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心动的是促销的在线直播课时费,我想到的是P2P一地鸡毛前的套现

金融辣妈 金融辣妈

从双十一到感恩节到双十二,这可能是商家一年中销售最密集的时候,最近有两件事情让我觉得有点担忧。

 

第一件事,是我一位网友、也是一个4岁孩子的妈妈,某一天在朋友圈作为团长发起了一个在线英语直播课程的拼团,大概意思是,拼满20人的团,原本10000+的在线英语直播课,可以享受到6000元左右的优惠价。

 

第二件事情,则是11月26日蓝鲸财经(上海报业集团旗下的专业新媒体)以及上海的党报解放日报出品的“上观新闻都报道,一份署名为教育部办公厅、国家市场监督总局办公厅、应急管理部办公厅发布的通知《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里面提到同步规范线上培训机构,线上培训机构所办学科类培训班的名称、培训内容、招生对象、进度安排、上课时间等必须备案、必须将教师的姓名、照片、教师班次及教师资格证号在其官方显著位置予以公示……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这个红头文件,那么就是国家正在加速对于在线教育的监管。



我不知道这两件事情有没有关联,但我希望大家连起来看。

 

1


第一件事,我看到之后,我马上私信我朋友,我说,赶快把这个内容在朋友圈删了。她问我为什么?团购价格性价比很高。我说你要买我不阻止你,但是一旦机构跑路了或者倒闭了,你这个团长如何面对自己组织起来的20个熟人团,你觉得你能承担这个风险吗?

 

要知道,一般P2P在跑路前的套路是开出收益高得吓死人的收益,然后圈走一堆钱;理发店美容院在跑路前,会疯狂地低价销售会员卡,一充1万块,所有服务打三折;连共享单车在溃败前,也是疯狂的打折推各种预付……所以,在我的认知中,疯狂打折是一个不那么安全的信号。

 

我希望我的担心只是杞人忧天,但今年10月以来多起在线直播课程机构确实已经倒闭或跑路,家长的课时费也打了水漂,其中不乏获得过中金资本数千万A轮融资的理优教育,以及获得过深圳国金创投投资的A轮融资的学霸一对一。

 

看看过去的媒体报道,在跑路前的这些机构,也都是光环满满:


一片红海中,理优认为自身优势来源于“老师全职化”,即通过买断课时的形式增强教研能力。数据显示,理优目前拥有注册教师1800多名,其中“全职”教师占30%。另外在上海的线下学习中心设立了专门的教研团队,并建立了自己的师训体系,通过命题面授测试、线上教学能力测试、教师自有课件试讲和正式进入试讲的标准化流程培训加强教师的课堂互动能力。

 

没错,在线教育直播课打破了时间、地点的壁垒,让学生、家长足不出户便可享受各类教育辅导服务,模式确实很新颖,也受到了学生和家长的普遍欢迎。但是想在这个行业立足,必须的前提便是“烧钱”。

 

据《2017年教育行业蓝皮书》(芥末堆与德勤中国)统计,仅 2017 年的前八个月,一级市场教育行业的总融资额达96.4亿元,公布金额的融资案例达156起;和去年同期的58.1亿元相比增长66%。在线教育领域虽然不断融资和被看好,但其背后却是规模产业下硬成本过高不断烧钱的现象。烧钱有多厉害,这里引用媒体对某头部在线英语直播机构营收情况描述,2016年亏损3.12亿元人民币,2017年亏损11.62亿元人民币,今年预计亏损18亿元人民币。

 

可是,现在全社会都在去杠杆,谁知道今年、明年、后年,风投的钱能不能还一直源源不断地供着烧呢?风口转瞬即逝,据清科统计的2009-2017年VC支持中国企业境内外上市公司平均账面回报显示,VC们的账面回报自2013年达到23.3的历史峰值后一路向下,尤其2015年以后,回报率已经降到了个位数。

 

所以,这个行业可能会收缩,行业中的有些企业可能会倒闭,为了那折扣,用个人的信誉去开团组课,值不值当,自己权衡。

 

