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最强的“特种部队”,为何大胜俄军却惨败给英军?

我们爱历史 我们爱历史

历史迷聚集地,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问答

音频

探究

话题

辟谣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我们爱历史》为头条号签约群媒体

字数:1153字,阅读时间:约3分钟



在清朝开国后各项重大战争里,名声低调的“虎衣藤牌兵”,却是一支曾经战功卓著的英雄部队。

“虎衣藤牌兵”的建立,缘起于1685年的雅克萨战争。当时沙俄盘踞雅克萨,犀利的***更叫黑龙江流域的清朝军民吃够血亏。昔日郑成功的部下林兴珠,却对康熙皇帝慨然一句“柔能制刚耳!”

然后,一支以“柔能制刚”为作战思路的“虎衣藤牌军”,就此应运而生:在山东河南等地精选五百人,各个身手不凡的老兵,既能操纵***百发百中,还有一身肉搏战功夫,关键是精通“快速滚闪”的作战方式,能手持钢刀藤牌,快速“滚闪”到敌人面前,然后手起刀落,杀倒一片。

到了寒风烈烈的雅克萨战场上,这支新生的部队,更叫一同作战的八旗老兵们开眼。射杀犀利的沙俄***,打在“虎衣藤牌军”的藤牌上竟无效果,相反“虎衣藤牌军”们一通“滚闪”,就快速扑到沙俄军近前砍杀。自诩凶悍残忍的沙俄哥萨克兵,几次过招竟都被杀得大败。

特别是黑龙江上游阻击战上,“虎衣藤牌军”战士们持刀顶盾牌潜入江水,摸上沙俄竹筏发起袭击,一顿硬碰硬血战,零伤亡代价斩杀三十多名沙俄兵。还有十多个沙俄兵吓得当场跪地,宁可乖乖投降,也绝不挨“虎衣藤牌兵”这一刀。

自从雅克萨战役的精彩亮相起,这支“虎衣藤牌军”,就成了清王朝的宝贝疙瘩,哪里有战事就往哪奔。比如康熙至乾隆年间的平定准噶尔叛乱战争,虎衣藤牌军也多次亮相。

别管人员如何更迭,战斗精神却从不变。鸦片战争前夜的“平定张格尔叛乱”战场上,面对协助张格尔叛军的浩罕国精锐骑兵,衣藤牌军照样勇敢亮刀,一顿大砍大杀,把浩罕国铁骑砍掉一片,立下平定叛乱的大功。

如此强大表现,也叫清王朝无比高兴,甚至历代统治者,也就从此有了个习惯:打不下来的仗,就调“虎衣藤牌军”。到了1841年,鸦片战争打到白热化,清王朝兵败如山倒时,焦头烂额的清政府,又一次想起了虎衣藤牌军。

于是,已经书写了不少辉煌的虎衣藤牌军,就在鸦片战争尾声时,再度得到了召唤。对他们的到来,清王朝的上上下下,更是信心爆棚。主持浙东战事的杨威将军奕经,更在关帝庙求得好签,签云“不遇虎头人一唤,全家谁敢保平安”。似乎连老天爷,都要保佑虎衣藤牌军再立新功。

但是,这些翘首以盼虎衣藤牌军捷报的朝廷大员们,甚至雄赳赳杀来的“虎衣藤牌军”将士们,却没人能想到:他们引以为傲的装备战术,放在十七十八世纪着实厉害,可在十九世纪,却已远远落伍。

1842年3月10日,清军以虎衣藤牌军为先锋,发起定海反击战,谁知意想不到的场面发生了,英军犀利的***射击,轻松就打穿了虎衣藤牌军号称刀枪不入的藤牌,可怜奋勇冲杀的虎衣藤牌军战士,一仗就阵亡六百多人。鸦片战争的耻辱结局,这仗打完,已成定局。

这些英军弹雨下冲锋的虎衣藤牌军战士们,浴血护国的忠勇,当然不该遗忘。但落后挨打的教训,却是痛到警醒:一昧故步自封,就算强大如虎衣藤牌军,挨打也难免。

参考资料:《清史稿》、《清实录》、《广阳杂记》

 好物推荐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我们爱历史》商城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