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游推荐】和妈妈一起去冒险:聊聊《乐园》和其他游戏中的母亲

indienova indienova

来indienova官网,挖掘独立游戏的更多乐趣

写在前面


【剧透警告:本文内含对《乐园》这个游戏的全面剧透,《生化奇兵:无限》中某重要剧情的剧透,还有对《最后生还者》《暴雨》《精灵宝可梦》系列等游戏某些基本设定的提及,请酌情食用。】


给大家一个迟到的大家母亲节快乐!借此机会,我就想从近年来游戏中越来越多的爸爸角色讲起,来和大家聊一聊游戏里的母亲角色,尤其是《乐园(Rakuen)》这款游戏是怎么塑造一个我个人认为是游戏领域中非常出色的一个母亲形象的。

游戏里的父母角色

近年来的游戏评论界中慢慢浮现了一个叫做“爹化” (Daddification)的名词;这并不是娘化的反义词,而是在描述3A 游戏的主角越来越往“父亲”的方向与角色设计发展的现象。无论是亲生父亲还是扮演了父辈角色的人,从《暴雨》到《最后生还者》,从《生化奇兵:无限》到乃至最近的《战神》;相比早年兴冲冲仗剑走天下的热血青年式角色,近年来的游戏作品中似乎浮现了不少更年长的保护者角色。


媒体通常把这个现象归功于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年玩游戏的主力军也开始成家立业,迈入了“父亲”的人生阶段,而这一批人往往就是把控着潮流方向的重要消费者人群:80年代初的街机吃豆人、金刚,晚一些的马里奥兄弟、魂斗罗,80年代出生的这一批人正是第一代伴着电子游戏长大的人,所以他们成为了电子游戏消费的一个风向标也不奇怪。


除了消费者之外,另一个对“讲什么样的故事”有着显著影响的人群无非就是制作游戏的人,而他们也同样在渐渐步入这个人生阶段。《最后生还者》的创意总监 Neil Druckman 在游戏制作期间成为了一位父亲,而他也常把游戏的灵感归功于女儿身上,表示成为一位父亲让他真正理解了“愿意为自己子女付出一切”的心情,让他能更好地在游戏中描绘出 Ellie 与 Joel 之间这样的动人父女情。


提到游戏爸爸就不得不提《最后生还者》中的 Joel


但是相比之下,游戏中的母亲角色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做一个游戏主角的母亲和做一个超级英雄的母亲一样都是高危工作。游戏作品中因生产而死的母亲达到了一个有点不科学的比例;而即使妈妈们熬过了生产,大多数也没法逃脱意外去世、谋杀去世、或者被谋杀去世后又作为 boss 回归的命运。


正是如此,说到游戏里经典的母亲角色,最有代表性的或许就是精灵宝可梦系列中的"你妈",不是,"你妈妈"的角色了。宝可梦里的妈妈们在玩家的心中还是占据着一个美好的形象地位的。她们总是温柔而善解人意,鼓励着一代又一代的训练师们踏上冒险的旅途;她有时还能帮我们存钱或者置办一些家具,而无论我们的征途到了何处,妈妈的家总是我们可以投靠的港湾,精灵们休息治疗的好去处。


许多类似的游戏,比如《动物之森》,《地球冒险》和《牧场物语》中的母亲或多或少都扮演了这样一个无条件支持者的角色:她们挥手告别把你送出门,然后偶尔写信、打电话嘘寒问暖,还有最重要的是寄钱,然后在你偶尔一拍脑门决定回家一趟的时候好吃好喝地收留你。(这么一想,对于我这样一个留学生来说,这样的关系描述简直是有点莫名其妙地真实...)


总是无条件支持着你的“宝可梦妈妈”们


说实话,比起把 X 摁炸也找不回 Jason 的丢儿子爸爸 Ethan 和杀人如麻的卖女儿爸爸 Booker,这些 JRPG 妈妈可能在客观上是比开篇提到的那一些游戏父亲更好的家长。但是 Ethan, Booker 和 Joel 这样的父亲之所以是成功的角色,之所以是游戏领域中的“代表性父亲”,正是因为他们都是有着自己的挣扎,是有缺陷的立体角色。


相比之下,多数的好妈妈角色则非常的平面化:她们普遍的性格就是“母亲型人格”:温柔善良,善解人意,并且十分关心你。除了外貌不同和有时候作为 NPC 的效用不同之外,她们之间的区别有限:如果我把口袋妖怪中某两个妈妈的对话抽出来对换,估计大部分玩家都不会觉得有什么违和感。我在搜集资料写稿子时发现了有人说起一个很有意思的小细节:在《精灵宝可梦日/月》之前,许多系列早期的作品里家里妈妈是没有自己的卧室的;但是之前,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归根结底,我们鲜少有机会能把她们当做独立的角色看。


