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离婚多年未娶,我有钱后带新男友去气他,打开门我后悔了

掌读小说网 掌读小说网

掌读小说网

  豪华的总统套房内。


  乔默撑着酸痛的身体,下了床。


  从一地的衣服中,她捡起束胸带紧紧缠住,直到看上去很平整。


  她快速的穿上衣服后,回身看向那个还躺在床上熟睡的男人。


  乔默哭肿的眼睛里,布满了复杂的情绪。


  厉战辰,她未来的姐夫,江城最出名的男人!


  厉战辰从十八岁时候就接手了厉氏集团,然后用不到五年的时间,将业务拓展到了全球。


  其涉及领域更是广泛,小到衣食住行,大到航空科研。


  而她却是低进尘埃的卑微之人,靠着女扮男装的身份苟活着。


  如果今天不是他和姐姐的订婚宴,如果今天没有看他酒醉,好心上前扶上一把。


  或许,她此时也就不会被……


  这一夜甚是荒唐,而她却因为女扮男装的身份,不能为自己讨回半点公道。


  乔默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她不敢想这件事情被人发现后,等待着她的后果是什么。


  所有的苦只能她自己默默的咽下。


  乔默不敢久留,趁着厉战辰熟睡中,她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关于这一夜,乔默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


  这一夜就当被狗咬了,只是......


  厉战辰清醒时,身边已空无一人。


  只有淡淡的清香还萦绕在房间里,勾起他的记忆。


  他记得昨晚在订婚宴上,他被人下了 . yao,不受控制地要了一个女人。


  女人不住地哭喊让他放了她。


  等到醒来时,那个女人已经离开了。


  只在床单上留下了一朵如花的血迹。


  男人微微眯了眯双眼,对这个一声不响离开的女人,有了那么一丝兴趣。


  在江城,不知多少女人想攀上他,然而这个女人却在被他夺了清 . 白后,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有意思。


  “给我查下昨晚的监控,”厉战辰让助理送了干净的衣服过来,吩咐道:“我倒是要看看谁这么大胆子,敢给我下 . yao。”


  他的语调很慢,却有着足够的威慑,让人不敢放肆。


  乔默回到乔家时,天光已经大亮。


  等着她的是乔家家主乔振辉,也是她的父亲,他端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


  看到一夜未归的乔默,乔父乔振辉威严地瞪了他一眼,语气里充满着厌恶:“到底是那个贝戋女人养的,一点规矩都没有。”


  乔默的心像被刀扎般,她的一夜未归,在父亲的眼里却只是没有规矩。


  而母亲是为了他付出一生的女人,在他眼里却也只是贝戋女人三个字!


  这样的父亲,根本就不值得她去爱,去尊重!


  可是,如今她卑躬屈膝的活在乔家屋檐下,不为自己,也要为病床上的母亲。


  所以乔默隐忍的低下了头,暗自的攥紧拳头,然后胆怯道:“对不起,我下次不会了。”


  “你还想有下次?现在你到了乔家,就要把这些上流社会的规矩都学起来,把你身上的坏习惯都给我收一收,不然就是家法伺候!”


  家法……


  听到这两个字,乔默身子本能的抖了一抖。


  乔家的家法,是被家主用皮鞭抽一百下。


  对于这一百下的皮鞭抽打,她是记忆犹新。


  那时,她初到乔家,脑中一直谨记着母亲的话,对人对事,她小心翼翼。


  可就是这样,她还是着了道。


  她只是无意中碰了一下乔欢摆放在客厅茶几上的手表,后面就被诬陷她偷了乔欢的手表。


  当时的乔振辉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请了家法,将她狠狠毒打了一顿,她整个后背被打的皮开肉绽,硬生生的在床上趴了三个月,才好起来。


  也是自那以后,乔家人对她更是狗眼看人低,也是那个时候她才真正明白人心险恶。


  “对不起,我不会了。”乔默又无力的重复了遍。


  乔振辉显得有些不耐烦,但又耐着性子警醒的说道。


  “如今我们家已经和厉家定了亲,你身为我们乔家人自当严明自律,千万不要给我们乔家还有你姐姐丢人!”


  听到厉家,乔默不自觉的想起昨晚上和厉战辰的事情,脸蛋不由的浮出了一朵红晕。


  而乔振辉瞧着她低着头,双手抓着衣角的边缘,一副懦弱胆怯的样子。


  越看越生气,他怎么就生出了这么个窝囊儿子!


