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国人暴富的9大方式!

金融火线 金融火线
 提示点击上方"金融火线"免费订阅本微信


火线君:未来3年内80%的中国富人将返贫,首当其冲的是矿产、房地产和钢铁等重污染领域。本质而言,是他们精神太过贫乏,物质太过嚣张,当社会游戏规则改变时,他们缺乏足够智慧改变自己,因而守不住财富积累。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中国的造富运动,无论从人数上,还从财富总量,均令西方瞠目,完成了资本主义国家一两百年的历程。

  从1979年到2009年,中国GDP增长了将近100倍,人民币总量增加了700多倍。这种高达百倍的物质激增只能用“暴富”来形容。

  如今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煤炭、化肥、钢材、水泥的生产国和消费国。

  过去20年中,中国的钢铁、水泥、塑料和化学纤维产量分别提高了5倍、10倍、19倍和30倍。作为矿物时代的标志物,中国的汽车数量在不到30年里增长了10000倍。

  1978年,中国千人汽车拥有量名列世界倒数第一;1985年中国汽车保有量不足2万辆,如今汽车总数超过2亿辆,中国已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

  事实上,整个中国社会都弥漫着一种“小人乍富”的疯狂与迷茫,如同一个突然中了头彩的穷光蛋,一时之间手足无措忘乎所以。

  不可忽略的是,在这一轮轮造富潮中,有很多人趁着混沌无序的社会环境,撑鼓了自己的腰包。

   

  第一,“倒爷” 

  1980年代,当时暴发户主要是“倒爷”,靠特权批出内部低价商品,转手到市场高价卖出,小到肥皂,中到电视,大到钢铁汽车。其巅峰是1989年牟其中从俄罗斯倒来一架图154飞机,转手卖给了四川航空,这让他成为中国最大的“倒爷”,原因在于信息的不对称,因为他知道俄罗斯飞机卖不出去,却急需轻工业产品。据他后来自称从中赚了8000万到一亿元。

  “倒”爷倒得好可以互惠双方。不过,在“倒”的过程中,经常会有些颇有争议的做法。

  牟其中便曾同时肩负中国“首富”和“首骗”两个名号。

  另外倒爷有公私之分,亦即官民之别。民间倒爷名为“私倒”,官家倒爷称为“官倒”,后者神通当然是更为广大。官倒手里一般都有权有势,通过“批条子”利用价格差行贿受贿、投机诈骗,是上个世纪80年代腐败的主要形式。

  第二,股票 

  当时股票刚发行,大部分人对这一新鲜事物不敢接触。为了“推销”股票,政府甚至以红头文件的名义,按人头分配,要求各单位“吃国家粮”的干部要带头购买。后来几乎所有的股票一上市就疯涨,最先投资于股票市场的,很多人一夜之间,就莫名奇妙的成了百万甚至千万亿万富翁。

  第一批按行政命令“分配”买股票的人获得了巨大的收益后,财富效应后来让无数人来到深圳,有的甚至在内地农村收购了一大麻袋身份证,通宵排队购买股票。当然,这一批人都成为了先富起来的“百万富翁”,很多人的第一桶金由此而来。但在当时,绝大部分规规矩矩上班的“胆小者”是不敢去碰股票的。

  2003年到2007年,股市股改,股票6000点的大牛市。你有没有参与投资非流通股?想不到随后几年开始全流通了吧?想不到1块钱获得的股改可以后来竟然卖到十几块几十块吧?!想不到跌到1元2元的股票不到半年就可以涨3倍10倍20倍吧。

  又是一次没有门槛人人都可以参与的股市的暴富机会。不要告诉说没参加,或者你是到股市6000点以上才“疯狂”进股市的,然后等跌到1600点你又割肉的。胆小的人永远会等到股市被炒高了以后才会心动,然后进入买套输血,最后被套得几乎倾家荡产。

  凡是“新生”,都会有一段野蛮生长的阶段,其中包括规则不完善、监管不到位,包括有一部分人为获取暴利无视法规、铤而走险。

  第三,国企改制背后的暗箱操作 

  上个世纪开始的国企改制潮中,一大批国企员工下岗,而也有一批人因此富起来了。尤其是当年颇具争议的民企入股和MBO模式,非常容易出现暗箱操作、导致国资贱卖。

  最为著名的案例是顾雏军,他的“格林柯尔系”疯狂地扩张,收购亏损的国有企业,还曾将科龙电器扭亏为盈,一度被称为“国企”救星。

  而他的每一笔国企收购,都急促而突然,让更多的质疑涌来,关于他借助大量的关联交易,以及利用地方政府急于改制的心理促成交易的评论屡见不鲜。

  造成舆论高潮的是,2004年8月,郎咸平一篇《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的演讲,指责顾雏军使用“七板斧”伎俩,在国有企业改制过程中侵占国家财富,这场著名的郎顾之争裹挟了很多经济学家参与其中。

