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让皇帝吃醋的的妃嫔只有她!人前人后两副面孔

掌读小说网 掌读小说网

掌读小说网

  “啊!不——”凄厉的尖叫声划破天际,漫天鲜血遍洒!


  叶羽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她的兄长,被人齐腰斩断!


  “顾南安!”她目眦尽裂,失声尖叫。


  盯着这泥泞血红当中的那出尘的白衣人,几欲崩溃。


  “叶羽。”顾南安面无表情,那张谪仙般的面庞上,满是冷意。“我再说一次,放下你手中的剑。”


  “哈?”叶羽脸上的银色面具,已经被染成了暗红色,她歪着头盯着顾南安,似是听不懂他所说的话一般。


  “你想死?叶家通敌叛国,你父亲兄长,还有叶家军,都已经伏诛了,想下去陪他们?”他眼中带了些可怜。


  “哈哈哈!”叶羽却忽然爆笑,他杀了她的父亲兄长!生死之交!跟随她多年的兄弟!


  这些人,一个个地死在了她的面前!


  偏她死不掉!


  “顾南安!”叶羽腾地抬起头来,双目赤红,悲痛欲绝。“我这一辈子做过最后悔的事,就是认识了你!”


  是她爱错了人,才会连累父母亲族、兄弟战友,几万人惨死!


  当初因他一句话,她便毅然决然从了军,不过是为了能换得他一笑。


  然而不曾想,却得了这么一个下场!


  若有来世,她便是燃尽自己最后一滴心头血,也要顾南安不得好死!


  他顾南安是天上的谪仙,她却是地上的泥,是个还要靠着面具掩盖容貌的丑八怪!


  怎么可以去觊觎神仙呢!?


  呵!


  叶羽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失声怪笑了起来。


  顾南安要去奔他的锦绣前程了!便要牺牲她全家性命,牺牲她的一切!


  几万叶家军啊!


  入目皆是血红一片!


  “你去死吧!”叶羽再也忍耐不住,拔剑刺向了他!


  她一跃而起,身上的盔甲已经被血染成了铁色,面上的面具也被鲜血玷污!


  整个人就好像是从尸骨堆里,爬出来的修罗煞神一般!


  “主子!”叶羽突如其来的失控,谁都没有预料到,顾南安身边的数十个侍卫,几乎想也不想的,便提剑斩向了叶羽。


  “噗!”叶羽根本就没有回击的打算,那长剑就没打算收回来。


  被这无数柄剑,狠狠地刺穿!


  漫天的血,就这么从半空中爆裂开来,污了顾南安一身,甚至连他的眼睛,都被鲜血覆盖。


  “叶羽!”顾南安回过头来,面色忽白。


  叶羽却再也回答不了他的话了,她一双眼睛放空地盯着前方。


  父亲兄长,孩儿不孝,未能够手刃仇人,替你们报仇。


  地下清冷,孩儿这就下来陪你们了!


  眼皮沉重,在彻底陷入了黑暗之前,叶羽看见一个人跌跌撞撞地朝她这边跑来。


  至于是谁,那已经不重要了。


  ……


  “哗——”冰冷刺骨的水,猛地拍在了叶羽的脸上,她浑身一抖,缓慢地睁开了眼睛。


  入目,便是一双墨一般的冷眸,这眼神就好像是浸在了血水当中一般,看上一眼,便只觉浑身有如坠冰窖,阴寒无比!


  饶是叶羽征战多年,也未曾见过这样冷漠的眼眸。


  她眼眸瑟缩了一下,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


  这才看清楚那一双冷眸的主人,究竟长了一番什么模样。


  这个人,叶羽是认识的。


  “褚凌宸?”


  大名鼎鼎的雍亲王!


  叶羽猛地一激灵,来自灵魂当中的畏惧,使她下意识地做出了反应。


  “王爷吉祥。”她对着那褚凌宸,深深地躬下身。


  脑子却因为这样的刺激,而变得清醒了起来。


  “你这阉狗又想做什么?”褚凌宸眯眼看她,倒是他身边的一个穿着黑色劲装的男人暴跳如雷,指着叶羽大骂道。


  “嘿嘿嘿。”叶羽还有些懵,可在对上了褚凌宸那双墨眸之时,却由不由自主地想起从前他对自己做过的那些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顿时只能傻笑。


  天知道,她怎么会突然醒过来,还第一眼就看到了褚凌宸这个变态!?


  这下子,便连褚凌宸都挑了挑眉,伸出那一双无比好看的手,推动了他身下的轮椅。


  “嘎吱。”只一下,便到了叶羽的面前。


  叶羽反应不及,便被他用一种极为轻慢而不经心的态度,捏住了自己的下巴。


  他手指冰凉,乍然碰上,便让叶羽猛地一激灵,混沌的脑子都清醒了不少。


  “你是谁?”褚凌宸凤眼微勾,端的是一副风华绝代的倾世容貌,这么端详着叶羽,那放大的俊美容颜,让叶羽的心头都为之一跳!


