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院士”卢永根的苛刻与慷慨

科技日报 科技日报

科技日报记者 叶青 通讯员 方玮


这一阔别,就是永远。


著名作物遗传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华南农业大学(以下简称华农)原校长卢永根走了。他的生命定格在公元2019年8月12日4时41分,享年89岁。


卢永根院士


这位把一辈子贡献给作物遗传育种学的老科学家,保存下了华南地区富有特色的野生水稻基因库,并捐出毕生880多万元积蓄扶持农业教育事业,他用一生的实际行动诠释了“淡泊名利、忘我奉献”这八个字的意义。


卢永根临别之前,留下遗愿,丧事从简,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而早在患病前,他就办理了遗体捐献卡,将遗体无偿捐献给医学科研和医学教育事业。他说:“作为共产党员,作为院士,捐献遗体是为党和国家最后一次做出自己的贡献。”


与作物遗传育种学研究结缘


“为什么要放弃安逸生活回内地?主要是侵华战争的现实教育了我。我要为祖国复兴效力。”卢永根祖籍广州花都,1930年生于香港,194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高中毕业,受党组织安排,卢永根回到岭南大学读书。


1952年11月,全国院系调整,岭南大学农学院和中山大学农学院合并为华南农学院(今华农前身),卢永根也随之成为华南农学院大四的学生。他与作物遗传育种学研究的缘分也正起步于此。


中国科学院院士丁颖担任院长,他所讲授的中国栽培稻种的起源演变和中国稻作区域划分课程深深吸引了卢永根。深受丁颖影响,卢永根毫不犹豫选择走上了稻作研究之路。


青年时代,卢永根跟随丁颖在全国各地进行调研,搜集、整理野生水稻资源。即便后来年过古稀,他还是经常爬山涉水,不辞辛劳,前往山野之间,坚持实地考察。


2000年前后,根据文献记载,卢永根科研团队前往广东高州、佛冈等地进行普通野生稻资源搜集。


“当时卢老师已是七旬高龄了,但他依然一起前往考察,尽管这些野生稻多分布在山顶、水泽等人迹罕至之处,交通不便,且很多地方只能徒步。”他的学生刘向东回忆道,“一些实在很艰难的路段,我们就只能扶着卢老师缓缓走。”

1978年,卢永根在菲律宾国际水稻研究所的网室内进行水稻杂交 


如今,他在继承丁颖生前收集的7000多份野生稻种基础上,逐渐扩充到1万多份水稻种质资源,成为我国水稻种质资源收集、保护、研究和利用的重要宝库之一。


在水稻遗传研究领域,卢永根取得很多重要科研成果。其中所提出的水稻“特异亲和基因”新学术观点,被认为是对栽培稻杂种不育性和亲和性比较完整和系统的新认识。近几年,卢永根带领研究团队共选育出作物新品种33个,累计推广面积达1000万亩以上。


为科研奉献一切


卢永根留给身边人印象最深的是,他在布局科研发展方面的前瞻性、战略性。


从1983年开始,卢永根担任了13年的华农校长。他顶住压力,破格晋升“华农八大金刚”, 以破解人才断层困局,破论资排辈风气,打开了华农人才培养的新格局。如今,这些当年破格晋升的青年才俊已成长为政界、学界的优秀人才。


卢永根不遗余力推荐年轻人前往海外求学。“华农八大金刚”中的梅曼彤就是其中一位。“在美期间,卢老经常给我写信,告诉我遗传工程、DNA重组技术是生命科学发展的前沿,叮嘱我多学习。”梅曼彤说。梅曼彤学成回国后,卢永根不仅大力推动遗传工程研究室筹建,还协助申请10万启动资金,用于研究室建设。

在水稻遗传研究领域,卢永根取得很多重要科研成果


80年代,华南农业大学就开设有《基因工程原理和技术》课程,领全省乃至全国之先。该研究室后来也发展成为亚热带农业生物资源保护与利用国家重点实验室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与卢永根前瞻性的眼光分不开。


为了祖国科研事业发展,卢永根极尽所能,奉献了自己的一切。他曾三次到国外探亲访学,在异国丰厚的物质生活面前,他却选择学成归国。


改革开放后,卢永根到美国探望病重的母亲,以公派访问学者身份赴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留学。在美期间,美国的亲人竭力说服他留下来,但他坚决拒绝。众人百思不得其解,询问他原因时,卢永根坚定地说:“因为我是中国人,祖国需要我!”


