第一名校),这些都不是我们家庭的教育目标。在我看来,幸福,只有孩子们的幸福,才是我真正在追求的目标。

为了达成“幸福”这个相对抽象的目标,他从三个方面着手,实施家庭教育。

首先,情商。“只有情商高,她们才会和同学和谐相处,跟朋友情投意合,与丈夫琴瑟和鸣。懂得为人处世之道,她们才能在社会、家庭以及各种复杂的关系中,游刃有余。”

其次,爱好。“我特别重视培养孩子的各种兴趣爱好。跟很多国内的家长一样,我给孩子们报了很多兴趣班。两个女儿弹钢琴、画画、打网球、滑冰,我的目的不是为了让她们成名成家,而是我坚信,只有拥有更多的兴趣爱好,她们才能真正享受自己的生活。”

第三,知识训练。“我不在乎她们将来获得多高的职位,更不在乎她们能挣多少钱,只要她们有一技之长,能够在社会上立足,自己过得开心,生活幸福,我就很满意了。”

他说:“在教育上,我对两个女儿,没有不切实际的高要求。我的要求就是,必须上大学,必须上正规的本科。是否名校,不重要,是否读研究生,就更不重要了。

对孩子来说,幸福比成功更重要。今天,无论在中国还是在加拿大,公共教育体系的目标都是为了培养合格的公民和国家的建设者,它不可能、也没有能力关注到每个孩子最细微的需求。因为国家、民族、宗教、文化、经济等诸多差异,不同的家庭,对幸福有着完全不同的定义。所以,在公共教育体系之外,家庭教育开始变得越来越重要。家庭教育体系的存在,不是为了补课,更不是为了超前教育,它的目标非常纯粹——幸福。


什么才是孩子一生幸福最坚实的保障?

“从一个人的成长来说,情商远比学习成绩更重要。”杨露说,“无论在国外还是国内,如果我们想进入一家好的机构工作,当然需要文凭、技术能力等硬性条件,但在进入机构之后,能否生存、能否游刃有余、能否升迁,绝大部分是由情商,而不是由智商决定的。

对小孩的情商培养,起源于家庭内部的亲密关系。平时,他喜欢长时间地坐在孩子身边,听孩子们叽里呱啦地说话。每晚临睡前,他都会亲吻孩子们,和她们互道晚安。

“大女儿现在大了,不像以前那么粘我。小女儿仍然动不动地就会跑过来,亲我一下,或者对我说一声,‘爸爸我爱你’,说完,她又跑回去做自己的事。大女儿曾经问过我,‘爸爸,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每天给我做这么健康的食物,既好看,又好吃,你还会给我摆那么好看的造型?’我反问她,爸爸为你做的事情很多,爸爸从来没想过你要为爸爸做点什么,你能不能说说,爸爸为什么要为你做这些呀?她想了想,很认真地对我说,‘因为你爱我’。她还说等她长大了,要跟我住得很近很近。我问她为什么,她说,‘你不舒服的时候,我可以过去帮你呀’。孩子虽然还小,已经知道感恩。

情商的培养,需要家长和孩子的充分交流,这需要家长付出巨大的耐心。杨露说,“我每天下午3点40下班,就直接去接女儿们放学。从接上女儿们的那一刻起,到晚上她们睡觉前,几乎每分每秒,我都和她们待在一起。我们一起吃饭,一起聊天,晚饭后,我陪她们练琴,一起吃水果。即使她们洗水果的时候,我也会站在水槽边,陪她们说话。正因为这样,我和女儿们的交流才会特别多。

每隔一段时间,杨露就会问孩子们这样几个问题:

  • 最近,你在学校里最开心的事情是什么?

  • 最近,有没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 最近,你最自豪的事情是什么?

  • 最近,在学校里,有什么事情不敢举手,不敢发言吗?

  • 最近,老师有没有表扬过你,或者批评过你?

  • 小朋友们有没有欺负你?

