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年轻人15个“我太难了”的瞬间

南都周刊 南都周刊


欢迎对号入座。

文 | 金大王 编辑 | 奎因


庸庸碌碌庸庸,一成不变的生活里,逐渐沉迷各种土味视频,还有微博上那些新潮或老土的段子:以前说“丧”喊“佛”,现在一声“我太难了”,喊一声口号道一声难,马上又是精神小伙。


但失望、烦闷、沮丧、委屈、痛苦、消沉各种微妙而复杂的情绪不会褪去,它们皱成一团,像是高度浓缩的柠檬汁,在“哈哈哈哈哈哈”中突兀的升华,扮成酸甜模样,偶尔沉渣泛起,才醒悟味道有多涩多苦。


这一期小南YOUTH,我们为你搜集了15个“我太难了”的都市青年生活片段,把偌大的城市一些本不相通的悲欢快递到你面前,还原你湮灭在哈哈里,没能说出口的那些瞬间,拼凑起每个人的生活。


- - - - - -  - - - - - -



@卑微男孩
视奸了很久喜欢的女生的朋友圈,基本确认是单身状态,内心狂喜,表面镇定。

七夕那天送上了精心准备好的礼物,她没要。

口红套盒很贵(而我很穷),搁家里吃灰又心酸,干脆挂闲鱼卖掉,眼不见心不烦。根本卖不出去啊!我太难了。


- - - - - -  - - - - - -



@没常识的小苏
晚上一个人在家,看到外面一闪一闪的有点怂,走近窗户定睛一看,云层中异光大作,似粉似红似蓝,照亮了层叠的天空——这是要下暴雨的节奏!火速关窗,拉上窗帘,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机智。

第二天早上坐电梯,邻居在一旁热聊,“哇你看到昨晚那颗流星了吗”“没有诶,我家位置不好看不到”“我家窗外正好可以看见~来我给你看我拍的视频”……

原来不是要下雨,是流星雨啊。如果能看到那场流星雨会怎么样?可能也和往常一样发票圈和微博,但说不定会有在电梯里和邻居搭话的机会。

说什么如果呢,今天还是不认识邻居啊,我太难了。




@再也不想跟男朋友出门旅游的黄某
跟男朋友出门旅游,结果两个人吵架。房卡在他那,我一个人奔回民宿,在冰冷黑暗的房间嚎啕大哭。突然有“咚咚咚”的敲门声,我一边给姐妹打电话一边支支吾吾地小声哭,脑子里已经拟好明天的社会新闻头条。

过了一会,敲门声停了,我也没劲哭了,才看到民宿老板发的消息,“保安听到你哭得很大声,所以去看了一下。你没事吧?有困难随时联系我。

我又想哭,但是眼睛很痛——我太难了。


- - - - - -  - - - - - -



@拉面女孩奎因
应付完一天的工作,又经历了打不到车、挤车、塞车之后,终于饥肠辘辘地来到了自己喜欢的拉面店。店里人不多,非常安静,点菜很顺利,汤很香。吃面之前先啜一口汤好啦——好的,直接烫到舌头,烫伤了——我太难了。


- - - - - -  - - - - - -


@大街上随处可见的准社畜
在报社实习的舍友突然让我帮她带一份今天的报纸,我跑了四家报刊亭,三家关门,死缠烂打最后一家的老板娘,她终于松口说帮我问一下送报小哥有没有多余的,明早再来看。

我随口问舍友,“干嘛要买A报啊,你发稿了?但你不是在B报实习嘛。
她说,“我说实话你别打我”然后慢吞吞地,“今天阿余在A报发了文章。

阿余是她之前喜欢的男生,后来发现是GAY,两个人变成了很好的朋友。她太难了,我也太难了。


- - - - - -  - - - - - -



@没猫没狗、目前独居的阿木
一个人散步的时候常常遇到遛狗的陌生人,更经常脑补“你要不要摸一下?”“真的吗!你人太好了怪不得有这么可爱的狗狗!”这样的对话。长此以往,遇到迎面走来的狗狗都会忍不住偏离路线,朝那边凑一凑——然后主人立刻拽一拽绳子,带着狗狗走远。

