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风云】刘邦也吃过项羽的霸王餐

十米阳台 十米阳台

铁味生香   岁月悠长


 


刘邦也吃过项羽的霸王餐



从目前的表现来看,韩信的理性分析能力是不错的,口头表达能力是不错的,理论水平好像也是不错的,但对一个军事统帅,以上统统都是软指标。

好比高档饭店的菜谱,固然名字够奇、色彩够艳、价格够贵、配料够精,其实只是广告。

一个老饕曾经语重心长地告诉我,关键不是广告,是味道。味道才是硬指标。

翻阅史书,仗打得一塌糊涂的的军事理论家从来都不是稀缺资源。

其中,最悲情的是战国时期的赵括同学。赵括小子是战争理论学优等生,在课堂上经常把自己的老爹加老师,赵国名将赵奢问得瞠目结舌。后来,在赵括同学的英明指挥下,所率赵国四十万健儿全军覆没,自己战死。

最搞笑的是五代时后蜀的枢密院士王昭远。他老先生兵书读了不少,儒将派头十足,在宋蜀之战中,王院士以优势兵力占据有利地形被宋将王全斌打得三战三败,以致鼻涕眼泪横流,人送美名“带汁诸葛亮”。

对以上诸公,我们有个很贴切的评价:纸上谈兵。

其实,衡量将领能力的硬指标从来就只有一个:能打仗,打胜仗。

现在大家对韩信的能力拭目以待。

韩信没有辜负大家,他成功地为我们奉献了一个经典的战役教材,为我们创造了一个意味深远的成语: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继续故事。

现在,刘季大军要攻击关中三秦地区,问题是,没路。

路呢?穿越秦岭的五百里栈道被刘季自己烧毁了。

按照逻辑,当务之急是修路。

于是,韩信组织了声势浩大的修路工程队伍,重修栈道。据说,承接修路工程的包工头是老大刘季的连襟樊哙。

樊哙显然对这项工作很不满意:这是一条神奇的天路,在崇山峻岭中架设天路费工费力费时费钱,推进缓慢。况且,你刚烧了又让我修,耍人吗?

听说刘季要修路进关,驻守在咸阳以西、密切关注刘季军团动向的雍王章邯笑了。

《三国演义》中有一段极富戏剧性的情节。

话说曹操的八十万大军被孙刘联军在赤壁烧得灰飞烟灭,焦头烂额的曹丞相亲自带队跑路。

在逃路的途中,他老人家往往挥舞马鞭,发出神经质的狂笑(扬鞭长笑)。当此之时,身边一定会有捧哏演员恰到好处地提问:丞相因何发笑?曹操得意回答:俺笑周瑜、诸葛亮智商低下,如在此地设下埋伏,我们大家一定玩儿完。

事实证明,这大笑带来的是灾难后果,笑声未落,伏兵杀出,曹操和他的残兵败将再次被撵得鸡飞狗跳。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人在任何时候都不要把对手看得太过简单。

毛主席教导得对,要在战术上重视敌人。

比曹操大四百多岁的章邯犯了和曹操同样的毛病,他看低了刘季和韩信。

章邯认为,刘季军团修好栈道遥遥无期,只要重兵守住栈道瓶颈,以逸待劳,收拾刘季军团,不难。

这想法很是一厢情愿,俗话一根筋。

当章邯微笑着饶有兴味地观赏刘季、韩信投资的修路工程时,刘季、韩信已经率领大军无声无息地迂回穿过了秦岭山脉。

他们选择的是另一条隐蔽的道路:陈仓故道。

这条路可能在章邯将军的作战地图里没有标示,抑或是韩信为章邯表演的重修栈道节目太过精彩,以致他无心它顾。


章邯一定不知道,茴香豆的“茴”字其实有四种写法。

突破故道后,韩信大军迅速在章邯军团的西侧展开,在陈仓地区(陕西省宝鸡市东)向大吃一惊、仓皇应战的章邯军团发起攻击。

胜负变得不再有悬念。

章邯军团一败于陈仓,又败于好畤(陕西省乾县),再败于废丘(陕西省兴平县东南)。

那个曾经在秦末的天空下跃马挥刀、力挽危局、大破周章的章邯,那个在彭城出奇制胜、阵斩项梁的章邯已经光芒不再。



韩信战前分析得很正确。没有士卒会为曾经坑杀下属的将领卖命。

面对终极失败,章邯在废丘选择了死亡,他拔剑自杀。

章邯固然曾经变节,但最终用死亡维护了自己的尊严。

相较而言,关中的另外两位军团司令司马欣和董翳显然知情识趣。

面对刘季重兵,一对难兄难弟很是爽快,二话没说,缴械投降。

他们成功突破了投降的心理障碍,把投降这事干成了熟练工种,需要说明一下的是,在不久的将来,这对宝贝还会故伎重演,再次变节投降,回归项羽怀抱。


成功似乎比想象的容易。刘季又一次以胜利者的姿态占领关中地区。

他或许会再次回忆一下死鬼芈心当初“先入定关中者王之”的承诺。

事实证明,承诺是最靠不住的玩意,最靠得住的还是自己的实力。

刘季已经不再安心在汉中称王,他雄心勃勃。项羽,我刘老三又回来了。

刘季如同一个来吃霸王餐的客人,他不请自来,突破保安拦阻,在项羽家的餐厅里拍桌子摔碗打厨子,显然胆量和胃口都不小。


面对来势汹汹的刘季,主人项羽很显被动,他迟迟没有亲自出面。

原因是,项羽现在很忙,暂时腾不出手来。


项羽正在接待另外一桌重要客人:齐国田荣。

作为拆迁队长,项羽很优秀,他大刀阔斧地成功拆除了秦帝国的危楼;