因为杨露和孩子们之间的交流非常频繁,所以,孩子们也愿意什么话都跟他讲,而这对于孩子的心理健康来说,格外重要。“孩子年龄小,在学校里,难免会有推攘磕碰,有时也会有别的孩子欺负她。刚开始,女儿会很伤心,哭得非常厉害。我会开导她,遇到这种事情,你一定要顶回去,告诉欺负你的小孩,不要再推我了,我会告诉老师,而且确实要去告诉老师。”杨露说,“同时,我会教她,欺负你的人绝对不是你的朋友,不要把他放在心上,你要对他说,‘I don't care you anymore. You are not my friend.’ 她现在已经很少因为别人对她说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就特别伤心,她已经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法来处理这些问题。

“我非常重视孩子的社交,这和情商教育是紧密挂钩的。”杨露说。几乎两周一次,每到周末,杨露就会邀请女儿的好朋友们来家里做客。

“我对女儿的好朋友们非常尊重,对他们的照顾极其周到。我会给他们准备非常精美丰盛的晚餐,陪他们一起看电影,一起疯玩,一块聊天。几乎每个孩子都特别喜欢来我们家,喜欢我们家无拘无束的氛围。这样做的目的,一方面是让女儿在朋友们面前有面子,每个小女孩都有自尊心和小虚荣心。另一方面,也是为女儿建立一个她自己的小圈子。当她有了自己的小圈子,在遇到困难的时候,会有人帮她。”

“有一天,菟菟跟我说,她在学校摔倒,膝盖磕破了。我问有没有人来帮你呢?菟菟说,‘我的好朋友Hiese过来抱住我,问我,Are you ok?’ 我问菟菟,那你说什么呢?菟菟说,我什么也没说。我就告诉她,你这样不对,你应该对Hiese说谢谢。另外,你对Hiese的感激,不能藏在心里,必须要表达出来,要说,‘I’m so glad to have u as my friend. My best friend, I am so blessed to have u.’接着,我又问菟菟,如果有一天,Hiese摔倒了,你会怎么办呢?她说,‘我一定会马上跑过去帮助她’。我说,这就对了,爸爸妈妈不可能永远陪在你身边,当你遇到困难的时候,只有好朋友们才能帮助你。”

“女儿的这些朋友们,我们也做过精心挑选,每个孩子都很优秀,也很有教养,他们都来自非常重视教育的家庭。这些孩子,是有机会一起向前走得更远的。当然,这样的派对,还会有一些额外收获。和孩子们一起玩的时候,他们会大量地谈论学校的生活,这也是我充分了解女儿学校生活的一种方法。

高情商是孩子一生幸福的保障。情商训练,隐藏在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作为家长,必须做个有心人,当然,家长自己的情商训练也必须得跟上。


作文训练:一年的作文写作超过200篇,加拿大的小学生是怎么做到的?

在菟菟学前班下半年的某一天,杨露去学校接菟菟放学,老师递过来一张写满字的纸,说这是菟菟写的作文。菟菟所在的学前班,当小朋友开始学习写字时,老师就会鼓励孩子们,动手把自己最想说的话,用笔写下来,不用在乎拼写,也不必管语法对错,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小朋友写完后,老师会和孩子一起,一字一句地修正,直至形成一篇规范的作文。

“家长拿到手里的作文,已经是老师修改后的文章,单词正确,文法规范。”杨露说,“从那之后,菟菟每天都会写作文。加拿大的小学非常重视写作训练,从一年级开始,菟菟的学校每天都有写作课。和学前班相比,写作的题材和内容更加丰富。一年下来,菟菟差不多会写200多篇作文。

这样的作文训练,在杨露看来,好处非常多。

首先,孩子们的心思,细腻而且丰富,家长可以通过作文,了解孩子每天都在想些什么。

其次,从学第一个单词开始,孩子们就知道,孤立的单词没有意义,单词组成句子,句子组成段落,段落组成文章,而文章是用来表达思想的工具。“加拿大的教育,强调实用性。落实到小学阶段,就是要求孩子们学的东西在现实生活中,必须真实有用。

第三,孩子先写,老师再改,孩子再学,这种活学活用,边改边学的方法,不仅能激发孩子们的学习兴趣,培养写作习惯,更能通过日积月累的训练,帮助孩子们打下非常扎实的写作功底。

从我在上海大学工作这十多年的观察来看,国内很多大学生的中文写作水平,完全达不到一个成年人应有的水准。写作能力出众的大学生,更是凤毛麟角。对今天中国的年轻人来说,熟练驾驭中英文语言的能力,是一种极其重要的基本能力,遗憾的是,太多大学生,无论英文还是中文,基本能力都过不了关。