  “叶……”那个羽字尚未从口中吐出来,叶羽吸了一口气,却惊觉自己丹田之中一片空荡荡的。


  她面上的表情一凝。


  她的功夫呢?


  还有,下巴?


  她的面具呢?


  “主子,似这种奴才,跟她多说作甚!”她就晃神了一瞬,便不知如何触怒了那劲装男人,那人竟一抬手,便朝她的颈间劈了下来!


  叶羽双眸大睁,脑子里还在转个不停,身体却已经极其灵敏地避开了这个男人的攻势。


  只是……


  “啪!”叶羽忘了她面前还有个褚凌宸!


  慌忙之间,一甩头,用力过猛了一些,连带着她整个身子都往前扑了去!


  好巧不巧地,正好砸在了那褚凌宸的身上,她的脸,正正儿对着褚凌宸的腿中,砸了下去!


  静——


  “主、主、主子!”那劲装男人满脸惊恐,失声叫道。


  叶羽这一下砸得不轻,她自己都感觉面颊碰到了一个东西,却一时没反应过来,听到了那男人惊恐的声音,这才发觉到了自己的姿势。


  完了完了完了!


  她心中略过了这几个血红色的大字,憋红了脸,想要立起身子来。


  可她越是着急,就越是出错,竟拿自己的脸,在褚凌宸那个位置滚了一圈!


  褚凌宸……


  劲装男子……


  “呼、呼!”挣扎了半天,终于挺直了腰板的叶羽,却涨红着一张脸,猛吸了几口气。


  “主子!小的这就杀了她!”这一系列的变故,让劲装男子彻底黑了脸,甚至一瞬间抽出了自己腰间的剑来,便要对叶羽动手。


  “你敢!?”叶羽惊怒。


  “住手!”


  然而不等他动手,屋内却同时响起了两道声音。


  前者带了些不怒自威的气势,后者却极为清冷寡淡。


  那劲装男子愣了一下,手中的动作,正好就卡在了正中央。


  “砰!”


  “抓刺客!”一片诡异的安静当中,外头忽地传来了一阵巨响,屋内的三个人,同时看向了那发出巨响的方向。


  “主子!”这劲装男子当即收敛了自己手中的佩剑,面色有些紧绷。“小的这就去查探!”


  可他脚还没迈出去,却不知想到了什么,扫了那叶羽一眼,满脸僵硬地对褚凌宸道:


  “这里不安全,小的先送您回去吧?”


  褚凌宸没有答话,只那一双潋滟的凤眼微勾,似笑非笑地盯着叶羽瞧着。


  叶羽让他看得是头皮发麻,忍不住低下了头去,这一垂眸,才发现自己被人捆了个结实,压根动弹不得。


  事出紧急,劲装男子瞧见褚凌宸不说话,咬了咬牙,径直将褚凌宸给推了出去。


  “把人给看好了!”


  “是。”叶羽听着外头的声音,皱下眉头。


  她想要翻身坐起来,却感觉自己浑身酸软。


  想到刚才那空荡荡的感觉,叶羽心头便是一跳。


  她不敢再动用内功,只用了些巧劲,便将身后的绳结给挣开了!


  叶羽挣开束缚之后的第一件事情,便是猛地抬起了自己的右手,往虎口处看了去!


  她右手虎口处,有一个蝴蝶印记!蝴蝶欲飞,是娇艳的鲜红色。


  叶羽顿时愣住,胎记还在,证明这个确实是她的身体!


  可她的武功呢!?


  还有……


  叶羽闭眼深吸了一口气,脑中最后的记忆,定格在了她跳起来,被数十柄剑穿透的身体。


  可如今,她身上却一点伤势都没有!


  她有些不相信,忙撑着旁边的桌子,站起身来,快步走到了房中的铜镜面前。


  当看到了镜中的她时,不由得愣了一瞬。


  这是她,却又好像不是她!


  她带着面具十几年,都快忘记自己长着一副什么容貌了,但眼下看见的这一张脸,确实是她的脸不错,只是……


  叶羽忽地抬起手,抚了一下自己的右脸,原本在这右脸之上,有一块巨大的红斑,可如今镜中的她,右脸光洁如滑,哪里还有一丝半点红斑的痕迹?


  “人呢?”


  “在那边!”不等她多想,外头传来了一阵巨响,叶羽反应极快地往旁边的床上缩了去。


  “此处可有人来过?”