所以今天在母亲节,我就想来和大家分享一下游戏中的一个比较出众的母亲角色:这就是去年五月发售的独立游戏《Rakuen(乐园)》中的母亲角色。


《乐园》的渊源

那么要说到《乐园》中的母亲,我们还要从这个游戏的渊源说起,因为这个故事和她的角色是息息相关的。


在2011年,日本遭遇了大地震和随之而来的海啸。《寂静岭》的作曲师山冈晃组织了许多游戏音乐的作曲人,制作了一张慈善专辑《Play for Japan》,参与的不乏游戏音乐界许多鼎鼎有名的人物:《超级马里奥兄弟》、《塞尔达传说》的音乐人近藤浩治,《最终幻想》的植松伸夫等等。这张专辑为红十字会募集了超过12万美金的善款,而它也收录了一首日裔美国音乐人 Laura Shigihara 作曲的题为《Jump》的歌。


Play for Japan 的专辑封面


大家对 Laura Shigihara 的名字可能不太熟悉,但你或许听过许多她参与制作音乐的游戏项目:怀旧横版平台《超级食肉男孩》,催泪神作《去月球》,家喻户晓的《植物大战僵尸》等等。下面这首耳熟能详的 Grasswalk 就是她的作品。


她也是《乐园》这款游戏的制作人。而正是她收录在这张慈善专辑中的歌曲《Jump》后来启发了 Laura 制作《乐园》这整款游戏。


“在生活中,有时候我们不知道即将要面对什么,有时候我们只能尽自己的努力前行;在你小时候,你妈妈会对你说’一切都会好的’,虽然她也说不出为什么,但是你还是感觉安心了很多。即使你长大了,有时候你还是那个想有人告诉你一切都会没事的那个孩子。”在一篇采访中,Laura 解释说,“这首歌,还有《乐园》这个游戏,都是沿着这个想法展开的。”


《乐园》的制作人 Laura Shigihara


就这样,Laura 以 Jump 这首歌的灵魂制作了《乐园》这个游戏。故事的主角是一个住院的小男孩,平时只能和医院里的病友为伴。有一天,他的妈妈给了他一本叫做《乐园》的魔法书,并告诉他这本书是一个通往童话世界的钥匙。妈妈带着男孩通过这本书来到了一个叫做“Morizora 的森林”的平行世界,他们很快在这个世界中遇到了男孩的病友们,只不过他们也不再是医院中的形象:他们在这个世界中成了粉色的类猫生物、鲛人、精灵,甚至还有一头熊。为了唤醒沉睡的森林守护神 Morizora 向他许下愿望,小男孩和妈妈穿梭在医院和村庄的世界中,了解病友们的故事,并在这个过程中解开他们各自的心结。


病房里的小男孩通过魔法书走向童话世界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一个灵感起源,妈妈在故事中始终是一个照顾与陪伴着小男孩的保护者。在剧情中我们初次遇见“使者”——也就是《乐园》里的类似于灰色鬼魂的生物的时候,妈妈是那个保护着我们、安慰着我们,牵着我们的手走过那里的人,好像有她在,一切危险都会自然而然的化解。而在游戏接近尾声的时候,她也扮演了一个更加主动的角色,踏上了一段寻找并拯救自己孩子的征程。最终,当她找到了代表小男孩负面情绪的黑化“Yami”的时候,她坚持主动沟通打开他的心结,以谅解和宽慰的态度拥抱他、对他歌唱。


不仅如此,我个人对剧情的解读是,妈妈在游戏中的重要性不仅是在故事内,也在故事外。当我们退一步看,《乐园》的故事和那个平行世界,是从母亲打开魔法书的时候真正开始的。从那一刻开始,我们透过绚烂童话世界里的故事去观望医院里那个惨白的现实世界:爱情、亲情、忠诚与友谊,在生离死别面前总是酸楚忧郁的,但是这一切都又被以童话般的视角讲述出来,让现实世界的沉重都蒙上了一层温柔的面纱,而我们只是透过玫瑰色滤镜后的倒影观望着。


“Morizora 的森林”是一个童话般的世界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Morizora 的森林”仿佛是一个妈妈为小男孩精心编织的世界:它讲故事的方式充满了同情心与童话式的比喻,就好像一个母亲试图向自己的孩子以一种他能理解的方式来解释成人世界的复杂种种。归根结底,虽然大部分时间小男孩是那个可操作角色,但是我们其实一直都在妈妈的世界里遨游,这也为她在剧情中的意义增添了一层不同的涵义:她是那个真正在灰暗忧伤的背景中亲手建筑了一座梦的城堡的人。


