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宇 | 《失落的西峰情》第二章

就是Qing小说 就是Qing小说

相思绝系列

「癡情枉種」→「相思絕(上+下)」→「失落的西峰情」→「相思之外」→「咫尺天涯」→「雲海情濤(上+下)」這套系列是任燦玥、袁小倪為故事,進行到「相思之外」開始帶出雲濤劍仙(袁小倪外公、外婆)「咫尺天涯」則是雲濤劍仙為要角來貫穿故事,因為都是相思絕內的人物,所以統稱相思絕系列。


输12


输入

ps:「失落的西峰情」是相思絕番外,袁小倪和任燦玥在斜陽西峰發生的故事,「雲海情濤上+下」則在2016年底出書,是劍仙和妻子的故事,因為還沒進行電子書,所以還不會這麼快放上,若想直接購書的讀者,可关注公告的購書訊息喔~

每周二、周五更新,

欢迎阅读

四方宇 | 《失落的西峰情》 楔子


失落的西峰情 第二章

云涛剑仙的宝物「彩霓八天龙」中的红、黄两只天龙,在一场武林名门的聚会内,派人商议以武论战,胜者可得。

却被三门邪教的门毒、门魔率人破坏,最后斜阳古城的袁小倪出手夺下红天龙,黄天龙则落入门魔手中。

袁小倪一战成名,出众的刀法技压江湖众家高手,更让江湖人惊讶不已的是,向来以剑术和剑阵闻名的斜阳古城,竟出了一个用刀高手!

古城虽夺回一只红天龙,但袁小倪为保护古城众人而中了门毒剧毒,她被送回时,消息已传遍整个古城。

「听说此战若非她,红天龙难得手。」

「看不出袁小倪有这么高的能力?」

平时就看她拖着脚,虽然总是一副精神奕奕的模样,在牟老和一群同伴照顾下,吃穿都不差,但一头散发凌乱的模样,显得有些粗率,看起来实在不出色。

「人不可貌相呀,立下此功,未来她在古城该好过了。」

「这可难说,城主心思难测,尤其难忘自己的城主夫人因她而死。」

古城内,因袁小倪一战扬名,过往恩怨再次被掀起,成为众人议论纷纷的谈资。


「此毒老夫尚需时间了解,目前只能先将异毒全逼在她一边胸口,每日以西峰独有的绿玉露和霍心草稳住她的五感不失,直至解瞬失奇毒的药物炼制完成。」

北峰,袁小倪的小屋内挤满关切的人,任老夫人和其他老楼主、韩玉青、韩水、江织语与其他几名的童年玩伴,对袁小倪的情况都充满焦虑。

「牟老尚有其他顾虑?」任老夫人见牟放子始终紧锁眉头,面色凝重。

「要如何维持她此时的情况不恶化是一大棘手问题,不能让她一直陷于毒伤中的昏迷,这将损及她体内的脏器与功体,必须唤醒她进行应对,但一睁眼,将受瞬失奇毒的影响,可能记忆倒退,她将在哪个阶段醒来无法掌握。」

瞬失奇毒,本就是先夺五感,一路昏迷脑智衰退而至成废人,就算内力深厚的,没解药,三天后醒来,也是功力尽废损及心智,一辈子成痴傻。

「牟老的意思是指,无法确定她将在什么样的记忆下醒来?」韩玉青问。

牟老颔首。「在瞬失奇毒的解药还没完全炼制完成前,也只能暂时以此法维持她某种程度的清醒意识,以防她昏迷太久,伤及脑智。」

「牟老,你千万不能让小倪变成白痴,好不容易大家都看到她的能力了,绝不能让她……被门毒的毒给毁了。」江织语说到最后有些哽咽,原本自己还高兴小倪有任务,只要她的能力被看到,未来在古城日子可以好过些,怎知是这么坎坷。

「耗尽老夫之力,都一定会救起她。」牟放子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袁小倪,内心坚定,他是绝不会让师父的血脉在他手上断根。

「我、我要在这儿住下,我会告诉大总管,我的任务交给其他人,我要照顾小倪。」她决定了。

「织语,小倪对牟老而言就像女儿一样,小倪出事,他比大家的心情还难过,也比我们更快想治好小倪,解药还没着落前,妳待在这儿也没用;相反的,妳任性推掉任务只会受惩。」韩玉青训她要懂事,织语性情急躁,在这照顾人只是添乱。