前不久,我曾问过一位大一新生,进入大学后,最大的体会是什么?那个男孩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告诉我:“再也不用上语文课,再也没人逼着写作文,实在太爽了。

我的一门课程随堂考试,要求学生们以这学期的课程内容为主题,写一篇和课程有关的小论文。说实话,能把文章写明白的孩子不多,更别说,写的有意思的了。

人的本性是懒惰的,在可以选择的情况下,大多数人都倾向于做简单和容易的事。写作当然不是容易的事,它不但需要组织文字,更需要严密的逻辑,同时还得兼具将理性和感性糅合在一起的能力。写作的不容易,还在于,只有通过日久月累的不断练习和反复训练,才能见到成效。

从写作训练的目标出发,菟菟所在的加拿大小学的作文训练方法是比较高效的。小朋友把自己的所思所想,通过笔触或者口头表达的方式告诉老师,老师再将小朋友的文字书面化,再反向输出给小朋友。经过这样一个循环,小朋友既可以学习单词,也可以学习造句,同时还在练习通过文字表达思想的能力,这是一种非常好的文字训练方法。等我的女儿刘小师再大一点,我准备用同样的方法,来训练她的写作。


阅读训练:小学三年级的孩子,每年读书近200本,怎么做到的?

说完写作,再来谈谈阅读。国内很多人认为,国外孩子读书很轻松,就是玩。杨露说:“和国内小朋友的学习强度比起来,加拿大的孩子的确要轻松得多,但这并不是说,加拿大的孩子们没事可干。事实上,加拿大中产以上的精英阶层,同样非常重视儿童教育。在加拿大的教育理念中,阅读是非常重要的项目。

提到阅读,必须要提到加拿大儿童教育中很有意思的一个体系——儿童阅读分级机制。这套阅读分级机制,将适合儿童阅读的书籍,按照阅读难度加以分类,从A开始,到Z结束。小朋友的阅读级别,由老师决定。

菟菟所在的小学,每天有大约1小时左右的阅读课程。阅读课和体育、音乐、美术课穿插进行,以免孩子们觉得太枯燥。每个班的孩子,按照阅读等级,分成不同的阅读小组。不同的阅读小组,围坐在教室的不同角落,读着完全不同的书。

我问杨露:“同一个班里,不同的孩子,读着不一样的书,老师怎么上课呢?菟菟的老师告诉杨露,同一班级的孩子,有共同性的教学内容,比如单词、造句、语法。对于这些共同性的教学内容,老师会集中讲解。其余的时间,孩子们根据各自不同的阅读等级,分成不同的小组,各读各的书。孩子们读的每一本书,老师都很熟悉。每次上课的时候,会有一个小组围坐在老师的办公桌旁。当孩子们读完书,老师会就书中的内容,逐一地向孩子们提问,有时也会要求孩子们大声朗读,以此来了解孩子的阅读情况,并决定孩子是否可以升入下一个阅读等级。

加拿大的老师坚决禁止孩子们越级读书,在他们看来,越级读书,会导致基础不扎实,影响阅读的效果。“我发现,经过这一套儿童分级阅读机制的训练,加拿大小朋友的阅读水平普遍较高。在加拿大,经常会看到小朋友捧着一本大部头的书,一个人坐在角落里,读得津津有味。”杨露说。

除了学校开设的阅读课,校外阅读也是加拿大小朋友阅读训练的重要一环。菟菟所在的学校,会要求家长根据孩子的阅读情况,每个月提交一次家庭阅读表。家庭阅读表包括书籍名称、作者、书籍类型(科幻或者非科幻)、阅读时间等项目。阅读数量较多的孩子,会得到老师的表扬和奖励。

菟菟每天在家的阅读时间至少是半小时,碰到她感兴趣的内容,阅读时间还会大幅度增加。菟菟现在读的书,大多四五十页厚,字很多,基本上没有多少图片。“菟菟读的书,已经有很多我不认识的生词。”杨露说,“从五月份开始,她开始读传记。她读的第一本传记,是关于迈克尔·杰克逊一生的书。

菟菟平均每周在家读两到三本书,一年下来,在家读书量差不多是100册左右,加上学校的阅读量,一年的读书总量在200册左右。“菟菟的阅读水平,在同学里,基本上是最高等级。”杨露说。