  要不是乔家需要继承人,他早就把他赶出乔家了!


  最后乔振辉摆了摆手,让乔默回自己房间去,眼不见为净。


  乔默回了房,小心翼翼地将门锁上。


  然后才拿上替换的衣服,进了浴室。


  为了不被人看出她穿了束胸带,她的衣服都是宽松肥大款的,再加上本来就身子瘦小,整个人看上去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


  也难怪乔欢每次都会笑话她是个娘炮!


  将缠在身上的束胸带一层一层地扒掉,她姣好的身材展露无遗。面前的镜子蒙了水汽,乔默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那个短发俏丽的自己,不免有些难过。


  她母亲是乔振辉的情 . 人,而她是乔家的私生女,自从记事以来,母亲让她一直以男孩子身份活着。


  巧的是乔家除了乔欢这个女儿,就再无子嗣。


  为了乔家的未来,乔振辉不得不将她这个遗落在外的‘儿子’找了回来。


  这十八年来母亲为了养育自己,落下了重病,高额的医疗费让乔默也不得不依靠乔家,所以她选择乖顺的回来,当那个所谓的继承人。


  乔默记得自己刚来到乔家时的情景,乔家上下对她冷眼相待,没一个人喜欢她,就连父亲对她也是一副十分厌弃的样子。


  她苦笑了声,手指抚过白皙的身子,那上面还留有厉战辰留下的痕迹。


  脸唰地一下变得通红。


  她这十八年来,从未跟一个男人这么亲近过,就连在学校都没有和男同学单独说过话。


  如今却和厉战辰做了世间男女最亲密的事……


  她摇了摇头,让自己不要再去想。


  那个丰神俊朗的男人,可是乔欢的未婚夫,是她的姐夫。


  她现在应该祈祷的是,千万不要被厉战辰发现昨晚他睡的那个女人是她!


  要是她的真实身份被拆穿了,被逐出乔家事小,要是连累到乔家断了她母亲的医药费,才是真的完蛋!


  ……


  此时的厉战辰已经回了厉氏集团,看到特助呈上来的监控记录,他问道:“有什么发现?”


  “报告厉总,昨晚上订婚宴大厅上的监控被人人为损坏,并没有拍摄到是谁在您的酒里下的药。”特助一边说着,一边满头是汗,“在您去房间的路上,有监控拍到,是一个男人扶您进的房间……”


  厉战辰双目微沉,道:“可有看清是谁?”


  特助将打印出来的照片递给他,厉战辰扫了一眼。


  照片上是个陌生男人,但仔细看去,更像是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


  从照片上看去,长着一张清秀的脸,个头上也矮了他一个头,直到他肩膀处。


  身子骨也瘦弱的很,他只是略微靠在他的身上,就一副要把他把他压垮了似的。


  这个人,他可是从未见过。


  特助接着说道,“后面的监控也坏掉了,所以无法得知这个男人是何时从您的房间里出来的。”


  “给我去查。”厉战辰捏紧了手中的照片,语气不怒自威。


  想必这件事和这个臭小子脱不了干系!


  晚上,乔家客厅。


  “昨天那么好的机会,你居然也没把握住?”


  “妈,我明明给他下了yao,还命人把大厅的监控给弄坏了,我怎么知道他最后会没来我的房间……”


  “你啊就是蠢!让你跟着他你不肯,白白浪费良机。这厉战辰从来不近女色,就算跟你订了婚也不碰你,这样你这肚皮什么时候才能有反应?你不生孩子怎么在厉家站稳脚跟?”


  乔欢之所以能够和厉战辰订婚,还多亏了乔家祖辈与厉家是世交的关系。


  早在二十多年前,双方爷爷辈还在世的时候,就因一句玩笑话,给双方孙子辈定下了婚约。


  此事,一开始大家都未曾当真,直到如今的乔家已经不是当年的乔家后,为了能让乔家回到当年的光景,乔振辉只能不顾一切的将这个婚约履行到底。


  谁知,在这最后关头,还是掉了链子。


  “我知道了,妈,你别说了,乔默来了。”


  乔欢正在和乔夫人说着昨天夜里的事,看到乔默下楼后,她立马噤了声。


  已经到了用晚饭的时候,乔默被佣人叫下来用饭。


  今晚用餐的只有他们三个人。


  她坐在餐桌前,一边吃饭一边默默听着乔夫人阴阳怪气的数落。


  “真当自己是乔家大少爷了,吃个饭还要三催四请的,还有这学都不用上啦?老师可都是打电话到家里来了。”


  因为被厉战辰折腾了一夜,乔默实在没有精神去上课。


  “我今天不舒服,已经跟老师请过假了。”乔默往嘴里扒拉着饭粒,解释道。


  一旁的乔欢,不屑的补了一句,“呵,我看你就是想在我们乔家白吃白喝!”