  她屏气凝神,听着外面的动静,手在床铺之上划过,却触到了一块硬硬的东西。


  叶羽微怔,将那东西抽了出来,却发现是一个小册子。


  “去那边看看!”外头的人走远了,她回过神来,蹙眉扫了这个册子一眼,便将册子翻开,扫了一眼。


  这一眼,叶羽的面色就变了。


  册子上面记载着,一个名叫花虞的女子,入宫的八年来所经历的事情。


  花虞,叶羽有些印象,似是四皇子身边跟着的一个小太监。


  太监,女子?


  叶羽顿了一瞬之后,便细细地看了下去。


  八年前,花虞阴差阳错,入了宫,成了一个假太监。


  宫中规矩森严,女扮男装本就是死罪,更别说她还扮了个太监了,所以花虞很是小心。


  她是个聪明的,几经周折,一路爬到了四皇子的宫中,做了四皇子的内侍。


  跟着皇子,说来是件好事。


  可错就错在,这个花虞,居然在朝夕相处中,爱上了四皇子。


  甚至将自己是女人的事情和盘托出,只求四皇子垂怜她。


  叶羽看到了这里,便扯了扯自己的唇角,四皇子那种人,能看上一个小太监?哪怕是个假太监,也是不可能的。


  花虞却看不明白,替四皇子做了不少的事情。


  然而自始至终,四皇子都没有许诺她任何东西。


  一直到上个月,皇上忽地病倒了,昏沉之际,召了远在冀州的雍亲王回宫觐见。


  褚凌宸是皇上唯一的嫡子,可因为双腿残疾,终身只能坐在轮椅之上,所以无权继承皇位。


  四皇子对这个兄长,却一惯不喜,如今听到褚凌宸要回宫了,更是暴怒非常。


  他连夜找来了花虞,让花虞远赴冀州来接褚凌宸回宫,背地里,却给花虞一瓶毒药,让花虞想办法,在路上害死褚凌宸!


  谋害皇子,是大罪。


  可花虞为了四皇子,什么都肯做,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最后一份记录,是在三天前,花虞已经准备在褚凌宸的饭食中下药。


  这之后,便没有任何记录了。


  叶羽看完了之后,一张脸隐藏在了黑暗中,面色复杂无比。


  看了这个小册子,再思及刚才褚凌宸和他身边的那男子对自己的态度,还有那一句‘阉狗’,叶羽的心头有一种猜测……


  莫非,她竟和那个小太监花虞,长得一模一样?


  所以褚凌宸他们,才会把她当成了花虞?


  可她又是如何出现在了这里,甚至冒名顶替成了‘花虞’的?


  人都被换了一个,褚凌宸他们会看不出来吗?


  叶羽满腹疑惑,脑子里却清楚地得出了结论。


  便是她不知道何故,在那乱剑当中死里逃生,却武功全废,红斑尽消,更还莫名其妙的成了京中四皇子派到褚凌宸身边来的奸细,差点害死褚凌宸!


  按下满腹疑惑,关于她死而复生的事情,叶羽心中隐隐有了些猜测,就连刚才那声巨响只怕也不是什么意外,一切还要等对方现身,才能够清楚。


  眼下最为棘手的是——褚凌宸!


  叶羽想到了那一张俊美无双的面容,心头就是一跳,从前她天不怕地不怕的时候,就被褚凌宸整治过,那后遗症到如今还没好!


  如今这小太监还不怕死的去谋害褚凌宸!这就算了,这黑锅要让她来背!?


  叶羽只觉得头疼。


  还有便是……


  一想到了那事,叶羽便止不住地颤抖,她叶氏满门,连带着叶家军几万人马,抵御辽国多年,战功赫赫。


  却被顾南安那个奸人所害!


  几万人啊!就这么活生生地,被埋在了战场之上!


  叶羽心头剧痛,眼前一黑,整个人差点就这么厥了过去。


  她忙平定了自己心头的情绪,当日叶家军只余她一人,面对顾南安手底下的几十万兵马,她心知自己必然是必死无疑!


  谁知竟侥幸逃脱!存活了下来!


  叶家惨死的人,还一个个的犹在眼前,她如何能够苟活!?


  顾南安!


  “啪!”叶羽一用力,竟将自己的指甲,生生掰断!她面无表情,就好像未曾察觉到这断甲之痛一般。


  再痛,能有她的心痛?


  等等,褚凌宸!顾南安!


  电光火石之间,叶羽脑中忽地划过了一个想法!


  或许,眼下的困境,正是她的机遇也不一定!


  顾南安不是要铲除叶家,给那贱人铺就一个锦绣前程吗?如今她还活着,便要将顾南安所有的一切打算,都尽数碾碎!


  要让他生不如死,血债血偿!

因篇幅限制请长按二维码看后续精彩内容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精彩不断!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