一位老移民朋友曾经告诉杨露,在孩子教育上,他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孩子小时候,在算术上花了太多工夫,而用在阅读上的时间不够。那位老移民朋友说,数学学得再好,孩子也很难通过数学,主动拓展知识,而阅读则不同,一旦建立起正确的阅读习惯,通过阅读,小朋友每天都可以不断地获取各种新的知识和养分,根本无需家长操心。

根据杨露的介绍,我将加拿大小学生的阅读训练归纳为几个特征,供国内的家长朋友们参考:广泛的阅读、深入的阅读、有效的阅读、有兴趣的阅读、细致的阅读、有收获的阅读,以及习惯性的阅读。

分级是为了促进阅读,我是赞成的。但过分强调分级,是不可取的。我也有一个别的观点,阅读不是为了学习,它也是一种娱乐活动,和电影、电视剧,没有任何差异。什么书都可以尝试着读。

我家里有本《圣经》,中英文双语对照版。我读圣经,是当成西方文学来读的。有意思的是,刘小师从1岁开始,就超级喜欢这本《圣经》,时不时要来翻阅一下。对于小孩子读书,我的态度是:不限制,想读什么就读什么。我特别盼着刘小师长大了,我们能一起读书。我有满屋子的书,等着她。

什么才是最好的中西合璧式教育?

在杨露看来,最佳的教育方式就是中西结合。“这些年,我一直在不断观察那些家庭教育非常成功的老移民家庭。我发现,凡是教育比较成功的家庭,都没有像国外家庭那样放养孩子。”他说,“我也一样,既不会放养,也不会过于严苛。我对孩子的要求就是,每天必须要练琴,必须要阅读,必须要做几道数学题。所有的这些,不会花太多时间,但就这样,大多数加拿大家庭的孩子是做不到的。

在杨露家里,每天晚饭后,孩子们都按自己的时间表——练琴、阅读和做数学题。他说:“邻居们的白人孩子,一到晚上,满大街地疯玩。有的孩子会来敲门,约菟菟一起出去玩,我一般都不会同意。孩子从小就要养成习惯,每天都有必须要完成的事情。周一到周五的晚上,我们有自己的家庭功课,必须要完成。周六周日,我们一定会出去,尽情玩耍。”和邻居的孩子们比起来,菟菟睡觉的时间要比他们早得多。每晚8点半左右,菟菟已经睡得很沉,而这个时候,邻居的孩子们还在大街上玩闹。

在他看来,加拿大的儿童教育,最大的优点就是:宽容,不做比较,有耐心。而中国教育最大的问题就是:急功近利,喜欢超前,喜欢跟别人比,喜欢弄特别难的东西,不能容忍孩子比别人落后,不能容忍孩子学不会,不是让孩子和自己比,永远让孩子和最拔尖的孩子比,永远让孩子处于追赶的状态。

以阅读课为例,虽然老师会根据孩子的水平分成不同的阅读小组,但阅读等级不是按照ABCD或者1234进行排序,而是按照颜色进行标识,其目的就是为了保护孩子们的自尊心,让孩子们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放松地学习。

加拿大的老师从来不会跟家长说,你的孩子多聪明,多厉害,这次考试又得了全班第一。当然,他们也不会说,你的孩子太笨,怎么每次考试都是最后一名,家长要多用点心。菟菟的老师常挂在嘴边的话是,和上学期相比,孩子又有了这样或那样的进步。

在加拿大,老师只会拿孩子的现在跟他/她的过去做比较,绝不会在孩子们之间进行横向比较。加拿大的基本教育理念就是,让孩子在放松的状态下学习,更容易达到学习的目标。不仅学校如此,包括各种各样的培训班,同样如此。

菟菟的钢琴老师是个韩国人,她的教学风格既有韩国式的严格,也有加拿大的平等、宽容和鼓励。“首先,她是个非常严格的老师,她要求学生完成的动作,学生必须要完成。这是她作为韩国人,从小到大的教育背景和成长经历所造就的刚性的一面。同时,由于她长期在加拿大生活,并且有在加拿大抚养自己孩子长大的经历,耳濡目染之下,加拿大的教育风格又促成她柔性的一面。”杨露说,“在她的教学中,她更善于用引导、鼓励的方式,来推动学生,很少见到她批评一个孩子。比如她要求孩子下次来上课的时候,必须完成某个动作,如果孩子只完成了1/3的进度,她首先会夸奖孩子的进步,然后鼓励孩子,我们能不能下周再提高1/3呀?结果,三次下来,以前感觉很难做到的事情,也顺利地完成了。韩国老师没有降低她的教育要求,只不过把教学进度拉长了一点。人生那么长,真的不是每件事情都要分秒必争。