  这傲慢的样子和平日在乔振辉面前乖巧懂事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乔默还记得第一天来乔家时,乔欢当着乔振辉的面,对着她一口一个亲弟弟,那亲切的模样,还让她感动了许久。


  可后来她无意中听到乔欢和乔夫人的对话,才知道这一切原来只是作秀,为的就是找机会将她赶出乔家,因此才有了后面的设计陷害。


  面对这对母女的刁难,乔默选择沉默,她只想快点吃完离开,可当她放下碗筷,准备起身离开时,乔夫人发话了。


  只听她说道:“看看你这窝囊的样子,真是丢人!不过算你命好,竟然能娶到夏家千金,到时候你们结了婚,可别给我们乔家丢脸。”


  什么?


  结婚?


  乔默一愣,猛地抬头看向乔夫人。


  “什么夏小姐?什么结婚?”


  乔欢在一旁冷冷的笑道,“夏家可是江城的名门望族,别人想娶夏小姐都没这个福气,你这个私生子就偷着乐吧!”


  关于夏家大小姐夏静然,一直有传闻说身子不好,经常生病。


  前些日子,夏家老太太不知听了哪位大师的话,要给她的宝贝孙女招个命格好的佳婿上门。


  全江城的未婚男子都将自己的生辰八字给递了上去。


  而乔默的生辰八字也被乔欢母女俩给趁机送了过去,为的就是将乔默赶出乔家。


  谁知乔默还真被选上了,这可把她们母女俩乐坏了。


  “爸,他知道吗?”乔默咬着唇,轻声问道。


  她一个女人,居然要去给别人做上门女婿,这实在是太荒唐了。


  乔振辉找他回来不是要做继承人的吗?


  他愿意让自己去做别人的上门女婿吗?


  听到这话,乔夫人一时语塞,她下意识的看向乔欢。


  关于要将乔默送去夏家做上门女婿这件事,乔振辉是不知道的。


  只见乔欢高傲地抬起下巴,鄙视地看着乔默道:“爸会同意的,等以后我嫁进了厉家,生下了儿子,乔家的财产就轮不到你这种下三滥的私生子来继承了。也不看看你这副样子,跟个娘炮似的!”


  明明是出生豪门的名媛,说话却这般尖酸刻薄。


  乔默默默忍耐着,她可以忍受乔欢的侮辱,但是娶妻只会让她的身份加速曝光。


  为此,她第一次在乔家反驳了乔欢的话。


  “我不同意,我是不会娶那位夏小姐的。”


  听到一向懦弱的乔默说出反抗的话语,乔欢母女俩,气的眼珠都要瞪出来了。


  乔夫人直接站了起来,指着乔默说道,“你居然敢不同意?我警告你,你必须乖乖的当夏家的上门女婿!”


  “我不!”


  乔欢见乔默态度如此坚决,眼咕噜一转,冷笑道:“好啊,你要是不答应,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医院,告诉他们你妈妈的治疗费我们乔家不出了。”


  果然,此话一出,乔默安静了。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比这个更重要了。


  见乔默不反抗了,乔欢母女俩对视了一眼。


  乔欢很是得意,“乔默,只要你乖乖的去给夏家当女婿,你妈妈的费用就不会断。”


  无奈,乔默只好趋于命运,声音微弱地应道,“好,我知道了。”


  夜色,是江城最有名的一间酒吧。


  刚放学从学校出来,乔默便被司机开车送到了这个酒吧,听说是她那个‘未婚妻’夏静然打电话告诉乔家,说是想要见她。


  想到母亲的命还在乔欢母女手上,乔默只能硬着头皮来了。


  只希望,不要发生什么意外就好。


  一走进酒吧,就被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轰得耳鸣,乔默皱着眉头捂着耳朵,穿过在舞池中扭动着身体的男男女女,来到了那个未曾谋面的夏静然面前。