  2005年9月顾雏军正式被捕,2008年因虚假注册、挪用资金等罪一审获判有期徒刑十年。2012年9月6日出狱。

  第四,“世界工厂” 

  国际资本与中国廉价劳动力结合,西方市场向中国打开,很多民营制造业老板抓住这个机遇,由此身家十倍增长,成为亿万富豪。

  第五,“房地产市场化和矿产私有化” 

  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商创造了一种敛财模式,把原本属于全民的土地,以招拍挂制度将价格推到了中国普通居民承受力的极限,这个超级泡沫背后的财富再分配造就了一个人类空前的富豪集群。如今中国亿万富豪中近一半是房产商,身家最高的如王健林如今已经超过1000亿元;

  第六,2000年初的互联网时代的到来 

  你投资开个网络公司了么?你买了网络股了吗?你拿着这样的融资计划书找过风投了么?即使你只是在当地第一家开网吧的,赚个几百一千万也不是什么难事情啊。无论是开网络公司还是买网络股,无论是开网吧还是到网络公司打工,胆大的人都在当年的“网络乱世”中获得了一桶金。

  第七,国家4万亿投资计划 

  国家的4万亿投资盛宴让你看到机会了么?在那时,你只要有一个身份证,就可以以买房、买车、装修、消费、办公司的名义从银行大笔大笔低息贷款,用这些贷款去投资股市楼市赚钱,比捡钱还容易的机会你参与了吗?

  第八,拆迁拿补偿 

  着中国城市化进程步伐的加快,城中村成为中国城市发展中的一块难啃的硬骨头,而对于城中村的居民来说,或许以前是城里最落魄的群体,是城里最让人瞧不起的“贫民区”,但随着城市的扩建,毫无疑问这部分人成为了利益即得者,成为了人们眼中一夜暴富的“拆一代”。

  被钱砸中的感觉,平常人是无法想象得到,除了那些还在疯狂购买彩票的人仍然在做着梦之外,绝大多数的民众依然奔跑在生计的路上。而“拆一代”这个群体,由于拆迁补偿一夜暴富,却成为了人们眼中羡慕的被钱砸中脑袋壳的人,成为一个特殊的富有群体。

  毕竟钱来得太容易,钱来得太突然,钱来的时候却发现钱真的没有什么价值,反而让一部分人开始了迷惘、开始了堕落、开始掉入了被钱玩弄的漩涡。

  这个群体的出现,让这个社会出现了新的问题,城市扩建,原本也是为了让居民生活越过越红火,让民众生活越过越美好,这也是拆之所向。

  然而,“拆一代”如老邵者,不在少数,原本生活充满目标,每天充满奋斗的激情,虽然在城中村生活着,但心揣梦想,生活充实,过的是种激情昂扬的平常日子,但被钱砸中后,虽然开上了豪车,买下了数万元的名包名表;,但日子却变得越来越不是滋味,要么赌博输光,要么挥霍一空,要么最后沦落为返贫一代,流落街头。

  第九、所在公司上市 

  阿里上市了,一大波期权也逐步套现。现实中,除了阿里之外,从去年年末到现在,去哪儿、58同城、新浪微博、3G门户、猎豹、聚美优品、京东、迅雷、智联招聘、9158、迪信通等一大波公司纷纷成功上市。

  一直以来,很多人也认为,成功上市后员工将一夜集体暴富,开好车,买大House,迎娶白富美,从此走向人生巅峰。

  不过,有分析人士却认为,未来3年内80%的中国富人将返贫!首当其冲的是矿产、房地产和钢铁等重污染领域。由富返贫,本质而言,是他们精神太过贫乏,物质太过嚣张,当社会游戏规则改变时,他们缺乏足够智慧改变自己,因而守不住财富积累。

  正如历史学家托马斯•卡莱尔的盛世危言:“我们拥有的财富史无前例,我们从中所得之少也史无前例。人们正在过剩的丰裕中死去!”


原文出处:商业见地网


版权申明: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联系邮箱582030851@qq.com,手机13667257912。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