「我会拨两名老仆妇过来协助,小倪此刻事事皆需人照料,有妇人在是最妥当的,她们都是看着小倪长大,定然将她照顾妥当。」任老夫人道,有她指派的人照料,她也安心些。

小倪是未出嫁的女孩子,牟老再怎么和她亲如父女,帮她换衣、擦身,甚至解手这么隐私的事,牟老不便照料。

「老夫代小倪谢过老夫人。」小时候她被挑断脚筋养伤时,也是老夫人派仆妇协助照料。

「现在的问题是,如何让城主答应将她安置在西峰,因为绿玉露和霍心草离土必得尽快入药,来去往返只怕误时,只有直接在西峰养伤最为妥当。」

安置在西峰,此话一出,众人皆沉默。

「城主那由我来说吧,再怎么样我是他的母亲,我出面,他还不至于太过绝情。」对袁小倪,任老夫人有一份道义责任。

「老夫人且莫急,先由我告知大总管,大总管定然有办法能说服城主。」韩玉青沉思最佳之法。

「大总管会帮忙吗?那可是西峰,城主夫人的安眠之地。」

「大总管虽对小倪不曾刁难,但此事,城主那关只怕不好过吧?」

其他同伴对这一点很担心。

「小倪为古城夺回了红天龙,能力已不容质疑,大总管定会想要留下她的能力为古城效力。」

韩玉青看得分明,大总管虽执行城主所下的每一道命令,但也经常以另一种方式帮助袁小倪。


巍峨楼内,任灿玥闭眸支着颅侧,神态悠漠的听着言常陵禀告夺「彩霓八天龙』的过程。

「她为大家挡下门毒的暗手才会中毒,一中毒,随行的江堂主和韩堂主马上让她吃下『护元丹』,以牟老所教之法封住她的几处穴道,让整个身躯意识处于沉眠,护住她的真气。」

牟老曾担心众人此去万一遇上三门邪教中的门毒,此门生性邪残、暴虐,以毒为祸,近来危害武林甚重的「瞬失奇毒」,一种让人失去记忆,成为废人的毒药便是出自他之手,因此牟老告知众人,若遇上先以此法护住自身。

「侥幸没死吗?」任灿玥缓缓睁开眼,冷冷一笑,一抹凛光掠瞳。

「这一战证明她能力出众,未来可为古城做更多的事,救她,对古城百利无一害。」言常陵道。

「救,自然要救,因为她该还的债还没完。」任灿玥慵淡扯唇,以指轻点桌面。「她是牟老一手栽培,有牟老在,还何需担心救不活。」

「那就请城主准许牟老将她安置在西峰救治,她需要西峰的药草喂服,不能中断,直待解药研制出。」言常陵不管他眸光肃凛的横瞪。「袁小倪的刀法不俗,救活她,对古城帮助极大,同时瞬失奇毒若能解成功,未来古城再对上门毒,此毒已不构成威胁,相信衡量利益得失,城主心中定有睿智的考虑。」

「你若不身在古城,该是靠一张嘴就能当一方之霸的奇人吧。」

「属下只想请城主收敛狭小的心眼,暂开心胸,保下这个古城未来的一大助力。」

「总有一天,我应该会用紫焰剑气把你打成筛子。」

对这种威胁,言常陵向来眉都不抬,只是问:「城主的意思呢?」

任灿玥冷光沉敛许久,才再开口:「牟老在西峰南侧的药屋可供她治伤,但是只要敢逾越一步,打扰到兰兰的安息,那条命就为当年害死兰兰付出代价,我也不会再仁慈。」

「属下感谢城主发挥了不曾有过的『仁慈』,确保了古城未来的助力。」

「这个夏季,除非要事,别往西峰打扰我。」

夏季,任灿玥多居斜阳西峰内的长屋,独思与练剑,每七天,他便到主峰巍峨楼处理需要他决定的古城事务,若临时有要事,城内会燃黄麟烟。


「牟老,入夜不会有任何变化吗?」

西峰药屋内,刚照顾小倪喝完药汁的老仆妇,小心擦着她因药物和天气逼出汗的小脸,担心问。

「现在也只能希望老天帮忙,让她能平安渡过这一劫,以药物让她昏睡一整夜是不得已的。」

明明是希望她清醒,但遇上西峰禁地的限令,为免多生波折,牟放子只能这么做。

斜阳西峰是城主下令的禁地,除了牟放子可在此照顾奇花异草以为入药之外,他人皆不得擅入,就算是老夫人派来协助照顾的两名老仆妇,也只能在白日帮忙,不得过夜,但牟放子要研究提炼解药,入夜也无法在此照料,因此决定入夜都以药物让她沉睡。

「这城主也真是半点都宽贷不得,这孩子伤得这么严重,就养伤期间包容些,硬是不让我们老下人夜晚留在这照料她。」另一名收拾屋内凌乱的老仆妇心疼道。

小倪平时有空,也常去帮他们做杂活,是大家的开心果,现在变成这样,让他们一群老下人不舍。

「老夫现在只担心,她何时才会醒来,醒来又是停在何种记忆?」牟放子长声沉叹,却对这样的作法不得不为。

若不想办法让她每天醒来片刻,就算解药完成,她脑智受损的可能性也增加,只是人的记忆包含着情感,岂是他能掌握,尤其在瞬失奇毒的影响下,只能尽他所能拿捏的药力,努力唤醒她。