2


第二则新闻,则是政府要出手在线教育监管,这个红头文件是不是会加剧行业的洗牌,大家自己判断。而事实上,早在这个政策公布以前,胖宝妈和小吴同学在上周也在讨论这个事情:

 

起因是这样的,小吴同学是做PE的,11月初,有个朋友给她提起了一个教育行业的投资标的叫H思维,说牛逼到让IDG资本、金沙江创投和红杉资本都抢着投资数千万,恰巧双十一之前,她刚刚陪小朋友试听过一次H思维的在线课,主题是长方体。

 

但是从老师的课堂授课水平来看,小吴同学感觉上课的老师就是二本院校的大学生兼职水平,从授课的效果看,课程快结束的时候,老师让几个小朋友拿出身边的长方体,四人中有一人拿了一张纸,也就是说他对于课堂上老师讲的长方体六个面等内容其实毫不理解。

 

由于课程质量实在不尽如人意,小吴同学无法想象投资圈一梯队的大V公司为什么要投钱给这家公司,所以主动做了一些简单的搜索。根据百度百科的定义:H思维是一家专注于3-12岁在线儿童教育启蒙和思维训练的K12领域在线儿童教育平台,所属公司为北京心**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但是,继续搜索这家公司,却发现这是一家并在经营范围内完全不包括培训教育的平台,自然也就不存在办学许可证一说。以下为企查查上看到的信息:



可能会有读者问起,那所谓的办学许可,体现在经营范围中又是什么呢,以下是从事公务员考试培训华图教育的相关信息,第一行就包括了“技术培训”,还查过新东方的相关信息,经营范围也是涵盖培训的。

 


没有办学资质的在线教育的风险究竟如何,我想在这里不用赘述。如果说过去因为监管政策不明朗,各种机构可以野蛮生长,但如今伴随着红头文件的明确,尘归尘、土归土,行业的洗牌同样在所难免。

 

回到今天文章的标题,当前在线直播课行业大量的预售充值以及促销活动,和三年前各种投资承诺高额利息的P2P机构是否有一点相似之处?然而随着法规的完善,近一年来P2P行业一地鸡毛的公司已经数不胜数。当下在线教育高昂的获客成本和居高不下的师资、宣传成本,早已经让这个行业成为需要靠不断融资(包括从客户那里收预付款和投资人那里拿投资款)才能持续生存的行业,一旦面临监管从严、这些公司本身的财务模型又存在天然的问题(现金流没有打平),一旦融资不顺的时候,是有可能会面临生存的危机的。

 

所以,在双十二到来之际,还是希望给家长朋友们做一个提醒,如果你选择继续购买单课价格并不便宜的在线直播课程,请务必做以下三个动作:

1、买课之前用5分钟时间查一下工商信息,大概知道这个公司到底是个什么公司,是持证经营还是无证经营,持的是什么证,在监管从严的趋势下会不会存在先天不足的情况(比如小吴同学常用的企查查网站,还不错);


2、如果确认还要继续在线直播课程,一定不要大额充值预付,能小课包购买的,就小课包购买。哪怕各种返利,哪怕客单价看上去差一些,跑路之后你就知道,那点客单价的差异真的不算什么;


3、如果真的忍不住买特别大的课时包,也请自己买课但不要开团做团长。你的出发点可能是给大家谋福利,为自己省钱,但是一旦机构跑路,请先权衡以下自己是否担得起团员、朋友的各种指责和抱怨。


4、对所谓的名师噱头多留意,小吴同学在日常的尽职调查中发现,有的机构会把一些北大自考或者函授的老师宣传成北大学霸,如果有可能,可以关注老师的第一学历和全日制学历。

 

本文完~

近期我们还讨论过:

  • 红黄蓝的暴跌,为什么?

  • 支付宝“一人生病大家出钱”的相互保参与者过百万!我得泼点冷水

  • 学校食堂后厨真的无计可施吗?


都是干货,怎能错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