这位韩国钢琴老师在艺术上对菟菟的引导,给杨露留下更加深刻的印象。有一天,韩国老师和菟菟聊到Lady Gaga,韩国老师问菟菟,你对Lady Gaga怎么看?菟菟回答说,很多人都对她的印象不好,她总是穿得很怪异,她的形象,有时会让人不舒服。韩国老师对菟菟说,Lady Gaga是搞艺术的,她不是数学老师,也不是音乐老师,你知道,艺术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吗?就是必须interesting。Lady Gaga的穿着虽然有些怪异,但是,她做到了interesting,这是艺术的首要要求。很多人都想知道,她这次穿了什么,和上次有什么不同。如果一个艺术家做不到interesting,大家就会觉得你做的东西很boring,那么,不管你的艺术表现多精美,也不管你穿得多漂亮,从一开始就注定是失败的。

还有一个反面的例子,杨露的二女儿安安所在的幼儿园,也有一位韩国裔的年轻老师。这个年轻老师对孩子们要求严格,说话口气很凶,孩子们都怕她,见到她,都远远地躲开。杨露说:“很显然,她完全没有理解西方教育的基本理念。这和她没有在加拿大养过孩子,也有很大的关系。她还有很长的路,去逐步了解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并学会如何将它们融合到一起。

杨露特意提到一个华人朋友的孩子,在他看来,这是中西合璧教育的成功典范。这个男孩在他曾经生活过的城市,进了本地的一所普通大学的数学系。他的成绩非常好,各门功课非常优异。最重要的是,他的社交能力非常强,“每到周末,他就和自己的好朋友们在酒吧里,聊天喝酒。”他说,“对西方的酒吧文化,千万不要一味地认为是玩物丧志,它是社交活动,尤其是年轻人的社交活动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在杨露看来,这个男孩比很多成年人的社交能力都强,“在当地华人每年的联欢会上,这个孩子经常担任主持人。同时,他跟市政府、大学,以及当地的各种机构,都有非常多的往来。

更厉害的是,这个男生还成功地高票当选所在大学的学生会主席,1000多人投票,他得了900多票,这是那所大学历史上第一位华人学生会主席。在加拿大的大学,担任学生会主席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这是一份年薪4万多加元的全职工作。

杨露介绍,“作为学生会主席,在大学里,这个男孩有自己的专属停车位。而他父亲,在同一所大学担任商学院的副院长,从来没有享受过专属停车位的荣誉。他父亲和校长的熟悉程度,都远不如他。去年,他还代表全校学生,就减免部分学费一事,和校方进行多轮谈判,最后成功地达成一致意见。

“这个男孩在大二的时候,就已经得到加拿大的多家大银行的工作offer,但他直接给拒了。他已经被加拿大最好的法学院录取,估计将来会走从政的道路。这个男孩的成长,就是典型的中西结合的道路。家庭从小就注重培养良好的学习习惯,打下扎实的基础,同时,放手让他去参加各种社交活动,最后的结果就是,孩子在各方面的综合能力特别强。

访谈的最后,杨露特别强调:“我的两个孩子现在都还小,我所谈论的内容,只是我个人的一些观察、体验和实践,算不得经验之谈。中国和加拿大的国情不同,教育理念有很大的差异,加拿大的一些做法,对中国未必合适。我只是尽量客观地陈述事实,如果对大家有所帮助,不胜荣幸。如有谬误之处,也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

「 图片 | 视觉中国 」

秦朔朋友圈微信公众号:qspyq2015

商务合作:biz@chinamoments.org

投稿交流:主编微信yingdaughter、开白名单:duanyu_H

扫描二维码关注秦朔朋友圈 秦朔朋友圈 微信号:qspyq2015

描述:秦朔朋友圈是由中国著名媒体人、财经观察家秦朔牵头创立的一个新媒体与专业服务品牌,包括微信公众号、微博、视频节目、音频节目等。内容聚焦于经济、金融和商业领域,关注重点为全球和中国财经商业热点、企业家精神、创新与发明创造、商业文明探索等。

相关文章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