 

今夜月光分外明亮,任灿玥再次吹笛时,发现夜晚竟见夜空上聚满蝴蝶飞舞,在月光照耀中,星空下的蝴蝶逐渐飞往南侧药屋。

入夜的药屋仅有躺在床上痛苦呻吟,昏迷不醒的袁小倪,面色青白,随又转红,冷汗几乎湿透整张痛苦扭曲的面容,冰寒刮骨、炎热焚肤,两股气劲在体内撕扯,枕上的人儿也咬紧唇瓣,隐忍呻吟。

「看来是真气散乱冲击各处穴脉,这个意外可在牟老意料中?只是再怎么痛苦,也绝不叫出自己的难受,这一点倒是从小不变。」不知何时来到床畔边的任灿玥,带着观赏似的,端详枕上痛苦呻吟的人。「坚韧的毅力,不屈服的个性,可惜对上我,注定妳今生的磨难。」

谁?谁在说话?有人按上她的颈脉,像在探究她的情况,本能的,袁小倪想出手反击,但手重得抬不起来,一股浑厚内劲缓缓灌入她体内,渐渐平息了她体内冷热交错的撕裂感。

就在任灿玥转身要离开时,衣角忽被拉住,同时传来一声久违的呼唤:

「灿、灿玥哥哥。」

任灿玥回头看到一双睁开的眼,明亮清澈,纯真如小孩般看着他。

「这是哪?为什么我……会在这儿?」床上的人儿起身,不解的张望。

这样一双全心信赖他的眼神,是她八岁与他相遇时,对他全然的信任与依赖。

 

她的记忆会慢慢倒退,哪个阶段醒来无法掌握……

 

想起言常陵报告过的话,他沉目。

「灿玥哥哥?」眼前纯真的容颜,对他的神态有些不解的望着。「你、你是灿玥哥哥吧?」异样的神态沉默不语,这不是袁小倪记忆中的人。

「这段记忆在妳心中是有意义的吗?」

任灿玥从来没有想到,会再次见到这样一双全心信赖他的眼神,无邪的绽出笑容,深深撞击他的内心。

见他迟迟不回应,以及那诡谲的神情,让袁小倪不敢确认的就要放掉拉住他衣角的手,却在此时,任灿玥伸手抚上她的头。

「灿玥哥哥。」眼前的容颜登时一亮。

盛暑已至,古城位处高山,虽较平地凉爽,但白日毒辣直射的阳光也让古城内的人吃不消,没特别急迫的事,个个都尽量避开正午的日头。

袁小倪在西峰药屋内治了快七天的伤,古城内的同伴们很着急,却碍于斜阳西峰没城主准许不得擅入,只能从牟老和帮忙照顾的老仆妇那了解情况。

但也有不想遵守规定,偷跑往西峰药屋,实际看到人才安心的,比如江织语和其他几名同伴,却在才溜到西峰外围就被顾守的韩玉青拦下。

言常陵早猜到这群家伙会做什么,特别下令韩玉青负责守禁地,韩玉青非常了解这群「弟弟妹妹们」的个性和会想出的办法,个个都被他领着剑层武护拦下,他向来严守自己的责任,无论他们哀求、哭求、恳求,到最后软的不成来硬的,都不让任何人越雷池半步。

目前大家只知小倪记忆倒退到八岁时,以为自己刚到古城不久,对自己为什么会长得跟大人一样高,还有一脚似乎怪怪的感到不解,虽可下床走几步路,但因她身体虚弱得由人搀扶,牟老只告诉她,她因为生病才会变成这样。

这之中她问起很多人,包括自己的母亲袁滟娘和福姥姥,牟老和老仆妇们都安抚的对她说,她的母亲和福姥姥有事离开古城,知道她出事了正赶回来,从小她就乖巧懂事,知道了就安静不吵闹。

目前她也一直维持在这个记忆和状况,再加上她只会在每日正午时醒来片刻,简单应答后便又睡去,这个发展顺利得让牟放子松口气。

也清楚自己要赶紧制出解药,因为他不能确定小倪这样的情况能维持多久。

 

入夜暑气退,轻风拂来甚至有几分凉意,夜更见深沉时,斜阳西峰的南侧药屋,一道修长的身影进入小屋内,点亮屋内灯火。

任灿玥坐到床边,按上她的心口,源源不断的内劲注入,一双缓缓睁开的眼,从惺忪昏沉中,一见到他马上亮起,绽出纯真无邪的笑容。

「灿玥哥哥。」

这一夜,任灿玥让她枕在膝腿上,吹着玉笛。


就是Qing小说

小说 | 连载 | 交流 | 分享

微信群

长按二维码

识别图中二维码



QQ群

长按二维码

识别图中二维码

就是小说,

情小说就是轻小说

长按二维码,添加关注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