也并不是不想养猫狗,但是一个人住也没什么朋友,公司还经常外派出差,我太难了。




@高峰期地铁站挤满的社畜之一
排了二十分钟地铁安检之后工作人员来到我面前,无视我biubiu发射的眼神攻击,硬是从人群中挤开一条路,架起分流的铁栏杆。就好像马拉松快到终点的时候,主办方跟你说“不好意思啊前面还有一段赛道”一样。

想要实现财务自由,想要做一个有趣又有内涵的人,想要努力有回报,想要在和爸妈打电话报平安时不那么勉强,想要攒下一点“可以任性地向别人说不”的钱,想要脱离单身,或者找一个人说说话,想要广州不要那么经常下雨,不要把我的头发打湿,不要用湿热胶着的空气把衬衫和我的汗水、皮肤钉在一起……

现在最想的是,社畜一天之后,能够早点挤上地铁,把自己摔在小单间的床上。但是就是没办法,做不到,我太难了。


- - - - - -  - - - - - -


@上班如上坟的阿Ben
每周一早晨的起床铃声要定十二个。第一个闹铃从正常起床时间前一小时开始,每五分钟一个,振动、重复全打开,音量一定要在睡前调到最大,铃声一定要把简单朴素的系统自带换掉,现在用的是唢呐,效果还可以。这样操作可以带着悲怆或者戾气上班,以毒攻毒,抵抗社畜周一综合症。我太难了。

- - - - - -  - - - - - -


@痛恨开会的小张
本来以为开会已经够艰难,没想到恶心程度还能更上一层楼:部门开会换了一个会议室,从以前那种充满了人性光辉的、舒适的、温暖的、正常的椅子变成了自带右侧小桌板的椅子。

救救左撇子吧,我那天开会想记点东西差点把腰扭折了。我也太难了。


- - - - - -  - - - - - -


@高峰期地铁站挤满的社畜之二
跟同事一起下班挤地铁,聊得好好的,工作人员突然拿着铁栏杆把我俩隔开了。我之前是安检门,她之后是人从众,栏杆的两面就是天涯海角。我都不好意思抬头看她,默默地挤啊挤啊地腾转挪移,转过身去,碰巧和不知名大哥面面相觑。那一瞬间的尴尬和局促无法形容,我太难了。


- - - - - -  - - - - - -



@不好好开车的曹老师
音乐能放松人的心情、陶冶人的情操、舒缓来自工作和生活的巨大压力,尤其是在导航上堵成红色的一些地狱难度路段,一段轻音乐是必不可少的。它能带你脱离尘世的喧嚣,忘记老是插队的傻*司机,忘记年终赶不完的报表,放学没来得及接的熊孩子。

但是,“**地图持续为你导航”的GPS提示音把我烦得一魂出世二魄升天。但是,某个app又双叒叕开始把歌下架了。我掏钱还不行吗,非得下载几万个app才能听完整我的保留歌单吗?

我只是想听点歌,这也太难了。




- - - - - -  - - - - - -


@跟风看《中*厅》的lily
我以前不怎么看综艺,但是这次吃《中*厅》的安利非常顺滑干脆。没别的原因,暴风吐槽某艺人实在是太爽了。“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听我的”,他莫不是在偷窥我的生活,抄袭我上司?我不能当面diss上司,但是好歹还是可以在弹幕微博,稍微吐槽一下某艺人这样子,明天起床还得继续搬砖。我太难了。


- - - - - -  - - - - - -



@拖延症晚期不治疗的作者
瞎编ddl一时爽,编辑催稿火葬场。我说,“用我CP发糖量起誓,一定准时交稿”,编辑曰,“用你的发际线发誓”。但我早就没有发际线了,我太难了。(编者注:你拖稿一万年,我更难好吗)


- - - - - -  - - - - - -


@难得不说话的话痨小彬(他太难了)
仔细想想,好像没什么特别难的事。以前老是抱怨,但是抱怨解决不了问题,也没人爱听你说这些。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嘛,都要学会处理自己的情绪。嗯,没什么难的。



- - - - - -  - - - - - -



@你
欢迎大家在评论区分享你的“我太难了”瞬间,众生皆柠檬,悲欢也相通,小南在听。



来源|南都周刊


END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如想取得授权请邮件:newmedia@nbweekly.com。如果想找到小南,可以在后台回复「小南」试试看哦~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