卢永根不但坚信只有祖国才是他安身立命的地方,还带动身边人奉献祖国。在他的感召下,一大批海外留学的人才最终选择回国奉献才智,与卢永根一起在水稻育种等方面努力奋斗。如今,我国水稻研究技术在很多领域超过了国际水稻研究。


入院治疗前,卢永根几乎每天都最早来到办公室,忙碌地回复邮件,拿起放大镜读书、看论文。“如果知识陈旧老化,教学科研工作就很难有所创新。”他说。因此,读报时看到一个地名不认识,他马上翻阅地图;遇到不认识的英文生词,马上查阅字典。


这些年,即便头上有多个“光环”,卢永根依然保持“布衣院士”的赤诚底色,保持科学家的求真求知热情和深沉家国情怀,指导学生读书,看论文,整理著述。


大方与吝啬


熟知卢永根的人,都知道他特别“大方”。


上世纪80年代末,学校发展落后,卢永根四处筹措资金,用于发展多学科和重奖人才;为表彰辛朝安教授团队对兽药开发的贡献,他破天荒拨出10万元高额奖励;为让优秀学者刘耀光安心回国,他多方筹措经费,为其建立专门实验室;博士生刘向东到香港大学做研究,他主动借1500元,还把自己出国用的两个行李箱与一套新西服送给学生。


但他对己又极其“吝啬”。


2017年3月,在夫人徐雪宾教授的搀扶下,卢永根来到银行,将两人毕生880万余元积蓄全部捐赠给华南农业大学,成立“卢永根•徐雪宾教育基金”,用于扶持农业教育事业。因每笔转账都需输密码、签名,前后足足花了一个半小时。


这是华南农业大学建校108年来,最大的一笔个人捐款。可在卢永根慷慨捐赠的背后,却是近乎苛刻的节约。他家里几乎没有值钱的电器,还在用老式收音机、台灯。年过八旬的卢永根夫妇家里没有全职保姆,都是自己打饭或做饭。


一到中午,他就拎着一个铁饭盒,叮叮咚咚地走到饭堂,和学生一起排队,打上两份饭。每份饭有一个荤菜、一个素菜和二两饭。吃完后,卢永根再将剩下的一份饭带回家给老伴徐雪宾。


 “钱都是老两口一点一点省下来的。”卢永根的秘书赵杏娟说,对扶贫和教育,两位老人却格外慷慨,每年都要捐钱。


 “一名真正的科学家,必须是一名忠诚的爱国主义者。”躺在病床上,卢永根仍念念不忘过组织生活。经学校党委批准,2017年3月,“卢永根院士病房临时党支部”成立,一个月开一次会。


研究了一辈子水稻的他,最为牵挂的是仍是水稻事业。他一直说,不能因为现在国际上粮食便宜了,就可以不重视农业生产,一定要有忧患意识。


2017年3月,卢永根和夫人徐雪宾将两人毕生880万余元积蓄全部捐赠给华南农业大学,成立“卢永根•徐雪宾教育基金”


“种得桃李满天下,心唯大我育青禾。是春风,是春蚕,更化作护花的春泥。热爱祖国,你要把自己燃烧。稻谷有根,深扎在泥土。你也有根,扎根在人们心里!”去年3月,卢永根获评“感动中国2017年度人物”,这是组委会写给他的颁奖词,也是他一生的写照。




来源:科技日报 图片由华南农业大学提供


编辑:岳靓

审核:管晶晶


扫描二维码关注科技日报 科技日报 微信号:kjrbwx

描述:《科技日报》是富有鲜明科技特色的综合性日报,是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的中央主流新闻媒体,是党和国家在科技领域的重要舆论前沿,是广大读者依靠科技创造财富、提升文明、刷新生活的服务平台,是中国科技界面向社会、连接世界的明亮窗口。

相关文章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