  此时夏静然衣着火辣,化着浓妆,指间夹着一支女士香烟。


  成熟的女人味让人完全无法将她与那个传闻中的病秧子给联系起来。


  乔默几不可闻地皱了皱眉头,她实在是不喜欢这个地方。


  夏静然的身旁还坐了一些穿着夸张的人,这些人应该都是她的朋友,乔默在心里想到。


  随后乔默小声并恭敬的向夏静然打招呼道,“夏……夏小姐,你好,我是乔默。”


  在外面,她永远是那个唯唯诺诺,屁也不敢放一声的私生子。


  夏静然看了她一眼,唇边的笑容带着不屑。“你就是那个要当我夏家上门女婿的乔默?”


  乔默故作木讷的点了点头。


  “听说你是乔家的私生子?”夏静然又发出了声不屑的冷哼。


  乔默顿时明白了,这位夏小姐是故意把她叫出来找难堪的。


  “长得倒是挺俊秀的,不过这身板也太弱了吧?”夏静然端起酒杯,绕着乔默左右打量。


  那眼神,就像在看一只怪物,随后她站定,眼神一冷,“你们乔家也真是没诚意,找了这么个弱鸡私生子来跟我们夏家联姻,也太不把我们夏家放在眼里了!”


  说着猛的抬手,将酒泼到了乔默的脸上。


  突如其来的发难让乔默懵了,而周围响起了拍手叫好的哄笑声。


  乔默愣愣的站在原地,发尖上的酒渍一滴滴落下,滴在她的鞋头上,更是落在她的心上。


  她很愤怒,很想抓起桌上的酒杯,砸在夏静然的脸上。


  让她也尝尝被人羞. 辱的滋味,可是,乔欢警告的话不断回荡在她的脑海里。


  如果她得罪了夏静然,母亲的医疗费就没有了着落。


  乔默红着眼睛,慢慢松开了握紧的拳头,用袖子胡乱的擦了下脸,依旧卑微的说道:“夏小姐说得对,我以后一定多多锻炼。”


  见乔默这被泼了酒也不生气,实在是有够窝囊的!


  夏静然是越看越不喜欢。


  “私生子就是私生子,上不了台面。”


  “静然别为了这种人生气,你身体不好,把自己气病了那就得不偿失了。”夏静然身旁的朋友安慰她,“毕竟这个世界上不是谁都像厉少那么有男子气概的,唉,真不知道夏奶奶是怎么想的。”


  一提到厉战辰,夏静然脸色就好看多了。


  她下意识的看向身后,那片有盆栽处的区域看去。


  那里是一个贵宾专属区,只招待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厉战辰。


  今晚她之所以来夜色,一方面是为了乔默,另一方面则是她得到消息,厉战辰今晚会在夜色。


  此时绿荫的背后,一双如黑耀石般的眼睛,将乔默紧紧锁住。


  被人欺负,却又倔强隐忍的臭小子和照片上的感觉,差别很大。


  厉战辰把玩着酒杯在心里想到。


  当他查出照片上的人是乔家私生子乔默,所谓的小舅子后,他便觉得事情有点好玩了。


  这乔家还真是迫不及待,他刚点头承认这门婚事,就迫不及待地给他下药,想把乔欢送上他的床。


  可惜,那晚乔欢并没有成功,而关于那个和他一夜缠绵的女人则像是人间蒸发了般,不见踪影。


  厉战辰眯了眯眼睛,看来只有找乔默那个臭小子,才能查出真相了!


  消息情报不假,可夏静然发现厉战辰的眼睛一直在盯着乔默看,心里顿时恼火的很,她眼波一转,冲着乔默勾了勾手指头,道:“未婚夫,你过来!”


  乔默听话的走了过去。


  夏静然使了个眼色,她周围的男性友人,就统统站了起来,将乔默团团包围住。


  乔默愣了会儿,“夏小姐,你这是?”


  夏静然理所当然道:“都说穿衣显瘦脱衣有肉,我在想是不是我误会你了,要不你把衣服给tuo了,让我看看你是不是有真材实料。”

因篇幅限制请长按二维码看后续精彩内容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精彩不断!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