冒险伙伴

从《精灵宝可梦》开始,游戏世界中的我们似乎永远在向母亲们告别。“是啊。男孩子们都总有一天要离开家的。电视上都是这么说的。”   在最早1996年《精灵宝可梦红/绿》的游戏中,这是离开家之前妈妈对你说的话。许多年过去了,随着我们长大并慢慢越走越远,妈妈们有限的台词似乎多出了一种惆怅的味道——“男孩子们总有一天要离开家的”(当时的宝可梦还没有性别的选项),没有什么能阻挡他们踏上未知危险的旅程,包括一个母亲的担忧或者挽留。她希望的,只是我们能在冒险的路程中开阔眼界,成为更好的人。


“男孩子们总有一天要离开家的”


无论在怎样的文化中,离开家总是一个重要的代表独立的标志。当游戏里的母亲与你挥别的时候,自然营造了一种踏上了成长旅程的星辰大海一般的仪式感,因为大概唯有失去了家的温暖和依靠,英雄们才能真正地成长——当我们越长越大,我们也渐渐开始意识到这是我们人生中的必经之路。但是有时候,当我回想起妈妈的话,我会不禁想象和妈妈一起冒险会是怎样的呢。《精灵宝可梦》每一作主角的年龄大约都还未成年,小的只有十一二岁——也许在你最终头也不回地扬帆远航之前,让妈妈最后一次牵着你的手,带领着你看看大千世界的所有奇妙之处吧。而《乐园》满足了我的这个想象:一个充满好奇心与趣味的母亲,或许正是一个孩子的最佳队友。


说到头来,让我最喜欢《乐园》妈妈的特点,并不是她在叙事过程中提供了怎样一个独特的视角,而是她的性格:她不仅是一个温柔而善良的母性角色,一路上照顾与陪伴着小男孩,同时也是一个幽默风趣充满童心的冒险伙伴。她不仅满足了传统的照顾引导者式的母亲角色:温柔地给他讲童话故事,在他害怕的时候勇敢地在幽灵面前保护他,坚持不懈地安慰宽解他的心结;她还是一个亦师亦友的新时代母亲:她对探险旅程上的新鲜事物充满了好奇心,常对帮助其他角色解决麻烦同情而热心,在适当的时候还有一点点儿调皮和狡猾。


“站在你面前的可是 Sen'dai 平原的高级武士!”...胡编不用打草稿的妈妈


游戏边边角角的对话中充满了这样的小细节:在 Tony 的旧屋子里,她会说起自己童年住的老房子里也有秘密通道;在天上之城的某个小屋子里,她还逗着两个玩游戏的中二宅洋葱?说男孩是有巨龙魔法宝剑的大师;在空中的茶会里,她还顺水推舟地扮演了“配茶专家”的角色把管家唬得一愣一愣的。这些零零碎碎的拼图虽然并没有太多剧情意义,但却拼凑出了一个机智而俏皮的伙伴形象,完全不输于任何一个传统 RPG 中的少女队友。


保护者、引导者与冒险伙伴,这就是为什么我把《乐园》里的妈妈看做游戏世界里最棒的母亲角色之一。除此之外,《奇异人生》里 Chloe 的母亲和《林中之夜》里 Mae 的母亲也都有着各自颇有深度的一面;虽然不是亲生母亲,《传说之下》的羊妈妈也不用说应当加入这个队列。月初在核聚变有幸现场听了《时空幻境》和《见证者》制作人 Jonathan Blow 的演讲,对他表达的“独立游戏通常能做到3A 没法做的决策、乃至成为3A 现存问题的答案”深以为然。因此,就算等3A 做出一个 Joel/Ethan 式的母亲遥不可及,独立世界中已经开始慢慢浮现相应的答案。或许有一天,等新时代的女玩家们成为了母亲、主力消费者与游戏制作人的时候,我们也能在游戏里见到更多各式各样母亲的身影。


Jonanthan Blow 在核聚变的演讲


写在最后

本文是基于我在 B 站上发的视频作文的稿子更改的,适当删减了一些举例的内容,如果有兴趣的话欢迎支持一下原视频。下方视频看不了的朋友点这里前往原地址: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3391519?zw


写稿时《乐园》还在 Steam 上一周年打折活动中,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去入一个(有官中)~

←关注indienova 公众号,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