作为设计师兼建筑师,项羽很蹩脚,在工地上,他乱搭乱建,乱用原材料,他主持施工的建筑违反力学原理,更不牢靠。

我们不妨听一下项羽曾经的盟友、后来的敌人陈余先生对他的评价。

陈余:项羽坐庄天下,根本不晓得公平是什么玩意。他把各国的将领全分封到富裕地区,把原来的老领导们一脚踢到穷乡僻壤,纯属胡闹。(项羽为天下宰不平,尽王诸将善地,徙故王于丑地。)

建设比破坏更需要智慧。显然项羽在这方面智慧不够。


项羽很快尝到了胡闹的后果。

最先反对项羽滥用职权,向项羽叫板的是田荣。

田荣是齐国宰相,齐国的国王是他侄儿田市。当年,大家合伙灭秦时,齐国积极组团,派将领田都带队参加以项羽为统帅的多国联军。

后来,秦帝国垮台收摊,项羽一拍脑袋,胡乱封王。他把看上去更顺眼的田都封为齐王,至于原齐王田市,对不起,您老请靠边儿挪挪,到即墨(山东省即墨市)当胶东王玩去吧。

下级突然变成了上级,打工仔变成了总经理,常务副总经理田荣怒不可遏,决不接受。

我们曾经介绍过,老田家的特产是猛人,田儋、田荣、田横弟兄三人都不是凡品。

想当初,老大田儋凭借着随手整编的野鸡军团,就敢跟章邯的秦帝国正规野战军死磕,结果鸡蛋碰石头,虽然死在战场,也见胆量不凡;老二田荣面对齐国政变,毫不手软,果断夺权,清洗政敌,有仇必报,不惜和盟军统帅项梁翻脸,可称畅意恩仇;老三田横更是了得,关于他,我将在后面隆重推出,需要提示一下的是,公元1930年,徐悲鸿大师对田老三的气节感念激赏不已,完成以田横为主角的油画《田横五百士》,此画成为传世国宝。


田荣根本不理项羽那套,一个冲锋,把高高兴兴、拿着项羽委任状准备回家当领导的田都打得落花流水,抱头鼠窜。田都跑回项羽阵营,再也不敢回来。

可叹的是,田荣的侄儿齐王田市似乎没遗传多少老爹老叔的大无畏亡命精神,他觉得自己的胳膊拧不过项羽的大腿,于是背着老叔,偷偷搬家即墨,服从安置,就任胶东王。

家门不幸!真是丢脸。

田荣不能容忍家族里出现如此懦夫,他露出狰狞面目,撵到即墨,清理门户,把侄儿田市杀死,亲自出任齐王。

对田氏兄弟来说,生命并不十分重要,无论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有很多,譬如尊严,譬如荣誉。


(文丨乌角道人   图片丨来自网络)

 


乌角道人|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



铁路职工,本名李康

爱沽酒,间读史

闲散散,懒洋洋

生无异象,世居襄阳

少无大志,安享小康

闲说古人,不问沧桑


游手好闲的无赖,最后也能当皇帝

秦始皇和他的短命帝国

秦朝要亡于“胡”?

大秦帝国要亡于“WHO”?

大秦真的亡于“胡”!

热火朝天的反秦革命运动

走自己的路,无路可走时就不走了

造反起义,也不耽误竞争上岗

楚霸王隆重上场

他就是为夺权而生的

从被忽悠到楚霸王

最开始投奔项羽的三员大将是谁?

刘邦的艳遇

到底谁杀死了陈胜?

张良是怎样炼成的

大将章邯的郁闷(上)

大将章邯的郁闷(下)

帝国丞相李斯之死(上)

帝国丞相李斯之死(中)

帝国丞相李斯之死(下)

项羽为什么坑杀二十万秦军?

“先入关中者为王”,怎样忽悠住了刘邦?

刘邦为数不多的屠城事件

大秦王朝停牌退市

当皇帝才是最大的欲望

刘项原来不读书啊!

汉朝是汉王刘邦建立的,刘邦的汉王又是谁封的?

被项羽赶走的刘邦

韩信对项羽的点评,堪称经典


孟浩然的田园人生【鹿门春晓】

孟浩然的田园人生之【洛京风尘】

孟浩然的田园人生之【微云河汉】

【白首松云】世间再无孟浩然




(本期编辑  忘尘忧|郑州铁路局)





推荐